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压力比你们大多了,电信的人每天都会问我各种数据,我第一次有打工的感觉。

—— 网易 CEO 丁磊

大声

2014-07-30 15:15

网易和中国电信合作的易信经过了一年的发展,注册用户已经超过了 1 亿。

如果只是这一条消息的话,网易和电信脸上肯定有光。但是,最近爆出的消息是,易信大股东中国电信正全面退出易信日常运营,易信原 CEO 张政、副总经理(来自原中国电信翼聊团队负责人)高智敏先后离职,留下小股东网易在独撑。在之前的股权分配中,中国电信占股 73%,而网易仅占股 27%。

而在易信宣布注册用户过亿之后,中国电信创新事业部员工对搜狐 IT 称,虽然易信对外公开数据是活跃用户 30%,但实际上根本不足 10%,也就在 6%-8% 之间。也就是说,易信活跃用户在 600-800 万之间,与易信官方公布的数据相差甚远,1 亿注册用户更多是出于企业宣传目的。

至于大股东电信退出易信日常运营,另一个解释是,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不久前提出了针对易信等业务可“控股不控权、控权不控股”的思维策略和转型目标。背景则是国资委要求运营商 3 年削减 400 亿成本、强调盈利能力。

在这背后,许多人的解读则是,来自原中国电信原翼聊团队的人员更是希望回到电信体制内部,与网易目前管理人员隔阂较深。而对于中国电信集团和省公司而言,已经把易信视为与电信无关的产品,几乎不再关注和使用。电信的拍屁股走人和丁磊在易信推出后不久的言论对比鲜明,丁磊曾说:

“我的压力比你们大多了,电信的人每天都会问我各种数据,我第一次有打工的感觉。”

易信在推出当天,就被视为和微信竞争的产物,而集合了网易和中国电信两强的资源在账面上也很好看。只是在移动 IM 应用里,有微信、Line、陌陌、米聊、来往等竞品,后来者的空间十分狭小,缺乏关系链和产品特色不足是许多产品的硬伤。

互联网世界里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的情况还出现在微博竞争中,不久前,腾讯宣布微博产品运营团队与腾讯新闻团队进行整合,其产品运营团队将被整合入腾讯新闻团队,其余部分员工则被分流至腾讯微视团队。这也意味着这款为了遏制新浪微博发展的防御性产品已经被分拆,不再是独立事业部,处于事实被放逐的状态。

在许多竞争十分充分的互联网领域,成为第二往往就是失败。或者说,名次的意义远远不及市场占有率,比如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之后的打车应用,即使排到第三,哦,我想大家应该不知道第三是哪个。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