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往往在发现没有网络信号的时候开始感到不安,有点像你离开家没带手机时的惊慌失措,不过随着他们接受眼前的现状,就会变得越来越轻松,不再有查看世界上其他地方在发生些什么的冲动。

—— Red Savannah 创始人 George

大声

2015-11-16 11:54

外出旅游的时候,酒店是否有 Wi-Fi 是许多人选择的重要标准之一。网络上的段子已经让人们觉得,Wi-Fi 已经足以和阳光空气水并列了。

旅游也变成了旅行拍照发到社交网络炫耀,每隔十分钟查看一次多少人点赞回复,然后表示“行程好满,不要求我代购啦”。

过往许多的硅谷实验都在探寻这样的一个命题:我脱离网络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国内也有友媒做实验 18 天不出门,只靠互联网服务来生活,看看我能正常生活吗?网络对我们究竟有多重要,或者有多便捷?

这些实验得出的答案是,脱离网络,或者只靠网络服务,都可以生活下去。换句话说,就是网络如今非常便捷,但仍不是必需品。

当“断舍离”成为一些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一些豪华旅游服务商开始专门提供一种让游客专心享受无网络的“原生态旅游”,提供这类旅游的服务商 Red Savannah 的创始人 George Morgan-Grenville 说

“客人往往在发现没有网络信号的时候开始感到不安,有点像你离开家没带手机时的惊慌失措,不过随着他们接受眼前的现状,就会变得越来越轻松,不再有查看世界上其他地方在发生些什么的冲动,等到旅行结束的时候,人们真的觉得没有必要通过 Instagram 或 Facebook 分享沿途的风景。这成为你自己的脑海里经常回忆的精彩画面,就像是美味的秘密。”

river

(拉拉尔文河木筏漂流)

如果这么说有些抽象的话,离开网络在北欧过几天慢生活说不定就会让你心驰神往:

游客可以亲手制作木筏,这项手工劳作要耗费一整天的时间,本身也是缓解数字疲劳症的方法,然后乘坐木筏沿着瑞典克拉拉尔文河顺流而下,身边只带着野营装备、食物和船桨。周围的世界以每小时一两海里的速度变换景色。

还有的处在非洲大草原或者加拿大落基山脉的旅游胜地,因为本身的地理位置原因就没有网络设施,这并不是一种刻意,但还是吸引了稳定而持续的客源。于每个人而言,旅行的意义也有不同,有人是因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还有人因为“这儿真好玩,你们羡慕吧”,上面的原因则是“外面那么乱,我想来静静”。

不过说实话,作为一个靠互联网为生的人,我现在确实还有些羡慕这样的无网络旅游体验,但是想了一下,万一要是有个突发新闻,没网没电脑就等于失职漏消息了,再者说了,编辑哪有时间去旅游啊。

题图来自:venushk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