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大声

01-16 09:06

在过去的 2018 年,科技股的暴跌让不少投资者猝不及防,几大科技巨头首当其冲,苹果市值距离 10 月最高点已蒸发了 4000 多亿美元,全球市值第一的宝座几度被微软夺去。

虽然同样受到市场的影响,但微软无疑是科技股暴跌潮中最为稳定的一个巨头,抵抗住了周期的影响。纵观整个 2018 年,微软股价其实是在稳步上扬的,爱范儿也在去年末第二次把微软评为年度公司之一。

▲ 比尔·盖茨(左)与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图片来自:Vanity Fair

在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微软的光芒开始被苹果、Google 和Facebook 等科技公司盖过。然而微软去年抗周期的稳定表现让人更多看到,这几年微软在云计算等企业级市场的布局已经收到成效,开始重拾昔日的辉煌。

而这背后最大功臣非现任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莫属,《福布斯》最新一期封面文章中提到,比尔·盖茨给纳德拉的使命就是一砖一瓦重建微软,直到重现当年的辉煌,纳德拉没有辜负盖茨的厚望。

超过苹果后,微软全球第一的市值直到 1 月初才被亚马逊超越,不过两者差距不到 100 亿美元,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位置随时都会变动,但纳德拉对这一成绩并不感冒,他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真正让纳德拉感兴趣的是如何为那些使用微软产品创业和工作的团队和个人创造更多价值,他再次强调了微软现在的定位:

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创造更多的外部盈余。只有当我们周围的合作伙伴赚更多的钱时,我们才算取得了长期的成功。

微软想成为一个为用户赋能的平台,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几年前也曾谈到对平台的看法,他认为只有围绕某个生态系统创建的公司商业价值之和,超过创建它的公司的价值,才能称之为平台。

微软这个平台的核心则是云服务, 在主管云计算业务的纳德拉 2014 年执掌微软之后,微软就开始走上以「移动为先,云为先」为核心战略的道路。

云服务目前已经成为微软最重要的增长引擎,2018 财年微软营收突破 1000 亿美元,净利润 166 亿美元,其中云服务平台 Azure 贡献巨大,云服务的净利润在去年增长了 91%,市场份额仅次于亚马逊 AWS。

纳德拉这几年也在着力以更开放的态度将开发者吸引到 Azure 云服务平台,也包括了许多竞争对手。比如让 Linux 进入 Azure 的 IT框架,要知道微软前 CEO 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曾在 2001 年称 Linux 为「癌症」,但如今 Azure 云上有一半电脑使用的是 Linux 。

▲史蒂夫·鲍尔默

而去年微软收购全球最大的代码托管网站 Github,除了意味着微软主动拥抱开源,也表示微软这个昔日的封闭软件巨头赢得了开源世界的信任,在 2016 年的时候纳德拉也曾提出过收购 Github 的意愿,但最终没有成功。

以比尔·盖茨的标准,微软云服务距离真正的平台还有一段距离。正如张小龙创造微信的原动力是「让创造者体现价值」,对于一个想做一个好平台的公司来说,市值和股价上涨都是做好产品做好服务后的自然而来的副产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实体书仍然比电子书受欢迎,因为人们更想真正拥有一本书。

查看全文 —— 英国书商协会常务董事 Meryl Halls

Z 世代可以让实体店复苏。

查看全文 —— 国际管理咨询公司 AT Kearney

付费 VR 内容已经死了。

查看全文 —— Admix 创始人 Samuel Huber

在未来 20 到 30 年内,谁要想主导世界经济,谁就必须在类脑计算领域领先。

查看全文 —— 《欧盟人脑计划》

视频是 5G 时代最先用的场景,我们希望能率先把在视频研发上的一些成果,5G 上要用的一些成果带到这样上面,让消费者去畅想提前带来的体验。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