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 Sean Cash,经济学家

大声

01-07 10:13

要了解一个产品的价格,我们通常会以人们愿意为其付出的金钱数量为依据推断,于是销售定价就成了最直接的参考值。

但在当今的互联网时代,很多我们常用的工具都是免费的,那该如何估量它们的价值?一个公司的股价是它所拥有的产品的客观体现吗?

两组经济学家不约而同地发起了调查实验,并均以国外主要社交产品 Facebook 为对象,尝试估量这个产品对用户的真实价值。但我们应该如何估量免费的 Facebook 呢?

▲ 图片来自 Fortune

一样事物的价值,不是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要你放弃它的成本。

Sean Cash 在接受 Ars Technica 采访时说道,他是来自 Tufts University 的经济学家。他选择通过问 Facebook 用户需收多少钱才肯不用 Facebook 来了解用户心中对该产品的估价。

有趣的是,来自 Kenyon College 和 Susquehanna University 的两位经济学家也合作在以同样模式估量 Facebook 产品的价值。随后,他们将两份研究的结果联合发布在同一篇研究论文中

两组经济学家分别找来大学生、非学生和亚马逊众包平台 Mechanical Turk 上的用户作为研究对象,以「维克里拍卖」的方式测量用户停用一年 Facebook 的价格。

经过多组不同维度的真实测试(研究人员真的会给受访者钱,以换取他们停用 Facebook),两组经济学家排除了选择「不卖」,或是将价格抬得高于 5 万美元的用户(被视为抗议性定价,没有代表性),得出的结果非常相近,主要在 1139-1900 美元之间(远高于将 Facebook 公司股价拆分到平均每个用户身上的价格)。

▲ 图片来自 Steemit

虽然这样说,但研究团队明说了,这不意味着 Facebook 将产品服务定价到 1000 元/年都能说过去,因为这个产品核心在于「网络效应(network externality)」——越多人用它的价值就越高,换言之,平台的价值在于上面的关系。

调查发现,需更高价格才愿意放弃 Facebook 的用户,大多会在 Facebook 上处理和生计有关的联系。譬如,有受访人员的价格定得颇高,因为他每周都得在 Facebook 上和老板定时间表。而那些出价较低的人,本来就少玩 Facebook 了。

因此,如果 Facebook 忽然收费,人们也只是会转移到新平台上,毕竟现在的选择丰富。当关系转移,平台的价值也会受到威胁。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

产品简单,才是 Netflix 的秘密武器。

查看全文 —— Shira Ovide,《彭博社》评论员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我用照片记录孩子的痴迷创造了一个归档噩梦,现存文件量已超过单人可认真回顾处理的量,我不禁自问,拍那么多照片的意义何在?

查看全文 —— Farhad Manjoo,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