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玩多人游戏时,你听到的更多是玩家们在咒骂,甚少是因胜利而发出的愉快欢呼。

—— Liel Leibovitz

大声

08-03 11:20

今年 3 月,美国头戴式耳机的销售额同比激增了 96%,据市场调查公司 NPD Group 调查,驱动该消费增长的很可能是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这款游戏在 3 月成为了历史上最赚钱的主机平台免费游戏,总收入达到 2.23 亿美元,并支持 PlayStation、Xbox 等主机与 PC 的跨平台联机。

▲ 《堡垒之夜》的画风,图片来自《Variety》

有媒体称它是“休闲版‘吃鸡’”,因为它和《绝地求生》一样是沙盒生存游戏,但游戏氛围却更为轻松愉快。而在《华尔街日报》作者 Liel Leibovitz 看来,《堡垒之夜》之所以能从无数款够游戏中突围而出,成为火遍全球的游戏爆品(甚至吸引了很多平时不玩游戏的人),正是因为它的那份“休闲”,将游戏带回到一个“快乐”的主题。

《堡垒之夜》满足了玩家的情感和社交需求,这是大部分游戏都忽略了的。它是一款多人射击游戏,但同时也是一款让玩家以看起来很傻,但快乐的方式来进行自我表达的游戏。

Leibovitz 说道。他认为,至少在过去十年里,大部分游戏都陷入了一场行业的“军备赛”中:不断提高画面的仿真度、创作更复杂的故事线,但甚少考虑如何让游戏为玩家带来欢乐。毫不意外地,这些游戏衍生出来的玩家文化也更具攻击性和令人不愉悦,“在玩那些更残酷的多人游戏时,你听到的更多是玩家们在咒骂,甚少是因胜利而发出的愉快欢呼。”

▲ 玩家在《堡垒之夜》里还能搭建自己的建筑,这让“摧毁他人”不再是唯一主题,图片来自多玩游戏

曾有游戏玩家在 Quora 上讨论,为何多人射击类游戏会促使玩家爆粗频率提高。玩家 Aimee Keelyn 认为,那是因为这类游戏的设计原本就充满竞争性,在争夺排名中,很多人会将失败原因归咎在别人身上,所以骂人情况很严重。

此外,Christopher Cobb 则认为这和游戏节奏也有关系。在游戏环境中,赢输的奖惩机制反馈非常快速,随着游戏推进,这个反馈激烈程度也会愈加激烈,比人们在生活获得的经验差异很大。加上,虽然很多人和朋友一起玩游戏,但大家都比较放得开,所以说起话来也就更随意了。

但《堡垒之夜》打破了这个困局。它告诉玩家,摧毁对手不是你游戏的所有,你还可以建造自己的建筑,获得小成就。更重要的是,玩家还能在游戏里因胜利而欢乐地跳出看起来傻乎乎的舞蹈。

▲ 卡迪夫城球员卡勒姆·帕特森入球后也来了段《堡垒之夜》的胜利舞,图片来自 YouTube

事实上,这些舞蹈早已入侵到现实生活。不仅网友们爱跳来拍视频,连职业运动员在胜出专业比赛后,都会在场上欢乐地跳起《堡垒之夜》的舞蹈。Leibovitz 最后总结道:

《堡垒之夜》意识到,如果游戏不能让你为每一个小胜利都伴随着热闹的音乐摇头摆尾来庆祝,那这个游戏就跟本不值得玩。这才是组成童年梦想的东西嘛。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作为员工和股东,我们了解我们拥有将这件事直接告知公司高层的权力,而我们想将这个权力用起来。

查看全文 —— Eliza Pan,亚马逊员工/股东

如果能以过去已经存在的技术,结合现有情况,解决当下的挑战,那这些从回顾中找到的方法也能和新鲜的科技一样具有颠覆性。

查看全文 —— David Sax,《The Revenge of Analog》作者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