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在反思过去 10 年互联网的负面影响。

—— 微博 CEO @来去之间

大声

2018-08-28 14:03

就最近的滴滴恶性事件,微信公众号「新闻实验室」撰文表示:跟泄露用户数据的 Facebook 一样,滴滴也是 2018 年「黑化」了的互联网平台之一。作者方可成认为滴滴出行的全职司机占大多数,其实根本不是「共享经济」,而滴滴却在利益的诱惑下回避责任和监管。

方可成引用《Platform Society》一书的理论,称互联网平台有几大特征:数据化(基于用户数据的商业模式)、集中化(垄断趋势)、个性化(例如个性化推送)、全球化(海外市场扩张),以及「模糊化」(obfuscation)。

其中我们较陌生的模糊化,指的是平台公司会用一些美妙的词汇和说法,来掩盖背后的真实产品逻辑。

比如,Facebook 说,它要把更多人连接起来,让世界联系得更紧密。但是它没告诉你的是,不是所有连接都是好的,比如当你把更多人和假新闻连接起来。它更没告诉你的是,其实它的最终目的,不过是把你和广告商联系起来。

▲ 从「美国偶像」到「全民公敌」的扎克伯格,图自 Wired

在他看来,「共享经济」就是其中一个被广泛传播的美妙说法。

新型的互联网平台并没有它们描绘的那样美好,在「创新」的表象之下,隐藏的是对责任的回避……当互联网平台已经具备了巨大的权力,如何监督这种权力就成为眼下的重要问题。

微博 CEO 王高飞 @来去之间 阅后表示,这篇文章写得有些偏激,但社会确实正在反思过去 10 年互联网的负面影响。

互联网的初心是好的。@来去之间 认为,在 10 年前 SNS 或共享经济出现的时候,这些充满自信的创业者相信可以靠新技术解决社会问题,而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也确实比之前的传统公司好。比如以连接所有人为愿景的 Facebook,确实促进了不同社群之间的沟通。

但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互联网公司也在创造新的问题。在 @来去之间 看来,对这些新问题的不作为是产生负面影响甚至恶化的原因。

这些公司对新问题,或者视而不见,也或者过于理想化。比如说,大部分 SNS 都把《失控》奉为圣经,认为系统会自愈,将选择权交给用户就会解决一切问题。时至今日,互联网带来的好处用户已经习惯,不再感激这些公司带来的改变,而问题却越积累越多……

@来去之间认为,到现在,互联网带来的新问题没有成功的解决道路可以借鉴,但大家都在探索。

以苹果和 Facebook 为例的美国公司选择不跟政府合作,决心靠自己想办法来解决新问题;而中国企业则有政府更为主动地参与互联网治理。

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的情况相对棘手一些:对那些非本土企业,政府或者管不了,或者按传统企业一样去管理互联网公司,从长期来看会导致社会运行效率较低。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犯过的最大错误,就是没有做好手机系统对抗苹果

查看全文 —— 比尔·盖茨

Netflix 迟早会播出广告。

查看全文 —— Linda Yaccarino,美国 NBC 环球公司广告主管

通讯录信息并不属于原告的个人隐私信息。

查看全文 —— 今日头条 app 运营方字节跳动

博客其中一个美好的部分就是,你总是希望寻求反馈却没法即时获得。

查看全文 ——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

在我看来,我们往太空发展的原因是为了拯救地球。

查看全文 —— 贝索斯,亚马逊 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