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 Sean Cash,经济学家

大声

2019-01-07 10:13

要了解一个产品的价格,我们通常会以人们愿意为其付出的金钱数量为依据推断,于是销售定价就成了最直接的参考值。

但在当今的互联网时代,很多我们常用的工具都是免费的,那该如何估量它们的价值?一个公司的股价是它所拥有的产品的客观体现吗?

两组经济学家不约而同地发起了调查实验,并均以国外主要社交产品 Facebook 为对象,尝试估量这个产品对用户的真实价值。但我们应该如何估量免费的 Facebook 呢?

▲ 图片来自 Fortune

一样事物的价值,不是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要你放弃它的成本。

Sean Cash 在接受 Ars Technica 采访时说道,他是来自 Tufts University 的经济学家。他选择通过问 Facebook 用户需收多少钱才肯不用 Facebook 来了解用户心中对该产品的估价。

有趣的是,来自 Kenyon College 和 Susquehanna University 的两位经济学家也合作在以同样模式估量 Facebook 产品的价值。随后,他们将两份研究的结果联合发布在同一篇研究论文中

两组经济学家分别找来大学生、非学生和亚马逊众包平台 Mechanical Turk 上的用户作为研究对象,以「维克里拍卖」的方式测量用户停用一年 Facebook 的价格。

经过多组不同维度的真实测试(研究人员真的会给受访者钱,以换取他们停用 Facebook),两组经济学家排除了选择「不卖」,或是将价格抬得高于 5 万美元的用户(被视为抗议性定价,没有代表性),得出的结果非常相近,主要在 1139-1900 美元之间(远高于将 Facebook 公司股价拆分到平均每个用户身上的价格)。

▲ 图片来自 Steemit

虽然这样说,但研究团队明说了,这不意味着 Facebook 将产品服务定价到 1000 元/年都能说过去,因为这个产品核心在于「网络效应(network externality)」——越多人用它的价值就越高,换言之,平台的价值在于上面的关系。

调查发现,需更高价格才愿意放弃 Facebook 的用户,大多会在 Facebook 上处理和生计有关的联系。譬如,有受访人员的价格定得颇高,因为他每周都得在 Facebook 上和老板定时间表。而那些出价较低的人,本来就少玩 Facebook 了。

因此,如果 Facebook 忽然收费,人们也只是会转移到新平台上,毕竟现在的选择丰富。当关系转移,平台的价值也会受到威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美国之所以迫害字节跳动(TikTok),实际上是因为这个公司是中国的。

查看全文 —— 《连线》杂志主编 Nicholas Thompson

我以前在网易门户工作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去看新闻评论,每次看了又会怄气怄很久。

查看全文 —— 产品经理纯银

我有永远讲真话而不是粉饰太平的名声,这可能是我最近很少上电视的原因之一。

查看全文 —— 安东尼・福奇

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更多特别的观看角度,例如从歌手的角度向外看,甚至是俯视的上帝视角。这样的体验可不是演唱会坐在几十排开外能感受到的。

查看全文 ——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潘才俊

我们认为不仅仅一二三线城市,到了四五六线也可以进入(5G 手机)普及的时代了。

查看全文 —— 荣耀总裁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