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觉得 OPPO 的产品卖得很贵,但其实我们赚的钱不多。

—— OPPO 中国大陆市场营销负责人沈义人

大声

08-24 08:41

继雷军先前说小米硬件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 5% 之后,OPPO 助理副总裁沈义人在 R17 发布会后的采访中说:

大家觉得 OPPO 的产品卖得很贵,但其实我们赚的钱不多。

这句话说完,那任正非可能就要生气了,因为之前他还批评过余承东治下的华为手机,销量可以,销售额也可以,但是利润率没有作为竞争对手的 OPPO 和 vivo 高。这个时候就可以继续给大佬语录添加新素材了:

不知妻美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顺便赚钱丁三石,赚得不多沈义人。

针对「赚得不多」这句话,沈义人是这么解释的:

OPPO 奉行的,包括我们的商业模式决定了 OPPO 希望我们企业自身能为我们的上游供应链创造合理的收入,同时包括我们的下游,比如我们的客户、经销商,让他们拥有合理的(利润)空间。

 

手机中同样一项原材料的生产,的确可以压低供应商的价格,但你有没有想过供应商的价格被压低了以后,他们怎么办?

 

企业的社会责任,这个东西是大家看不到的。如果不给供应商合理的利润,他只会从他的环节压缩,我们希望给他们留合理的空间。

这个逻辑,OPPO 的高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讲,这一次 R17 能够首发骁龙 670 处理器和康宁大猩猩六代玻璃,也足以说明,OPPO 和供应链的关系相对良好,几乎不搞饥饿营销缺货营销也说明产能爬坡什么的都不是大问题。

顺着这个逻辑,今年蓝绿二厂能在产品上做出成绩,其实还是资本积累的结果,钱多了,才能吸引更多人才,投入更多做研发,第一时间得到供应链的支持。反过来,这些投入又会创造更多的营收。

这个道理,对于不少厂商来说,是经验;对于一些厂商来说,则是教训。

不久前,魅族创始人黄章在论坛上说:

要是我有足够的钱和供应链掌控能力,我会给大家看看什么才是次世代的手机。

可惜的是,现在的魅族,已经没有足够的钱和供应链掌控能力了。

华为 P20 Pro 能够在拍照上技惊四座,是华为影像部门与日本图像所、芬兰研究所以及索尼共同开发出来的,其中芬兰研究所的成员,有很多是原来诺基亚 Pureview 团队的人,深究一下,其实还是财力物力人力的结果。再比如魅族 15 和华为 P20 采用了同款 CMOS,不过先发布的 P20 拍照表现就是比魅族 15 好,后面发布的魅族 16 拍照才有所提升。

说到赚钱能力,其实业界最前还是苹果,苹果手机获得的利润常年占到了整个手机行业总利润的八成到九成,剩下的一成左右则是三星华为 OPPO 和 vivo 们瓜分掉,整个行业中的大部分手机厂商,其实都是亏损的。

顺便说一句,前不久苹果股价上涨,市值突破万亿的时候,OPPO 也是受益者之一。作为理论上的竞争对手,OPPO 从企业到员工,都花了不少钱去购入苹果股票,这个头则是有步步高创始人,OPPO 股东段永平带起来的。在 OPPO 开始大批量购入苹果股票的时候,苹果股价只有一百多美元,现在已经涨到两百多美元了。

这种特别的理财技巧,也是跟赚钱能力密切相关。

于消费者端而言,肯定是希望手机厂商们一直出品物美价廉的产品。魅族 16 这次的价格就相当有诚意,产品也很好,然而可惜的是备货不足物料紧缺,消费者交了钱没有现货,这还是魅族现金流不够的锅。

不管是已经上市的苹果小米,还是没有上市的华为和蓝绿厂,肯定都不会嫌自己赚的钱够多了。其实实际上,手机行业除了苹果,都过得不算阔气,哪怕是三星,手机业务的利润率也没到躺着数钱的地步。而在性价比时代即将结束的当下,手机行业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还在亏钱的想活下去,活下去的自然想要赚钱。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设计城市时)孩子会为生物而设计,而不是为了汽车、虚荣心或是企业来设计。

查看全文 —— Mara Mintzer

我们不是在「注意控制身材」,而是「优化性能」;我们不只是在「吃沙拉」,而是做自己身体系统的「黑客」。

查看全文 —— Amanda Mull

如何满足 45 亿人安全用厕蕴含着巨大的商机,这么大的商机并不常有。

查看全文 —— 比尔·盖茨,盖茨基金联合主席

哪个比较容易赚钱:想方设法去「剥削」用户,还是研发出一款更好的产品?在现有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帮助下,答案是去利用用户。

查看全文 —— Joseph Stiglitz,诺奖经济学家

世界上 50% 的人都住在水域附近,我们认为水下数据中心是未来进行扩张的方式。

查看全文 —— Satya Nadella,微软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