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我搞错了,今年国外的新 App 没看见什么响动,国内想来想去也就一个钉钉崭露头角。到底是互联网的创新浪潮正在加速冷却,还是如房价般飞升的流量获取成本正在不断摧毁创业者?

—— 蝉游记创始人郭子威

大声

2015-11-19 16:13

前些日子,北京的寒天中,某互联网企业招募大批姑娘,以身上衣物覆盖面积不足 5% 的模样出现在大街之上进行地推活动一时间成为热点新闻。

一方面看,这是互联网营销日渐浮躁,方法也越来越离奇,这是表。如果在深究一下的话,互联网企业们如此费尽心思去获取用户,侧面来说,是因为他们获取用户越来越麻烦了,已经到了要兵行险招的地步。

前网易网站产品部总监,现在是蝉游记的创始人郭子威作为局内人自然是看得清楚,今年以来,广告的点击到激活的转化率暴跌,然后单个用户获取的成本又在暴涨,此消彼长之下,是每一个互联网服务获取用户的难度剧增,再转化过来,就是成本和难度重压之下,新的应用再难扎实起势,即使是一些运气成分使然的“现象级”应用,声势也不如往年。

微博 ID 为纯银 V 的郭子威说

“不知道是不是我搞错了,今年国外的新 App 没看见什么响动,国内想来想去也就一个钉钉崭露头角。到底是互联网的创新浪潮正在加速冷却,还是如房价般飞升的流量获取成本正在不断摧毁创业者?”

他表示内容产品的 CPA(获取单个激活用户的价格) 5-8 元可接受。可带来较多订单,且毛利率中等的 App,比如 O2O 产品,CPA 10-20 元可接受。营收能力特别强的 App,比如手游,CPA 飙到 30-50 元也可接受。然而行情价格已经超出了他能接受的上限。

或者读者们再想想,自己现在下载应用的频率,和刚玩上智能手机时候下载的频率,是不是下降得厉害?而对于新应用的探索欲,是不是也没之前那么强了?

北京“波涛胸涌”的地推活动,已经再难让新晋应用澎湃起来了。

 

题图来自:digitaltrend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银行越来越像 IT 公司,也在跟 IT 公司竞争同样一批人才,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提供相同甚至更好的工作氛围和福利。

查看全文 —— 财经媒体 CNBC

更多服从指令的 AI 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该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查看全文 —— Saniye GülserCora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主任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