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青年们,当你在为网站的转化率苦苦思索的时候,当你在为 app 的活跃度辗转反侧的时候,当你在为融资计划苦苦哀求各界大佬引荐的时候,也许犯了一个错误,也许你们的脑子最值得闪光的地方,不是去悲催的IT界当炮灰,而应该是去按摩界、餐饮界、烧烤界、早餐界、理发界、家政界、按摩界、送花界、纺织界、成人用品界、现代化养殖界、有机蔬果界、个人护理界、汽车修理界。

—— 罗浩

大声

2012-07-06 17:56

有没有想过降级呢?

如果一个来自微软的高级工程师,辞职去一个养猪场做开放平台经理,那么他的到来不仅会让养猪圈感到无比荣幸,更是意味着,利用他在IT界训练出来的高效工作方式和逻辑思维能力,他可以掀起一场养猪行业的革命,使得20年后才会出现的人性、高效、开放、协作、健康的养殖方式提前到达。在这场革命中,他会活的非常有价值。这种价值,在原先的圈子里,是完全体验不到的,因为他此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满身疮痍的windows系统上不停的打补丁,无论打多少都逃不开产品衰落、被人鄙视的命运。

很多人的命运,都像是上面那个微软工程师。只需要降级,就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也能获得更大的满足。那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死死抱着那个所谓的“高级职业”不放呢?

为什么降级是机会,罗浩给出自己的逻辑和示例:

07年我曾把一个纯纯的web2.0网站做到了alexa中国区前1000名(如有质疑,请查询2010年附近的tucia.com排名),结果一路亏损,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员工;11年我把那个纯纯的app做到苹果官方推荐区免费榜第一位(点此看截图),那段时间每天四五千iPhone安装量,结果一路烧钱,到最后濒临关闭;而如今,我只需把自己从纯纯的互联网降级下来,做一些看起来有些“低级”的项目,居然就能立即实现收支平衡。

除此以外,我还发现一个现象,中国消费者在与奸商们的长期斗争中,已经培养出了一种非常苦B的品质:只要不被坑,他就谢天谢地。如果商家严格做到了承诺的每一件事情,客户就会感动的泪如泉涌。如果商家不仅做到了所有承诺的事情,还很贴心的提供了一些额外的服务(比如我们给每位客户赠送非常好吃的樱桃和进口巧克力作为甜点),那么客户就会激动的哭天喊地、奔走相告,推荐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

其实这片肮脏的国土,就是上天赐予IT青年们的最好机会。

在一个不会练武的村子里,只要你会打两拳,你就是拳术最厉害的人;在一个没有服务意识、忽视产品质量的土地上,只要你用心做服务,用最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就会成为这块土地上最出色的商家;在一个没有现代管理意识,不懂网络、不懂微博、不懂用户体验、不懂口碑传播的粗犷社会里,你只需要把之前花在IT产品上的心思的10%拿过来用,就可以秒杀一切天朝对手。

在我看来,降级,其实是把互联网智慧真正商业化的过程,让这些理念落地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信奉科技和潮流的可能,相信激情和坚持的力量。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