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收购蓝标的计划。

—— 字节跳动

大声

06-18 17:50

才高八斗这个词有这么一个典故,说的是南朝诗人谢灵运形容曹操三子曹植的才华时候说:

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类似的分法可以重新定向到我国互联网流量和使用时长的分配:

天下互联网流量(使用时长)共一石,腾讯独得四斗有余,阿里百度头条各得一斗,快手得半斗,BATT 之外共分两斗。

▲ 图片来自 QuestMobile

刚好今日的好几个新闻可以让我们观察一下,字节跳动(头条)何以成为 BAT 之外的又一极。

首先是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达到 400 亿元(约合 56.4 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 130%,其年收入目标定在了 2000 亿元。

2000 亿元人民币的年度营收什么概念呢?是百度 2019 年营收 1074.13 亿元的两倍,是腾讯 2019 年营收 3772.89 亿元的一半多一些,虽然还不清楚字节跳动目前的盈利情况,但是考虑到目前字节跳动的成长性和业务相似性,其估值至少也会是百度市值的两倍以上,千亿美金是合理区间。

第二个新闻则是关于字节跳动组织结构变化的。《第一财经》YiMagazine 近日独家获悉,6 月上旬,字节跳动刚刚完成了一轮针对电商业务的组织架构大调整 —— 正式成立了以「电商」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以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这一变化,意味着电商已明确成为字节跳动的战略级业务,而抖音是落实这一战略业务最核心的平台。

第三个新闻则是一个被否认掉的传闻,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可能收购品牌管理和营销服务公司蓝色光标,随后字节跳动明确回应

没有收购蓝标的计划。

中国互联网公司流量变现主要是三个渠道:电商、游戏和广告。三个代表性企业就是阿里、腾讯和百度。

▲ 图片来自 QuestMobile

目前呢,在广告这块,头条已经事实上取代百度成为了互联网广告最大的蛋糕瓜分者。不过,2020 年互联网唯一的主题却是另外一个:直播电商。

虽然这个互联网主题有非常非常大的泡沫,刷单量大和退货率高是绕不开的话题;但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成功之路基本上都是灰色的:淘宝和拼多多初期的假货,腾讯的抄袭,百度的害人广告,头条的低俗内容等等。撇去泡沫,直播电商反馈的是消费行为和场景的变迁,未来很可能是一种常驻流行的电商形式。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直播有了,还缺电商。

在寻找增量的过程中,电商就顺利成章地成为了字节跳动流量的终点,抖音作为目前字节跳动旗下月活用户最高的应用,以及直播电商的最佳载体,也必然是电商业务的核心平台。关键是,直播电商业务和抖音目前的广告业务冲突性不大。

就字节跳动和张一鸣的野心来说,绝不会是想要和 BAT 其中任何一家结盟相伴的。

张一鸣之前面对腾讯投资的传闻时就回应过一次

我创立今日头条,不是来成为腾讯的员工的。

那类似的逻辑自然就是「我打造抖音,不是给淘宝带货的」,管道化是任何互联网巨头都想极力避免的。

至于收购蓝色光标的传闻最终被否认掉,可能的推测还是在广告业务这块,字节跳动已然成熟并且可以自力更生了。而那些新兴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潜在项目,则需要通过招兵买马和收购来力推。

这里可以再举个例子:去年 6 月,字节跳动成立 「绿洲计划」,开始自研重度游戏,目前这个团队已经有上千人规模,分布在深圳、上海、杭州、北京多个城市,主要成员主要来自于其所并购的公司、完美世界、网易等公司。

不过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的重度游戏仍未面世,这个市场依然由腾讯主导着。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以分辨率数字吸引消费者,并不能带给客户真正的高画质影音享受。

查看全文 —— 索尼(中国)家用显示产品部总监 陈巍

我们一部手机一到两年就换了,永远拿的是最新的算力、最新的应用的体验,但是一般大家要 8 到 10 年才会换一部车。

查看全文 —— vivo 软件产品策略总监 欧阳坤

把技术的困难留给自己,把美传递给用户。

查看全文 —— OPPO副总裁、研究院院长 刘畅

从「为技术寻找行业」转变成「为行业寻找技术」。

查看全文 —— 极飞科技创始人彭斌

在未来,购买服务将替代购买工具,一个人不必拥有一辆车,就可以拥有更加美好的出行体验。

查看全文 ——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 CEO 程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