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互联网从业人员来说,有时你会变得患上 “创新焦虑症”,觉得不创新就会被淘汰,每天都想着下一步怎么变。

—— 阮一峰

大声

2014-12-18 14:55

在中国技术人员主要工作是为产品提供业务支撑,而非创新性研发的环境里,强调技术创新的盛大创新院,从它诞生到最后落幕,都是中国创新历史上不得不提的一笔。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当年加入盛大创新院的人是怎么说的。

多年微软 MVP,现就职摩根大通(香港)的“老赵”赵劼,在 2010 年 1 月 9 日的《今日入职盛大创新院》里写道:

接触了创新院之后,我发现除了游戏之外,有趣的项目也不少。而且,有一点就是我不断强调的,似乎比较适合发挥个人的创造力。我加入盛大创新院,而不是其他公司或部门的主要原因也在于此。此外,我认识的许多牛人都陆续加入了创新院,对我来说一个牛窝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尤其是跟着他们学习。想了想,在创新院里似乎完全不会遇到所谓 “30 岁门槛”,在这里大家都是热爱技术的老程序员,编程经验十几年的比比皆是。

前金山技术总监,现为七牛云存储的许式伟在《影响我一生的五个重要选择》里写道:

之前,我对盛大的了解不深,只认为盛大是一个网游公司。我个人从未有从事网游行业的打算(在等 Google 中国的 Offer 期间,就有猎头告诉我说有外资希望成立网游公司,并问我是否愿意做 CEO 的角色,我一口回绝),也没有想过投简历给盛大。当盛大因为朋友推荐而找到我时,我收集了一下盛大的资料,特别留意到一条,就是 “盛大 2004 年收购起点文学网”,然后再发现红袖添香、晋江文学等网站都是盛大旗下文学网站。我立即对盛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我看来,一个网游公司会想着去收购文学站点,以此控制创意的源头,老板做事方式是很有独到之处的。于是,我面试了盛大,也就是如今我就职的机构  ——  盛大创新院。这,就是我做出的第五个重要选择。

盛大创新院不同于许多知名公司的研究院。它之所以叫创新院,是因为这个机构 Focus 在产品上,其理念类似于金山实验室,是一个新产品孵化的机构,而不是以技术研究为主的机构。与金山实验室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个机构是基于盛大高层战略布局上的设定,而不像金山实验室,仅仅来源于一个中层员工的想法。这导致两者最终所能获得的支持力度大不相同。新产品孵化和投资很像,短期来说都是烧钱的机构,如果没有公司战略的贯彻,最终只能是关门的结局,这是我用自己的血泪证明过的事情。

陈天桥说过一句话(至今挂在盛大网站的首页):一切的商业模式,本质上只有一个,最高的工资给最优秀的人才,最优秀的人才创造最大的价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盛大是一个投资公司,不只是对外有众多的投资项目,创新院本质上也是对内面向公司员工的创业投资。通过创新院,盛大鼓励员工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产品,进而帮助盛大目前布局的子公司业务的成长;或者将创新孵化为盛大旗下独立的子公司,而员工成为这个子公司的创始团队,持有该子公司的股权。

许多朋友问我到盛大创新院后的感想,我总回答,不管未来是什么样,我无悔于我的选择。因为在这里已经学到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两堂课,一是做事的胸襟气魄,二是如何做产品的思路。

对我来说,继续待在盛大创新院的理由同样有二:一是我想做的金山实验室在这里真的可以做起来,而且构想只会比我当初想得更加丰满,更加切合实际。二是我可以继续做我的存储产品,把它当作我要做很久很久的事业。

不过,现在回顾盛大创新院,却有人指出至多的不足。就以“老赵”赵劼来说,他之前在知乎上回答自己为何离开:

我先表明身份啊:我是码农,不懂公司战略,不懂投资,不懂产品,说的完全就是一个在创新院呆过的,想老老实实写程序,安安心心涨工资的人的看法。

创新院牛人很多,或者说都是名气很响背景很响的人,但是有的人呢,比如几年前也有私交什么的,就会吓一跳,这人怎么当作牛人进来了,以前是一阵乱来的啊,哇工资还比我高这么多──要知道盛大内部个人工资基本可以算是公开的,因为经验值体系工资可以自己算,计算表都是公开的,大级别也都是公开的,谁谁升级了都会全公司通报,聪明人都可以把某个人的工资推算的六七不离八呐。更有甚者我一直不满意的是,这个级别居然还能通过不同级别的带子来区分,我看着一些老老实实做事的靠谱的朋友挂着低级别的带子,挖来的 “乱来” 的人却高很多档次,我都为他们不值。

而且问题还在于,在创新院真很难涨工资,因为基本不会因为项目发经验值,发的很少很少,导致那些低级别带子的人基本永远升不上去了,一个人的工资完全靠当时进公司时候谈判的本事。其实我要求很低的,只想老老实实做事,每年涨 10% 工资,然后就安分守己啦。可是呢,呆下来结果没有得到当时 HR 提到的一些东西,还有居然在外面新闻稿里听到说盛大表示去年员工薪资增长 20% 还是什么的,记得那天早上刚到公司兴冲冲要写程序结果马上泄气了──当然我也是经常泄气的。

