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3 到 5 年内,中国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等科技领域可能会遥遥领先美国和硅谷。

—— 红杉资本合伙人 Mike Vernal

大声

06-01 08:41

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美贸易战一波三折,不过中兴通讯应该迈过了史上最大的危机,不少人也开始反思中国在科技行业上的一些短板,比如「扶不起的芯片产业」。

不过当我们为一家拥有 8 万员工的中国公司的命脉被攥在外国企业手里而不甘时,美国硅谷的投资者其实也在为中国科技行业的崛起而惴惴不安。

最近在旧金山湾区举办的一场活动上,来自硅谷的众多投资人表达了对中国科技高速发展的担忧,认为中国科技行业将逐步蚕食硅谷的市场份额。其中红杉资本合伙人 Mike Vernal 认为

在 3 到 5 年内,中国在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等科技领域可能会遥遥领先美国和硅谷。

Mike Vernal 认为中国官方和科技行业正步调一致开展创新是关键,他表示中国的科技企业在自动驾驶和数据共享等领域上受到的监管和限制较少,而美国初创企业在面临相对严格的监管。

在场的多位投资人都对 Mike Vernal 的观点表示认同,另一位风险投资人 Tomasz Tunguz 则表示除了来自官方的大力支持,中国的人口数量和较少的隐私数据法规,让中国公司可以有机会利用更庞大的数据样本来训练 AI ,加快了人工智能的发展。

▲ 图片来自:The Verge

根据 CB Insights 的数据,中国人工智能公司获得了全球 AI 投资 48 %的资金,而美国的这一数字为 38%。

百度去年喊出了「All in AI」的策略,在去年的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前总裁陆奇在演讲中曾表示

AI 是中国的历史性机遇,AI 对社会的影响深度和广度都是空前的。

也有人不认同 Mike Vernal 的预测,在场唯一一位反对者 Cowan 认为科技行业不是赢者通吃的零和博弈,中国的创新也可能对全球经济和消费者都受益。

其实硅谷投资人如此妄自菲薄,与其说是看好中国科技发展,不如说更多是在表达对美国创业环境的不满,这些投资人均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推行的移民改革计划会导致硅谷人才的流失。

Mike Vernal 列举了微信的例子,在成为风险投资人前他曾在 Fcebook 任职 8 年,负责 Fcebook 的搜索业务,他表示 Facebook 早年对中国的山寨社交软件感到愤怒,现在却十分羡慕微信。

你在今天看看 WhatsApp 和 Messenger,在微信面前都相形见绌了,这两个团队都希望拥有微信这样强大的影响力。

不过 Mike Vernal 列举的主要是软件层面的互联网创业,而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距离成熟的商业应用还有一段距离,因此硅谷投资者对中国科技行业的「溢美之词」也不必太当真,甚至要警惕这种「捧杀」。

过去美国对中国科技发展的忧虑也被不少媒体提及,《经济学人》在一篇文章中指出

在过去二三十年间,中国在许多科技领域已经与欧洲、日本或是美国并驾齐驱。

不过随后文章话锋一转,就指出中国科技崛起的原因可能是采取了不公平的手段,当时特朗普正以此为由计划向中国征收高额的惩罚性关税。

爱范儿此前也曾梳理过美国额建议征税清单,其中如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半导体和医药等行业,中国目前跟美国的差距还不小。

在前几天的「未来论坛 X 深圳峰会」上,马化腾就呼吁更多关注相对薄弱的基础学科:

像我们所处的互联网行业,虽然现在讲「新四大发明」,讲移动支付在全球领先,但实际上这还都只是科技应用,回归到基础科学研究来说,整个中国其实基础还是非常薄弱。

尽管微信月活已经突破 10 亿,是中国的国民级应用,马化腾还是对科技行业充满担忧,而他说的也是事实。

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

只有在正视这种差距的前提下,未来中国才有可能真的在互联网科技领域上不落任何国家的下风。

题图来自:Axio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