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挑拨离间,这一招挺黑的。

—— 雷军

大声

2012-09-12 16:41

9 月 11 日,马化腾和周鸿袆分别在互联网大会上向对方隔空喊话,雷军摆在中间,成了棋子。今天“棋子”出来发声,大呼被人利用——当然是被人利用。

互联网大会的会场战斗效率没有微博那么高,一天只能使用一次麦克风,还得听主办方的安排,所以雷军到今天上午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才发出自己的声音来:

问:有的互联网企业强调自己不做手机,不做即时通讯,现在米聊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会与腾讯产生竞争?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雷军:这个是挑拨离间,这一招挺黑的。

还不太清楚战况的看官,可以回顾一下昨天的情况。

先是马化腾作主题演讲,除了说到各种靓丽数字,及微信用户将达到 2 亿外,演讲末尾谈到手机安全领域——腾讯未来最关注的四个领域之一时,马化腾向周某人隔空喊话:

我们更欢迎的是一个有序的竞争,同时,我也是想坚定不移的表达一个观点,我是坚决反对假借用户之名,利用安全进行一些用户难以辨别的行为。

甚至用“军国主义思想”来表达对手机安全领域的担忧,“如果不强调这一点,可能刚刚打响的卢沟桥事变必然会演变成南京大屠杀”,腾讯提出成立“10 亿安全基金”来避免这种担忧。

另一厢,稍后举行的一个分论坛上,周鸿袆与李国庆、邓亚萍同台(为什么他们三个人同台稍后再解释),在回答第一个问题“三个潮流关键词”时,周鸿袆谈到第三个关键词“安全”,特意讲了一句“谢谢马总刚才替我做了很多宣传”。无疑是暗讽 2010 年 9 月底开启的“3Q 大战”让 360 实现以小搏大并成功在纽交所成功上市的事迹。更关键的在于被腾讯科技隐藏的这句话,火药味十足:

现场观众可能失望了,我最近说话比较注意。平常口水吐多了,可能该吐口水的时候,领导说每次吐口水都有你,最近发誓不再吐口水。

这句话在周鸿袆发言的开头,被腾讯科技抹掉,但在其他媒体保留,这句话什么意味?——周鸿袆不理睬马总的口水,直接在自己的发言中揭老对手的伤疤,要知道两年前的战斗逼哭了腾讯公关总经理,让腾讯放下底线作出“艰难决定”逼迫用户二选一。马化腾没有再发言的机会——小马哥也不愿意经常在社交媒体上抛头露面,但显然两人根本不存在“一笑泯恩仇”的可能。

事实上,根据搜狐 IT 的分析,互联网大会主办方中国互联网协会希望通过座次安排,把马化腾、周鸿袆撮合到一起,一笑泯恩仇——主办方用心良苦,安排了曹国伟、丁磊在中间做缓冲。但事与愿违,丁磊溜号,没有出席互联网大会;曹国伟临时缺席,最终还是变成马化腾和周鸿袆正面对阵。最终的安排是腾讯作为最大赞助方,马化腾做主题演讲;周鸿袆仍留在分论坛,与邓亚萍和当当网李国庆纵论潮流、创新和用户体验。

事情还没有结束,周鸿袆何以称得上“战争之王”,关键在于“守”的同时还能“攻”,拉进第三方来,把水搅浑,周大炮说了,“天下大乱才有机会,恨不得天下大乱”。于是雷军成了棋子:

问:我是腾讯微博的负责人,希望向周总提一个问题,您今天谈到的三个关键词,比如说手机、用户体验,还有安全,你没有说产品布局,但是还想问一下您在产品布局方面的一个想法,因为今年 360 也刚刚推出了搜索,所以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想问一下周总,除了搜索,除了安全产品,您还有哪些产品会推出?会不会推即时通讯产品?

周鸿祎:我向毛主席和马主席保证,不会推即时通讯产品。因为我已说过多次,腾讯在经历了 2010 年之后,腾讯都在自己进行变革,腾讯有了微信,才有了腾讯的先发优势,今天的互联网已经大势所趋,如果再做传统的东西,这方面我可能没有这方面的能力,这方面我看好雷军,他们正在努力地做。

于是有了开头一幕。

当然,如果你对雷军如何解答小米 2“期货论”感兴趣,不妨前往这里围观。简单摘录一段:

这次小米二发布以后,我看攻击我们最多的言论,也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第一,任何一个公司发布新一代手机的时候,都需要一个产品爬坡测试的阶段,当年 iPhone 一代发布以后,到上市用了整整七个月的时间,我们再说前几天,这个亚马逊发布 Kindle Fire HD 的时候,今年是 9 月几号发布的,你看看他们的上市时间是 11 月(注:9 月 6 日发布,11 月 20 日开卖),所以,小米在发布之后的两个月左右时间,产品正式的上市销售,这是一个正常的周期,包括攻击我们是期货的同行,有的年初就发布了四核手机,到今天为止四核手机还没有上市,所以我觉得这个言论有攻击的含义在里面。

得,华为也牵扯进来了,好乱!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