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算法通过预测我们想要的东西并将其推送给我们,让我们更轻松,另一方面,我们的需求是被操控和策划的,以至于它并不是一个有意义的选择。

—— 纽约皇后学院学者 Douglas Rushkoff

大声

04-09 23:56

十九世纪科技迅猛发展之时,人类对科技的期待值一度高涨,甚至出现了对技术乌托邦的高度期待。

未来世界里的人类,凭借先进的科学技术,能够让自己生活在一个乌托邦世界里,世界也会因为科技发展而变得更加快乐、自由。

当然反技术乌托邦的观点也一直存在。有人认为技术会让世界变得高度机械化,生命会因此变得卑劣,社会变得更残酷。

技术依然在有条不紊地发展,如今的硅谷依然存在着技术乌托邦主义般的精神。

最近,反技术乌托邦这一边,又有了新的观点。纽约皇后学院的学者 Douglas Rushkoff 在出版的一本书中表示,数字技术在侵蚀人们的自由,破坏社区关系。

一方面,算法通过预测我们想要的东西并将其推送给我们,让我们更轻松,另一方面,我们的需求是被操控和策划的,以至于它并不是一个有意义的选择。

当我们在现实中与人类交往时,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人的呼吸速度,看到对方放大的瞳孔,多巴胺、催产素会从大脑释放冲进血液中。

这是人类在漫长进化后的一个演变结果。然而当我们把时间放在电商平台上购物,或者查看网络新闻时,我们相当于选择性地放弃这些进化得来的本能。

我们正在被我们的设备碾压,最后将变成一种情绪上的奴役。

数字技术是一个能够延伸人类感官的事物,它的存在让我们可以看得更多信息,听到穿越空间和时空的声音,获取千里以外的物件。这样一项本应解放我们的工具,却常常成为束缚我们的手铐。

如何摆脱这种束缚,让人与人在这个时代建立起联系?Rushkoff 认为,如果我们要在数字世界中重建社区意识,那就需要主动、有意识地去使用技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是技术面前一个「被动的对象」。

题图来自 VOX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