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比来到 WWDC 现场更棒的事了,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让工程师与工程师直接交流,这是无可取代的。

—— 菲尔·席勒

大声

03-18 17:21

3 月 15 日晚,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PhilSchiller)出人意料地出现在播客节目 《Accidental Tech Podcast》中接受采访,谈话内容围绕苹果的开发者大会(WWDC)展开。不过,如果你想从中打听到 3 个月后的大会内容,大概是会失望的。

首届 WWDC 举办于 1987 年,为期一周,在席勒看来,举办 WWDC 的目的在于让苹果的工程师能够与开发者有机会面对面交流:

首先,没有什么比来到 WWDC 现场更棒的事了,它实际上是围绕这种体验构建的。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强调的都是苹果工程师到场并与开发者互动。多年来,很多人要求让营销人员和商界人士进行其他类型的演示,但我不为所动。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让工程师与工程师直接交流,这是无可取代的。

如今每年 WWDC 的与会人数已超过 5000 人,即便如此,能抽中资格并买得起 1599 美元门票的开发者毕竟在少数,「我们知道我们这种方式无法覆盖到所有人,而 WWDC 的内容又是如此丰富。我们想要将这些内容提供给尽可能多的受众,帮助开发者快速利用和采用新功能与技术,并给我们反馈。」席勒坦言。

好在网络打破了这种地理隔阂,让众多开发者远隔千里也能够同步获悉大会内容。除了在全平台直播开幕主题演讲外,苹果官网也会及时更新 WWDC 各类活动视频。

最近两年,苹果经历了 iPhone 销量下滑,业绩增长不及预期等危机,但以 App Store 为首的服务业务却增势不减,去年第四季度营收更是首度突破 100 亿美元大关,并保持了 19% 的增长,数以千万计的开发者从中获得了不菲的回报,但他们亦是苹果生态的奠基者,如何维护好与开发者之间的关系就变得至关重要。

在采访中,席勒花了很大篇幅解释苹果如何试图在独立开发者和大公司之间取得平衡,他认为苹果的目标是让资源为每个人可用:

我们一直在考虑小型和独立的开发人员,这是我们开发者关系团队中许多人的热情所在。我们开始构思的核心原则之一就是如何向各种规模的开发人员开放渠道和技术。在 App Store 出现之前的旧模式更多的是合作关系管理,是「大型开发者获得最多资源」的模式,但 App Store 被设计成对各种规模的开发者都更加开放的模式。

 

我绝不会说我们是完美的,但我们想尽办法确保开发者计划的一切都是一对多。我们重视我们的个人关系,你也必须尽自己所能打造让每个人都能用的程序。

而苹果对小型开发者的扶持,也体现在了改版后的 App Store 中。席勒透露 App Store 每周有 5 亿人次访问,这为应用和开发者带来巨大的关注:

App Store 的新设计是为了基于用户的使用方式打造一个更现代的应用商店,我们组建了编辑团队,我们得以推荐更多应用及其开发者,就在 App Store 的首页。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编辑团队始终在思考如何确保这部分资源被用于帮助小型和独立开发者。

 

每周有大约 5 亿人次访问 App Store,这样的流量规模令人难以置信,我们试图触达所有用户并将开发者介绍给他们。

或许以软件为主的 WWDC 不如每年秋季的硬件发布会来得有吸引力,但它对于苹果生态的意义并不比硬件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

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查看全文 ——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