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更多特别的观看角度,例如从歌手的角度向外看,甚至是俯视的上帝视角。这样的体验可不是演唱会坐在几十排开外能感受到的。

——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潘才俊

大声

07-13 17:08

周五晚上的时候,我在朋友圈看到有几位朋友说已经定好了次日早上六点的闹钟,不过并未深想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一拨人在周末早起。

然后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朋友圈已经被陈奕迅线上演唱会直播刷屏了。对于粤语区的年轻人来说,陈奕迅演出的吸引力可能要远超我这样非粤语区陈奕迅歌曲听众的想象。

和一般那种随性的在手机镜头前的明星直播演唱相比,这一次陈奕迅日出日落线上演唱会的阵势显然要正式很多:专业的音响麦克风以及伴奏,还有多个机位的直播镜头。

负责传播这次线上演唱会的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就是演唱会直播那个 TME 的图标代表的公司,旗下有 QQ 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等知名音乐应用。

上一次刷屏的线上演唱会可以追溯到 5 月 31 日的五月天演唱会,当时他们包场可容纳万人但无人的台北体育场,每个座位放上荧光棒,幕后也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关于这几次线上演唱会的准备,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潘才俊说:

机位至少都是 4 到 6 个起,会按照不同情境切换不同的角度,传输是用 8K 分辨率的传输。坦白说,过去这几场,是回馈 TME 用户的成分比较多一点。

而在陈奕迅这边,也有慈善方面的考虑。香港现场演出及制作行业协会透露,这场演出陈奕迅是不收分文义演,至今筹到 500 万善款,另外这次演出也为 100 位业内人士提供工作机会。和电影行业类似,音乐演出行业的从业者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很多人收入锐减。

也正如这一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陈奕迅都是「用爱发电」,目前来说,线上演唱会都还是尝试阶段,甚至还是赔本买卖,还没有摸索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在四年前,王菲的《幻乐一场》演唱会有过一次 VR 直播的尝试,当时观看售价是 30 元,不过考虑到另外的 VR 设备可能就得四位数,所以在 VR 设备上看这样一场演唱会的门槛还是比较高的。

经历了游戏直播、秀场直播和带货直播之后,我们对于直播已经是司空见惯,这种新鲜感的消退也给线上演唱会直播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因为线下观看演唱会有着更好的舞台视听体验,氛围也好得多。

不过线下演唱会的最大痛点,也会是线上演唱会的机会。什么是线下演唱会的最大痛点?是歌手在你心中,你在体育馆的山顶。潘才俊说:

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更多特别的观看角度,例如从歌手的角度向外看,甚至是俯视的上帝视角。这样的体验可不是演唱会坐在几十排开外能感受到的。

对于歌手以及背后的经纪公司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来说,最明显的改变其实还是商业模式的不同。很明显,陈奕迅不可能每次都是义演,腾讯音乐这边也不可能次次大投入零回报。

所以以往靠门票的模式就完全行不通了,稍微可能的方向还是品牌赞助以及会员业务,前者是直接的商务回报,后者则是公司财务报表上最为重要的数据之一。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不是免费,我们为线上演唱会付钱的理由是什么呢?

对了,「我们」是指理性追星合理消费的人群。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118 篇文章

美国之所以迫害字节跳动(TikTok),实际上是因为这个公司是中国的。

查看全文 —— 《连线》杂志主编 Nicholas Thompson

我以前在网易门户工作的时候,自己忍不住去看新闻评论,每次看了又会怄气怄很久。

查看全文 —— 产品经理纯银

我有永远讲真话而不是粉饰太平的名声,这可能是我最近很少上电视的原因之一。

查看全文 —— 安东尼・福奇

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更多特别的观看角度,例如从歌手的角度向外看,甚至是俯视的上帝视角。这样的体验可不是演唱会坐在几十排开外能感受到的。

查看全文 ——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副总裁潘才俊

我们认为不仅仅一二三线城市,到了四五六线也可以进入(5G 手机)普及的时代了。

查看全文 —— 荣耀总裁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