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向他们提出那个神奇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这样想的?”,这个世界就变得更开明了一点。

—— Dylan Marron,作者 & 表演者

大声

2018-07-06 08:47

遇到“喷子”怎么办?我们都达成了一个共识——不要理他们。(Don’t feed the troll.)因为你越是给予他们关注,他们就闹得越开心。

但有个男生却决定做一件接近反常识的事情——给在网络上骂自己的人打电话,和他们进行一次真实的对话。

▲ Dylan Marron

生于 1988 年的 Dylan Marron,是一位出柜的年轻作者和表演者。他在 2018 年的 TED Talk 上坦言,虽然他现在可以将网友骂他“娘娘腔”、“自以为是”等话拿出来开玩笑,但刚刚收到这些评论时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会截下喷子的言论,并发出来取笑他们的拼写错误和无知,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不久后,他发现这个行为不仅太精英主义,同时也对改善情况毫无帮助。

后来,他从骂他的人的 Facebook 页面上了解到他们生活,Marron 心里感觉好很多了,因为他更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仇恨自己。

▲ Marron 视频作品之一:模仿“开箱视频”来“开箱”社会问题

但 Marron 还是觉得不够,最后鼓起勇气,用电话这“古老”但直接的方式联系到一部分在网上骂他的人,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写(说)?

事情开始变得不同。第一个愿意用电话沟通的人是 Josh,他曾骂 Marron 是个“智障”,并声称他这种人“就是美国变得分裂的原因”,而且“作为同志是一种罪。”

当 Marron 和 Josh 聊开后(只要愿意听电话,说起话来都不会太过分),Josh 坦言自己因为体型比较大只,读书时会被人欺负。Marron 表示,其实他自己读书时也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

我们都经历过校园欺凌,但这就意味着他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吗?我们的国家也就因此不再分裂吗?还真没有。

但这次直接的对话,是否比网络头像和发言,更能够让我们看到对方人性的一面?那必须啊。

受到这次经历的启发,Marron 发起了一个播客项目,叫作《和讨厌我的人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People Who Hate Me)》,每集和一个曾在网络上骂他的人讲电话聊天。

2018 年起,Marron 更是扩张了对话的范围,偶然会为其它人进行“电话连线”。譬如,在分别了解女性主义者 Marcia 和在网上骂她的人 Andrew 后,协调进行三人电话对谈。

从前,我很确定我们应该羞辱种族歧视的人。但我后来发现,那只会让世界越来越封闭。

当你和一个人面对面交流,或是通过电话直接交流,你就很难讨厌他们。一旦你听到了他们的故事,向他们提出那个神奇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这样想的?,这个世界就变得更开明了一点。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1997 年,经济学家 Hal Varian 说「信息商品」具有某些独特而有价值的特征。但现在「信息商品」根本不是一种商品,他们被认为是一种服务。

查看全文 —— TNW 编辑 MárMássonMaack

明年下半年肯定是 5G 大发展的时期,中国有可能是最快的国家之一。

查看全文 —— 刘作虎

为了消除塑料污染,我们首先需要消除语言污染。

查看全文 —— Dezeen 主编 Marcus Fairs 

晚宴曾是人们炫耀财富和社会地位的一种方式,但在千禧一代身上消失了。

查看全文 —— 《纽约时报》作家 Guy Trebay

每个城市都想更「聪明」,但只有当技术实用时,智慧城市才有意义。

查看全文 —— IMD 商学院金融学教授 Arturo B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