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上真有任人唯贤这回事,那它一定存在于硅谷。

—— David Sacks

大声

2014-12-30 16:44

PayPal 联合创始人 David Sacks 是硅谷的创业明星之一,除了卖了一个好价钱的 PayPal 之外,他创立的 Yammer 也被微软以 12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可以说,他本人是硅谷创业的成功典范,他向《纽约时报》如此说到:

“如果世界上真有任人唯贤这回事,那它一定存在于硅谷。”

目前在创业公司 Zenefits 担任 COO 的 David Sacks 表示,任人唯贤是他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如果女性是最佳候选人,他就会聘用她们或者让她们得到晋升。

然而现实却是,伦敦创业公司 Data Morphosis 发起的数据视觉化项目 Gender Map 显示,在女性董事会成员比例方面,科技行业排在倒数第二。 在标普 500 指数的科技公司当中,女性董事只占区区 7.1%。

除了性别上的不均衡之外,肤色也有类似的情况。。Linkedin 的员工中,黑人占 2%,拉美裔占 4%。Google 的员工中,男性占 70%,白人或亚裔占 91%。Facebook 的员工,男性占 69%,白人或亚裔占 91%。也就是说,这些硅谷标本企业中,白人或亚裔男性处在绝对统治地位。

这个事实和 David Sacks 所说的硅谷任人唯贤似乎有些矛盾,而且科技界给人的感觉也确实更平等和透明。这是为何?

客观上可能和加州的人口构成有关系,硅谷所在的加州里,白人、西裔和亚裔占到了 90% 以上,而科技行业更偏向于理科,而众所周知,计算机科学向来绝大部分都是男性在研究。

所以,基于这些可见的客观原因,硅谷企业在公司种族和性别多样性上的不足是可以理解的,而一些机构借此诟病硅谷,追求政治正确似乎有些刻意了。

不过,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Fast Company 曾报道过,为何黑人在硅谷没有形成群体,对此,几位非洲裔的科技人士说:

“如果你没有一张在失败时可以依靠的安全网——比如富有的父母或朋友,就很难去冒较大的财务风险。”

之前我们也报道过,斯坦福对于硅谷的意义,以及硅谷对于斯坦福的偏爱,事实上,硅谷的高管经常只想要招聘特定学校的毕业生,比如斯坦福大学或哈佛大学,而在计算机科学专业中黑人比例最高的克莱姆森大学不在硅谷精英的主要考虑之列,即使克莱姆森大学也是很优秀的公立大学。

《纽约时报》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无意识的偏见”,The Collaborative Fund 合伙人 Kanyi Maqubela 如此进一步解释“无意识偏见”:

“它成了使用‘文化过滤器’这类东西的人的通行证——比如,这种人会只招聘与公司其他人有着相同兴趣爱好的人。”

至少有 5000 家公司,追根溯源,其创业者是斯坦福的教师或学生,其中包括惠普、雅虎、思科、SUN、eBay、Netflix、ElectronicArts,Intuit、LinkedIn 等。

当关系、名校、地缘等等因素凑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无意识偏见”自然而生,即使 David Sacks 认为硅谷是个任人唯贤的地方。诚然,天赋和努力仍然是重要因素。而硅谷的创业文化缺乏多样性也不是什么秘密。那些带着许多邮箱联系人和电话号码来到硅谷的创业者显然要领先竞争者一大步,简言之,人脉很重要。这或许不是一个公平的现象,但这就是硅谷的现状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