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柜 5 年,我一分钟都没后悔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大声

10-25 19:11

2014 年,59 岁的苹果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在一封公开信里透露了自己的性取向。

他希望通过出柜,能为孤独的人带来安慰,激励人们坚持平等。

我为身为同性恋而感到自豪,这是上帝赐给我最伟大的礼物。

但公开性取向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因为这份声明不仅可能会影响苹果公司的业务,也意味着库克揭开了自己严密保护的私生活的面纱。

最近,在和《西班牙人》主编的对话中,库克重新谈起了这段经历。

当时,苹果高管和库克一直都有收到年轻粉丝的来信,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性取向中挣扎,不知道该如何和父母以及朋友处理这个「难题」。

这确实对我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他们有些人走向抑郁,有些人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家门,有些人说(他们)有自杀念头。

还有更多没来信的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未来,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是否还会好起来。

库克说道,他很难对每个个人伸出援手,但他想做点什么来帮助年轻一代。

这时,他才真正决定出柜。

在他看来,虽然自己不能完全了解更多少数族群的经历和磨难,但现在他能成为其中一个团体的一份子,本身已经是一种馈赠。

同性恋的身份,反而给了他「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同理心」。

从整理出柜的对外措词,到选择合适的发布时间,库克花了一年来准备。这个决定也得到了苹果董事会的一致支持。

库克表示,宣布这个消息时,他没有任何恐惧,他更担心的是「苹果之外的世界」。

全球仍然有很多对同性恋者、跨性别者很不友好的国家,甚至在美国,都有一半左右的州的公司,会因员工是同性恋或跨性别而解雇他们。

所以他更需要行动。消息公布后,库克也成了《财富》 500 强公司里首位出柜的人。他对《西班牙人》主编说道:

直到现在,我也从未后悔过这个决定,一分钟也没有。

库克向为此努力奋斗的孩子传达了一条信息:

所有苦苦挣扎于自己身份的年轻人,不确定自己是否足够好、足够有耐心,或者感到自卑,被排斥、以及面临着更坏情况的人们——同性恋不是一种障碍。我希望你们像我一样,认为这是上帝最大的恩赐。

而对于不懂得如何对待同性恋者的孩子们,库克表示:

以友善的心与我们相待。我们就像其他人一样,只希望得到尊严和尊重。

还有很多有着同性恋孩子的父母,也在为此而挣扎。

库克在他们对自己求援的信息中提到,因为孩子是同性恋,他们认为自己的孩子失去了潜力,无法再帮他们实现好的人生。他们也认为自己不再能过上幸福的生活,这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种无期徒刑。

库克向这些父母提供了一些建议:

生活会不会幸福,是从你们开始的。如果你们像对待彼此一样怀着尊重和尊严对待自己的孩子,他们将有勇气做任何想做的事,包括成为苹果公司的总裁,担任首席执行官......他们可以成为任何他们想要成为的人。

另外,采访中库克还提到了苹果在美国移民改革领域的持续努力。

他最近在美国最高法院签署了一份 DREAMers 相关的请愿书,DREAMers 是由「延期儿童行动(DACA)」计划保护免遭驱逐的年轻移民,现在苹果已经有 442 名员工是 DREAMers,它们居住在不同的 36 个州里。而两年前只有 250 名。

库克表示他们都是一样的美国人,应该被平等对待,而且他在 DREAMers 身上看到了勇气、决心和激情,让他们加入苹果,也体现了苹果的多元化和创新战略:

最好的产品是由最多元化的团队来创造的,因为产品是为每个人创造的。

最后,库克还提到苹果和环境相关的举措。

两年前,苹果已经让公司所有业务都转向 100% 可再生能源来运行,它的下一个目标是,让供应链也同样走上这条环保之路。

这其中,包括利用好太阳能、风能等自然资源,和国际自然保护组织(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合作,在可再生森林里采购纸张、找到更多可回收材料等等,最终让所有苹果产品都由可回收材料制造。

无论从库克自己出柜的经历,还是苹果为年轻移民请愿,对地球环保的热衷,都体现了苹果一直以来的理念:

开放,包容,和多元。

文中图片来自:《People》 & Apple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