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re Uber before Uber was there.(Uber 之前,我们已是 Uber。)

—— 联邦快递 Fred Smith

大声

2015-03-20 11:16

Uber 不光动摇传统出租车行业,还动摇传统物流行业。——依靠低门槛的加入机制,Uber 将自己变成了去中心化的打车平台,把“打车”需求与社会上“运力”资源结合,结果创造出以“兼职”为主的共享经济文化。

对于 Uber 而言,运人与运货没有差别。因此当 Uber 打算推出物流服务的时候,传统物流行业也感到了紧张。不过,似乎联邦快递的 Fred Smith 并不为此感到担心。

在财报会议时,他对媒体说,“用一款 app 就改变物流行业的基本开销,或者说商业基础,这种说法我认为是都市神话,是不正确的。(Uber)是一个很棒的公司,也是个很棒的概念,但我不觉得它在物流行业里会成为大玩家。”

最后他引用了上世纪 80 年代乡村音乐里的歌词,“I was country when country wasn’t cool, we were Uber before Uber was there.”(在 Uber 之前,我们已是 Uber 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