一个所谓的美女点评师(尚洁怡)只是包装出来的。

—— 爱范儿读者 callmeharddick

大声

05-23 14:43

距离锤子发布 TNT 工作站已经过去一周多了,这个旨在“指导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人类计算平台的设计”的产品并没有像它的名字那样,往人类计算平台当中投下重磅炸药。看罢 TNT 的产品,微软、苹果和 Google 纷纷松了一口气。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TNT 在舆论界倒是掀起了滔天大浪,无论是挺还是贬,都是妥妥的爆文潜质。

关于 TNT 的讨论,爱范儿(微信搜索:爱范儿)已经在 《“将手机当做电脑用”这个说法不新鲜,但锤子似乎搞错了方式》一文中进行了理性的分析,在此就不赘述。这里要讲的,是另外一件事。

在舆论界对 TNT 的一片看衰之中,知名数码博主“尚洁怡”发布了一篇雄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灭霸 --- 坚果 R1 & TNT 工作站点评》(已删除),主要意思是:

这次发布的核心产品其实是一个创新的交互逻辑。

 

Windows 和 Office 都是相当难用的。

 

想法导向的 TNT 终将干掉命令导向的鼠标键盘。

 

TNT 的理念跟 iOS 第一次定义移动设备的交互是一样的,是交互逻辑和效率上的颠覆。

其实吧,科技评论这回事,尤其是面向未来的科技评论,很难在现今的条件下评判对错。比如这位美女博主“尚洁怡”说 TNT 的核心是创新交互逻辑,好像也没错,毕竟这套交互还是有创新的成分,只是目前可用性堪忧;至于 Windows 和 Office 难用也不能说是错,对于新手来说,微软这两个产品确实就像少林七十二绝技一样博大精深,许多人终其一生,也只能用到其中 1% 的功能。不过上手难归上手难,一旦熟练掌握这少林七十二绝技当中的几样,那就是确确实实的生产力和职场竞争力。

作为坚定的鼠键交互支持者,我也知道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一套复杂而占地的交互方式在未来某一天肯定会被某种新的交互干掉。至于具体什么时候被什么东西干掉,我也不知道。

问题在于,在“尚洁怡”高呼“TNT 兴,Office 亡”的过程中,举了一个小学生都可能不会错的例子:

你想把一篇长文章里 62 处 “我爱这个世界” 这个关键词换为红色并加下划线,在传统的 Word 里大概需要点击 200 次鼠标和花费 10 分钟,但是在 TNT 里,只需要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实际上,强大的 Word 早已提供了批量查找替换的功能,而且这个功能也是 Word 的基础功能,基本上小学中学的计算机课程都可能会教到。

正是因为“尚洁怡”犯下了一个低级错误,使得整篇文章的专业性饱受质疑。面对质疑,这位“尚洁怡”表示:

我没有用过 Word,我也不会因为花了大量时间学会这种基础操作而觉得自己很厉害,熟悉 Word 说明你只是基层工作者而已。

然而,在过往“她”的微博图片中,有确实的证据指向“她”用过 Word。

进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诸多业界博主开始扒皮这位“美女博主”的背景。

结果,正如很多网游里面的可爱小萝莉背后其实是个抠脚大汉一样,美女博主“尚洁怡”的真实身份,是一位瘦弱的小宅男(可能不止这一个身份)。而且这位瘦弱的小宅男,已经和锤子以及罗永浩打过多次交道,还有和罗永浩在锤子科技办公室的合影。但是,罗永浩在转发那篇夸奖 TNT 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灭霸 --- 坚果 R1 & TNT 工作站点评》文章时说:

明白人不用多,很多时候,有一个就够了,何况还是个大美女(大笑)。

就罗永浩和“尚洁怡”的互动来说,罗的表现得并不体面,在知道对方真实身份和性别的情况下,还强调对方是个大美女来吸引眼球的行为,既不创新,也不颠覆,也无法成为定义下一个十年微博互动的方式。

严格来说,在互联网上男扮女装并不鲜见,也不是难以原谅的大错,不过“尚洁怡”不仅仅是在微博上以美女身份吸引以男性为大多数的数码爱好者群体,还涉嫌在微信上用这个身份和影响力收费建区块链群敛财,在分答平台上用女声答题...

总之,虽然 Ta 文章写得好,但文章之外的行为有太多的欺诈行为,道德瑕疵是显而易见的。

在被扒皮得干干净净之后,“尚洁怡”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道歉,宣布这个微博号不再更新。不过这个道歉依旧不诚恳,辩解说这个账号只是“团队为了测试社会化运营方式、保持对社交媒体的敏感度而设立的”。

事已至此,由评论 TNT 引发的微博大 V 扒皮也就结束得差不多了。无意间,TNT 没炸死 Windows 和 Office,然而阴差阳错地“炸死了”一个微博大 V。

不过在这里必须要夸一夸爱范儿机智的网友,在四年前的一篇文章里,我们的编辑引用了“尚洁怡”的一段话,然后评论区就有读者敏锐的指出:

尚洁怡肯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能写出那样的点评绝对是对行业有长期的浸淫和观察,一个所谓的美女点评师只是包装出来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