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诉期为 5 年,他们无法搞到国际拘捕令来抓我,所以我可以坐在这里打 5 年飞机。我说到做到。

—— Fredrik Neij

大声

2013-02-12 19:32

上个月,讲述海盗湾的三位创始人——Peter Sunde、Fredrik Neij 和 Gottfrid Svartholm 的纪录片《TPB AFK》在柏林电影节上首映之后,如今正式在海盗湾上线。

该片导演 Simon Klose 表示:

“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给那些对分享精神有偏见的人提供新的视角。希望他们能真正了解到,分享精神是可以为这个社会带来好处的。”

在影片中,Fredrik Neij 对着镜头说了这么一句:

 “我可以伏法去坐牢,但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为什么我还要去坐牢呢?”

在 Fredrik Neij 和联合创始人 Peter Sunde 得知上诉被驳回的消息之后,Neji 补充道:

“追诉期为 5 年,他们无法搞到国际拘捕令来抓我,所以我可以坐在这里打五年飞机。说到做到。”

Neij 目前已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但他的名字并没有被录入国际刑警组织的数据库中。Sunde 继续当一个“数字游民”,真正的“浪迹天涯”。

去年年底,海盗湾案件的首席检察官 Håkan Roswall 表示:

“这四个人必须伏法,这是毫无疑问的。”

一年前

2012 年 2 月,瑞典最高法院驳回了几位创始人的上诉。

8 月 30 日,柬埔寨警方将藏匿数年的 Gottfrid Svartholm Warg 抓获。9 月 10 日,他被柬埔寨政府驱逐出境,遣返瑞典接受服刑。彼时,Fredrik Neij 则和他的老婆孩子藏在老挝。

据报道,由于两国并未签署引渡条约,因此瑞典当局代表和柬埔寨全国警局总长商议后决定先由瑞方通过外交途径请求柬方将 Warg 驱逐出境,然后如何处理由瑞方自行决定。柬埔寨警局总长对此表示:

“我们肯定会将其驱逐出境,但他将会去向何方,我们不知道,瑞典当局是否会将其带回国将由他们自己决定”。

9 月 5 日,一名柬方高级官员宣布,瑞典将总值 5940 万美元的财务援助用于发展柬埔寨民主、教育和其他事业。

两年前

2011 年 8 月,Peter Sunde 和 Fredrik Neij 推出了“合法”的文件共享平台“Bayfiles”,该网站允许网络用户在虚拟空间存储文件并与公众分享文件链接。Neij 表示:

“Bayfiles 能够保证用户的文件内容一直存储在网络上,还能保证其他个人文件总是处于可访问状态,用户能将其转存在任何设备上。它不是可以托管盗版软件的场所,而是致力于尊重版权为用户提供存储和共享文件的平台。”

Cobbetts 律师事务所的 Susan Hall 律师怀疑 Sunde 和 Neij “希望”绝大部分的存储文档都是非法内容。他表示:

“事实上,如果你帮助他人侵犯版权,我也不能确切地说出是哪些人侵犯了版权,因为我不认识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诉诸法律程序就很困难,所以 Bayfiles 上必然会有大量的侵权内容。但它的负责人会说:‘如果你们发现了任何侵权内容,我们会删掉的。’”

三年前

2010 年 7 月 8 日,Softpedia 曝出的消息显示,海盗湾被一群自称来自阿根廷的黑客攻破。

同年,Peter Sunde 上诉斯德哥尔摩地方法院,他试图通过上诉取消 50 万瑞典克朗的罚金,也希望能够驳回法院阻止他以任何形式经营网站的裁定。Sunde 的法律顾问对此作出评论:

“他经营海盗湾却引起了政治纷争。此项禁令显示出了瑞典政府的政治压制。”

最终上诉被驳回。

四年前

2009 年 4 月,海盗湾创始人 Peter Sunde、Fredrik Neij、Carl Lundstrom 和 Gottfrid Svartholm Warg 被法庭裁定协助侵犯版权,并被判罚款和 1 年时间的监禁。

五年前

2008 年 10 月,瑞典新闻网站 The Local 对 Peter Sunde 和 Fredrik Neij 进行了采访,Sunde  在采访时对当时业已甚嚣尘上的质疑做出了回应:

“人们想给我们贴上‘现代罗宾汉’的标签,但是我讨厌这个称呼。我们相信言论自由,也相信人与人之间应该有自由交流的权利,于是我们创建了一个信息共享的论坛,但人们似乎很难理解这一点——我们不会在海盗湾上发布任何内容。”

Neij  则表示:

“我们不是隐士,而是几个善于交际的电脑高手。”

称他们为“海盗”,不知究竟是是贬义还是褒义。

以下是《TPB AFK》全片视频,时长 82 分 06 秒,英文字幕。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