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我们无法控制的商业挑战,其他的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的债务负担远超过预期收入。

—— 出租车公司总裁 Pamela Martinez

大声

2016-01-07 12:47

你可能听过北京出租车司机围攻滴滴总部的消息,也可能知道深圳出租车司机前不久闹过罢工,这些新闻反映过来就是出租车的日子不好过了,而背后的主要原因就是滴滴快的、Uber 这样的互联网叫车服务的崛起,很大地分流了出租车的客源。

在大洋彼岸的旧金山,该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 Yellow Cab Co-op 很快就将申请破产保护,消息来自《旧金山考察家报》。该公司联席总裁帕梅拉 · 马蒂内兹 (Pamela Martinez) 在股东信中表示,为了生存下去,该公司将会申请破产保护。她表示,现在公司陷入了财务困境:

“(这些财务困境)源自我们无法控制的商业挑战,其他的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我们的债务负担远超过预期收入。”

很明显,他们无法控制的商业挑战就是 Uber 和 Lyft 的崛起,这是美国最大的两个叫车服务提供者。正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 CES 上,Uber 也相应地降价不少来吸引全球的参观者。在互联网公司的价格优势和灵活策略之下,一成不变的出租车公司已经难以与之竞争,旧金山的 Yellow Cab Co-op 出租车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只是一个开端。

旧金山恰恰也是 Uber 和 Lyft 的总部所在地。

至于深圳这次针对互联网叫车服务和“份子钱”的罢工行动,新进展是深圳市交通委决定联手的士公司每月向的哥发放临时补贴 2000 元,换取司机复工营运。这怎么看就是治标不治本的举措。

 

题图来自:travelteamimages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194 篇文章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realme 从成立到现在,某种意义上没有太遇到过天时地利人和的外部条件,不管是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决定回国发展的时候,其实都不是大家理想中的好时机。

查看全文 —— 真我 realme 副总裁&中国区总裁 徐起

Magic OS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OS,它可以理解为是我们对现有安卓、Windows 和 Lite OS 基础操作系统的加速器和催化剂,实现对底层更精准的调度,以及跨设备、跨系统之间的协同。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