当然,这点估计也看人,因为盛大很喜欢跟随潮流,例如 Android 和 iOS 只要通过培训和测试就各加 10% 工资,你如果可以的话,半年 20% 的额外加分就这么到手了,很爽。 其他的基本就没办法了,你会看着你在盛大呆两年,别人在其他公司呆两年再跳过来,于是工资翻你个倍……这时候老员工只能哭袅。

所以总体而言,创新院是个不错的地方,老板和平时经常接触的同事基本都不错,还愿意赞助活动,这点我很喜欢。但是这种经常开高薪挖人,但一旦加入就很难涨工资的情况实在留不住人,真的很可惜啊。别当我这个是在抱怨公司对我不好,其实老实来说,我的工资应该也算不错(有时觉得不错有时觉得不好,我很脑残的),因为我也算是有点名气的人,甚至名气可能还比能力大的人。我只是在说自己的看法,希望盛大可以多照顾点自己的老员工。 的确 “第一流的工资给第一流的人才”,但是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我们这种二三流的同学呀。

北大 BBS 的主板流行一个帖子,则从人事方面以外列举了盛大创新院失败的一些原因:

首先,从这个组织的设置之初就犯了一个错误:只关注产品的创新,没有关注产品的运营。当时在评审会的时候,我经常听陈大年说的一句话就是 “赚钱的事情先不要考虑”,我当时感觉他对于自己的财力非常自信。也许他并不是对运营不重视,但是,他这一句话或者这个思维定式,的确让开发者只关注于产品研发,而漠视了如何赢得用户欢心这个极其艰苦的工作。

其实,项目之间缺少联动。每个项目都标新立异,概念前沿,技术先进。Everbox 是市面上最早做网络存储的前三家公司之一;麦库笔记、WebOS、万能钥匙都抓住了未来几年的市场需求。但是,这些产品之间可能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有联系也是 “碰巧” 的;也没有人去分析如何将这些产品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拳头。

再次,人员结构不合理。300 个技术高手,每个人都能够独挡一面,对技术和创新有着执着的追求。但是有多少人可以耐心的解释客户遇到的问题?有多少人对市场、对于客户有深入的研究?有多少人愿意放弃自己的技术控去做一些用户很关心、但是丝毫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对于有着技术追求的人来说,这些重要的事情都是他们既不愿意躬身而为、也无法做到的。

最后,投入的时间节点错误。前期研发投入太大,300 个高手的工资是一个比较庞大的数字,每年的薪水、软硬件环境、吃喝拉撒不少于 1.5 个亿。刚成立创新院的时候可能抱着美好的想法,在研发成功产品之后即刻可以有爆发式的增长。但是投入市场之后才发现,投入这么多,“收入还不如一款新游戏在新加坡的收入”!(陈天桥曾经拿一个项目的收入和一款游戏的利润来比较,原话)因此,需要真正投入的时候,又因为私有化盛大网络、资金链紧张而变得真真计较,客观上导致了没有投入,没有投入导致更没有收入,直到一个个团队分崩离析。

以上四个原因,汇总到一起,其实就是对于运营的忽视。如果关注运营,那么首先就要关注市场、关注用户群体、关注盈利模式;也必然会考虑不同项目之间如何组合而带来更大的流量和品牌口碑;也必然关注应该雇佣多少产品人员、运营人员、技术维护、售前售后等 “边缘” 人才;也必然会让前期和后期的投入更合理、更能支撑业务的发展。

阮一峰也在财新上撰文一篇,阐述他对盛大创新院的看法:

盛大创新院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对创新机构的定位不明晰,要求它们附带主营业务的研发功能,以至于当市场发生变化,立即改变原有策略,等于撤消了原有的创新项目。另外在创新过程中,当真正好的成果出现时,缺乏产品运营能力,不知道怎么与集团现有业务结合,更不知道如何向市场推广。创新院解散以后,从里面出来的工程师,个个都取得了很好的发展,他们的成果往往都来自于盛大时期做出的基础,可惜盛大当时都没能利用好这些成果。

盛大想搞创新院出于两个心理:不甘心和不安全感。一方面,它不甘心只做游戏,希望进入更广泛的业务领域,获得更牢固的市场地位和优势;另一方面,它是从代理韩国游戏起家的,本身缺乏很强的研发能力,总是希望摆脱对他人产品的依赖,建立自己的技术壁垒,防止他人赶超。从最早的盛大盒子,到后来的即时通信工具盛大圈圈,从盛大文学到 56 网,再到创新院,结果无一获得真正的成功。这种四处出击耗费公司巨大的精力和资源,等到主营业务被别人超过,再想崛起,就回天乏术了。

盛大创新院是可贵的尝试,它将永远成为中国其它创新型企业学习的例子。无论是公司 CEO 还是创业者、开发者,阮一峰文中写到的这句话值得深刻记忆:

在这个日新月异、高速变革的时代,人人都觉得不安全和不甘心,谁知道明天世界会怎样,我又在哪里……求新求变是人类面对变化时出于本能的反应,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反应会被成倍放大,因为一切都加速了。对于互联网从业人员来说,有时你会变得患上 “创新焦虑症”,觉得不创新就会被淘汰,每天都想着下一步怎么变。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不能为了变而变,为了创新而创新。

这里放上不同曾经在盛大呆过的人所讲述的“盛大创新园”:

 

题图来自 saxobas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