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向他们提出那个神奇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这样想的?”,这个世界就变得更开明了一点。

—— Dylan Marron,作者 & 表演者

大声

07-06 08:47

遇到“喷子”怎么办?我们都达成了一个共识——不要理他们。(Don’t feed the troll.)因为你越是给予他们关注,他们就闹得越开心。

但有个男生却决定做一件接近反常识的事情——给在网络上骂自己的人打电话,和他们进行一次真实的对话。

▲ Dylan Marron

生于 1988 年的 Dylan Marron,是一位出柜的年轻作者和表演者。他在 2018 年的 TED Talk 上坦言,虽然他现在可以将网友骂他“娘娘腔”、“自以为是”等话拿出来开玩笑,但刚刚收到这些评论时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会截下喷子的言论,并发出来取笑他们的拼写错误和无知,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不久后,他发现这个行为不仅太精英主义,同时也对改善情况毫无帮助。

后来,他从骂他的人的 Facebook 页面上了解到他们生活,Marron 心里感觉好很多了,因为他更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仇恨自己。

▲ Marron 视频作品之一:模仿“开箱视频”来“开箱”社会问题

但 Marron 还是觉得不够,最后鼓起勇气,用电话这“古老”但直接的方式联系到一部分在网上骂他的人,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写(说)?

事情开始变得不同。第一个愿意用电话沟通的人是 Josh,他曾骂 Marron 是个“智障”,并声称他这种人“就是美国变得分裂的原因”,而且“作为同志是一种罪。”

当 Marron 和 Josh 聊开后(只要愿意听电话,说起话来都不会太过分),Josh 坦言自己因为体型比较大只,读书时会被人欺负。Marron 表示,其实他自己读书时也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

我们都经历过校园欺凌,但这就意味着他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吗?我们的国家也就因此不再分裂吗?还真没有。

但这次直接的对话,是否比网络头像和发言,更能够让我们看到对方人性的一面?那必须啊。

受到这次经历的启发,Marron 发起了一个播客项目,叫作《和讨厌我的人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People Who Hate Me)》,每集和一个曾在网络上骂他的人讲电话聊天。

2018 年起,Marron 更是扩张了对话的范围,偶然会为其它人进行“电话连线”。譬如,在分别了解女性主义者 Marcia 和在网上骂她的人 Andrew 后,协调进行三人电话对谈。

从前,我很确定我们应该羞辱种族歧视的人。但我后来发现,那只会让世界越来越封闭。

当你和一个人面对面交流,或是通过电话直接交流,你就很难讨厌他们。一旦你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向他们提出那个神奇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这样想的?,这个世界就变得更开明了一点。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