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算法通过预测我们想要的东西并将其推送给我们,让我们更轻松,另一方面,我们的需求是被操控和策划的,以至于它并不是一个有意义的选择。

—— 纽约皇后学院学者 Douglas Rushkoff

大声

04-09 23:56

十九世纪科技迅猛发展之时,人类对科技的期待值一度高涨,甚至出现了对技术乌托邦的高度期待。

未来世界里的人类,凭借先进的科学技术,能够让自己生活在一个乌托邦世界里,世界也会因为科技发展而变得更加快乐、自由。

当然反技术乌托邦的观点也一直存在。有人认为技术会让世界变得高度机械化,生命会因此变得卑劣,社会变得更残酷。

技术依然在有条不紊地发展,如今的硅谷依然存在着技术乌托邦主义般的精神。

最近,反技术乌托邦这一边,又有了新的观点。纽约皇后学院的学者 Douglas Rushkoff 在出版的一本书中表示,数字技术在侵蚀人们的自由,破坏社区关系。

一方面,算法通过预测我们想要的东西并将其推送给我们,让我们更轻松,另一方面,我们的需求是被操控和策划的,以至于它并不是一个有意义的选择。

当我们在现实中与人类交往时,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人的呼吸速度,看到对方放大的瞳孔,多巴胺、催产素会从大脑释放冲进血液中。

这是人类在漫长进化后的一个演变结果。然而当我们把时间放在电商平台上购物,或者查看网络新闻时,我们相当于选择性地放弃这些进化得来的本能。

我们正在被我们的设备碾压,最后将变成一种情绪上的奴役。

数字技术是一个能够延伸人类感官的事物,它的存在让我们可以看得更多信息,听到穿越空间和时空的声音,获取千里以外的物件。这样一项本应解放我们的工具,却常常成为束缚我们的手铐。

如何摆脱这种束缚,让人与人在这个时代建立起联系?Rushkoff 认为,如果我们要在数字世界中重建社区意识,那就需要主动、有意识地去使用技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是技术面前一个「被动的对象」。

题图来自 VOX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

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查看全文 ——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