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收购蓝标的计划。

—— 字节跳动

大声

2020-06-18 17:50

才高八斗这个词有这么一个典故,说的是南朝诗人谢灵运形容曹操三子曹植的才华时候说:

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类似的分法可以重新定向到我国互联网流量和使用时长的分配:

天下互联网流量(使用时长)共一石,腾讯独得四斗有余,阿里百度头条各得一斗,快手得半斗,BATT 之外共分两斗。

▲ 图片来自 QuestMobile

刚好今日的好几个新闻可以让我们观察一下,字节跳动(头条)何以成为 BAT 之外的又一极。

首先是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达到 400 亿元(约合 56.4 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 130%,其年收入目标定在了 2000 亿元。

2000 亿元人民币的年度营收什么概念呢?是百度 2019 年营收 1074.13 亿元的两倍,是腾讯 2019 年营收 3772.89 亿元的一半多一些,虽然还不清楚字节跳动目前的盈利情况,但是考虑到目前字节跳动的成长性和业务相似性,其估值至少也会是百度市值的两倍以上,千亿美金是合理区间。

第二个新闻则是关于字节跳动组织结构变化的。《第一财经》YiMagazine 近日独家获悉,6 月上旬,字节跳动刚刚完成了一轮针对电商业务的组织架构大调整 —— 正式成立了以「电商」明确命名的一级业务部门,以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这一变化,意味着电商已明确成为字节跳动的战略级业务,而抖音是落实这一战略业务最核心的平台。

第三个新闻则是一个被否认掉的传闻,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可能收购品牌管理和营销服务公司蓝色光标,随后字节跳动明确回应

没有收购蓝标的计划。

中国互联网公司流量变现主要是三个渠道:电商、游戏和广告。三个代表性企业就是阿里、腾讯和百度。

▲ 图片来自 QuestMobile

目前呢,在广告这块,头条已经事实上取代百度成为了互联网广告最大的蛋糕瓜分者。不过,2020 年互联网唯一的主题却是另外一个:直播电商。

虽然这个互联网主题有非常非常大的泡沫,刷单量大和退货率高是绕不开的话题;但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成功之路基本上都是灰色的:淘宝和拼多多初期的假货,腾讯的抄袭,百度的害人广告,头条的低俗内容等等。撇去泡沫,直播电商反馈的是消费行为和场景的变迁,未来很可能是一种常驻流行的电商形式。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直播有了,还缺电商。

在寻找增量的过程中,电商就顺利成章地成为了字节跳动流量的终点,抖音作为目前字节跳动旗下月活用户最高的应用,以及直播电商的最佳载体,也必然是电商业务的核心平台。关键是,直播电商业务和抖音目前的广告业务冲突性不大。

就字节跳动和张一鸣的野心来说,绝不会是想要和 BAT 其中任何一家结盟相伴的。

张一鸣之前面对腾讯投资的传闻时就回应过一次

我创立今日头条,不是来成为腾讯的员工的。

那类似的逻辑自然就是「我打造抖音,不是给淘宝带货的」,管道化是任何互联网巨头都想极力避免的。

至于收购蓝色光标的传闻最终被否认掉,可能的推测还是在广告业务这块,字节跳动已然成熟并且可以自力更生了。而那些新兴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潜在项目,则需要通过招兵买马和收购来力推。

这里可以再举个例子:去年 6 月,字节跳动成立 「绿洲计划」,开始自研重度游戏,目前这个团队已经有上千人规模,分布在深圳、上海、杭州、北京多个城市,主要成员主要来自于其所并购的公司、完美世界、网易等公司。

不过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的重度游戏仍未面世,这个市场依然由腾讯主导着。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疫情以后,(护肤品)消费者对于专业人士意见的信任度极度提高,皮肤科医生成为了最信任的信息渠道。

查看全文 —— 欧莱雅中国副总裁 马岚

XDR 带来的不仅仅是高动态,从主观效果上还有画面的立体感。

查看全文 —— 海信视像科技产品经理部总经理 黄飞

Find X3 我感觉相当于华为的 Mate7 的阶段,因为都是(高端)刚刚起步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迪信通广州高管党明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在游戏中快人一步,发现有一些骨灰级的玩家比较在意声音的延迟干扰到他们的体验,因此真我 GT 保留了 3.5mm 的耳机孔。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电视是一种可以接收广播电视信号并通过屏幕、喇叭呈现图像和声音的设备,像早前的黑白显像管电视,彩色显像管电视,平板电视,以及近期出现的智慧屏都归属电视品类,是电视在技术发展过程中不断演进的各种形态。

查看全文 —— MediaTek 产品总监 李大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