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也是一剂止痛药。

—— NPR

大声

08-22 09:00

70 岁的退役军人 Tom Norris 的脊椎、背部和臀部都有慢性疼痛的问题,最近,他尝试了一种新的止痛方法——VR

好神奇,我觉得我真就在那里。我能获得强烈的愉悦、放松和平静。

他通过 VR 体验去海边休闲,在温暖的水中畅游,和海豚一起游泳。这些放松的体验,为他所经历的痛苦带来一些注意力转移,这些愉快的感觉可能会维持数天。

▲ 用 VR 来和海豚一起游泳

本月一份研究指出,沉浸的 VR 体验能有效地减低痛楚;而另一个研究负责人 Brennan Spiegel 也表示「VR 可改变我们感知痛楚的方式」。

后者是一个在医院中进行的调查研究,为承受不同类型病人提供 VR 体验,研究将病人分为两组。

第一组病人每天会进行 3 次 VR 疗程,每次 10 分钟;另一组则病人则观看相关电视节目,而且想看多久就能看多久。

▲ 在医院中进行 VR「止痛」研究,图片来自 NPR

结果,如果将痛楚划分为 10 级,VR 能让痛楚降低 2 级,而电视则只能带来 0.5 级的降低。

当我们的大脑参与到一个沉浸体验中,它会很难感知到焦点以外的东西。VR 创造了一个沉浸的「分神状态」,因此牵制了我们大脑处理痛感。

Spiegel 在研究中总结说,但他表示,目前还不清楚什么类型的内容「治疗」效果最有效,这个领域还需要更多进一步的研究。

使用 VR 时的沉浸专注状态,时而会被称为「brain hack」,除了可让人「无暇顾及」痛楚外,同时也可让教育效果更好。物理治疗师 Larry Benz 表示:

如果我在一个虚拟环境中教你,你将更容易保持注意力和遵循教授予你的内容……你没法将精神放在其它东西上。

这对于病人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据悉,很多慢性病病人因对可能产生疼痛的恐惧,逐渐会减少身体上的活动,但当治疗师通过 VR 的方式来引导病人去缓解自己的痛楚,他们会更容易接受。

这也意味着,在进入长期服用止痛药之前,医生多了一个可尝试教育病人处理自身痛楚的途径。部分人将 VR 学习处理病痛的体验比作瑜伽课的呼吸冥想练习——想法来又去,但不会让你纠结其中——一定程度上,疼痛管理也如此。

VR 不是万能良方,而是一种可用于教育不同事物的工具。和鸦片不同,你不会依赖 VR。你是通过 VR 来学习不用 VR 也能使用于生活的技巧。

它是一个可打破疼痛和压力死循环让人神经高度紧张的工具。

题图来自《纽约时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