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

大声

2018-07-11 13:20

爱范儿的读者对硅谷的“人造肉”和“假鸡蛋”应该不会陌生:Impossible Food 宣称他们的素食汉堡口味和营养接近真汉堡,还会“流血”;

▲ “人造肉”看起来就跟真肉一样

Hampton Creek 则用植物原料模仿出各种蛋类制品,譬如蛋黄酱、凯撒沙拉酱和生面团;

▲ Hampton Creek 产品

而 Memphis Meats 则更像人们想象中的“科技制品”——利用真正的动物细胞,在实验室里“种”出来的肉。

▲ Mark Post 教授和“种”出来的汉堡

这些公司都投入大量资金进行产品研发,宣称要打造属于未来的食物,但《金融时报》作者 Madison Darbyshire 却认为,他们都选错了方向:

要让人吃他们不熟悉或理解的食物很难。所以,食品创新公司选择这条‘容易’的路,专注于重造我们已经拥有的食物,而不是创造新的食物、口味和质感。

与此同时,资金也在支持着这些公司的选择。从 2011 年至今,Impossible Food 就获得了超过四亿美元的投资。该公司声称,他们的 Impossible Burger 产生的温室排放气体比一般肉类少 87%,是更可持续发展的食物种类。

甚至连传统肉品生厂商泰森食品(Tyson)、全球最大动物营养品和农产品制造商嘉吉(Cargill)都纷纷投资新型“蛋白质公司”,为未来肉类市场转型做准备。

在这些创业公司忙于模仿我们现有的食物时,他们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人们虽然更愿意尝试这种看似熟悉的“高仿食物”,但它们却永远都只能活在原有食物的阴影下。因为:

一个合成的汉堡永远都只是一个‘假肉’,(和真肉相比)尝起来有点怪。它们没法自成门户,成为一种新的食物。

作者甚至很不满人们将“腰果芝士”称为“芝士”,因为这种食物本身就很好吃,没必要一定得和芝士去作对比。

▲ 腰果芝士

相比之下,作者更愿意看到新创公司们去创造完全不同的食物。文学在这方面的畅想显然比创业公司们更大胆:

《查理与巧克力工厂》里的丰盛晚餐是一块多口味的口香糖,咀嚼着就能吃完美味的番茄汤、烤牛肉、烤土豆、蓝莓派和冰淇淋。《哈利波特》里其中一种很受欢迎的甜品则是巧克力蛙。

▲巧克力蛙

最后,作者指出,既然食品科技公司宣称要创造属于未来的食物,那又为什么只愿依赖今天和旧日的概念?从人们对食品的概念和文化开始培养,研发真正的“新食物”不是更有意义吗?

显然,人们更容易接受现有食物的替代品。但从全球食物多样性来看,人的口味是多样的。

这告诉我们,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是可以喜欢新的食物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我用照片记录孩子的痴迷创造了一个归档噩梦,现存文件量已超过单人可认真回顾处理的量,我不禁自问,拍那么多照片的意义何在?

查看全文 —— Farhad Manjoo,评论员

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查看全文 —— Sean Cash,经济学家

如果你不在用户手机主屏幕的第一页,如果你不是他们张嘴想起的产品,那你约等于不存在。

查看全文 —— Nir Eyal,《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