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幸运”这个词,因为它让许多努力都变得廉价。

—— Peter Dinklage

大声

2013-07-19 12:07

人们总是喜欢把一件事想象得比实际情况要浪漫得多。

从许多方面来看,Peter Dinklage 本人的故事是令人惊讶的,作为一个演员经历了多年的失败,然后得到了一个绝佳的角色从而一举成名:他凭借在《权利的游戏》中成功饰演了天生畸形又富有谋略的小恶魔一角荣获了金球奖最佳男配角。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Peter Dinklage 最后总结说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尽管我讨厌这个词。他让许多努力变得廉价。住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公寓,用少得可怜的硬币支付晚餐——我不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幸运。说自己幸运是否定之前的努力,否定自己在布鲁克林那段辛酸的日子。

当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各样家庭出生好、智商高等片面强调“幸运”的论调时,那些古来有之关于勤奋勇敢的传统美德就变得廉价。虽然那些泛滥的鸡汤成功学很讨厌,却没必要由此走入另一个极端。

在 2007 年的 D5 大会上,虽然史蒂夫·乔布斯和比尔·盖茨都在强调自己成功的幸运,但是谁也不能忽视:前者越发清瘦的面庞和后者愈发苍老的面容。

题图来自 Nimble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累计已发布 161 篇文章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

我们没有计划去做专门的游戏手机,我们其实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一个主力机的同时,就能满足大家对游戏的极大需求。

查看全文 —— 徐起

我们云米的智能会分三个阶段,一个叫 Smart,第二个叫 Helpful。未来是什么?未来叫 Free。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