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英就是)一个非办公室的办公室,里面有成千上万的老板,虽然都不是你的老板,但却都有可能成为你老板。

—— Dan Roth,领英主编

大声

08-21 09:00

近几年来,Facebook、Twitter 等大社交平台因其「假新闻」和过激言论等问题受到不少批评,但这个情况却从未发生在领英上。

你也许会说,这是因为领英只是个求职找人的平台,但当你现在打开领英,你看到也是和 Facebook 类似的文章信息流、评论、点赞等元素。

而且,领英官方宣称,目前每天平台上发布的新推文、视频和文章超过 200 万,全球用户达到 6.45 亿人,去年还为微软带来了 53 亿美元的收入,并不是部分人认知中的「不活跃」。

那为什么这个平台近乎从未出现过争议事件?《纽约时报》记者 John Herrman 认为,因为领英就是工作场所的模拟数字版。

每个职场人都有两份工作,(其中一份是需要完成的日常工作,)另一份则是让自己「好看」。

哈佛商学院教授 Amy C. Edmondson 说。而领英这个虚拟空间,就是「一个非办公室的办公室,里面有成千上万的老板,虽然都不是你的老板,但却都有可能成为你老板。」

因此,大部分人在领英上甚少讨论政治等问题,而是专注商业和企业管理领域,人人都在建立一个理想的职场形象。

此外,领英用户主动维护意识也很强,当他们看到不合适的内容,还会留言建议用户不要「在工作场合」讨论这样的问题。

不过,也有人认为不喜欢领英。

它是最糟糕的社交媒体,加上最糟糕的企业文化和网页设计。我恨它,但为了工作我还是得假装爱它,用它来和自己的行业连接。

有读者对《卫报》编辑投稿分享自己对领英的看法。他这想法也非空穴来风,因为有业内人士表示,领英对于招聘者来说,就跟 Twitter 对记者一般重要。

招聘者会在领英上花超级多时间。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