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拒绝与我们讨论道歉和赔偿的问题。我们会继续要求三星以正确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 三星员工维权组织 Banolim

大声

2016-01-12 16:29

作为一家统领了韩国经济半壁江山的商业帝国,三星在赔偿因半导体工厂生产工作而罹患罕见癌症、特殊疾病的员工时,一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据彭博社报道,三星今天表示将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检查三星电子名下半导体工厂的工作环境,同时三星还承诺补偿患病员工及家人。虽然国内外多家媒体都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但根据过往多年的经历,我们并不应该对三星这次的“承诺”抱太大的期待。

早在 2010 年,亚洲工伤受害者权利网络(ANROAV)就联合半导体工人健康与权利维护协会(SHARPs)、韩国金属工人联合会(KMWU)等组织发起了“问责三星行动”,直指三星芯片工厂的恶劣工作环境。此次维权行动的核心人物之一黄相基曾希望向政府提出赔偿要求,以帮助支付自己的女儿黄于宓的治疗费用,后者在三星器兴工厂工作,最终于 2007 年 3 月份因工厂剧毒物质引起的癌症去世。在发现患病直到去世的这段时间里,三星的态度从存钱帮助治疗,恶化到质问黄相基:

你为什么要把责任推给三星?

samsung2

三星电子副总裁权五铉在 2014 年 5 月 14 日承诺会赔偿患癌症的员工和他们的家庭,但三星也拒绝承认芯片生产线上的工作与癌症等绝症有直接关联。两个月后,三星建立了一个规模为 1000 亿韩元(约合 8300 万美元)的基金,补偿受害者,并完善预防措施。

三星今天宣布,自从基金启动以来,超过 100 位受害者及其家庭接受了三星的资金援助,但这个数字并不能令人满意。受害者律师今天向《卫报》透露,总共有 244 名三星芯片和显示面板工厂的员工确诊了与危险工作环境有关的罕见疾病,其中 87 人已经死亡。

更加令人费解的事情也在继续发生,一名三星发言人表示:

总体来看,我们可以认为一切事情都得到了妥善安置,但三星将会在协议正式执行之前继续与受害者家属保持交流。

另一方面,受害者代表组织 Banolim认为这个纠纷还远未解决,因为三星的道歉和赔偿还从来没有被受害者家属完全接受:

三星拒绝与我们讨论道歉和赔偿的问题。我们会继续要求三星以正确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半导体芯片的制造往往被想象成一群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穿着全套防护服在恒温、无尘的工厂中操纵着机械,处理一个又一个细小的芯片。虽然这些工厂看起来很干净,但实际并非如此,很多工序和原料散发有毒的化学物质,比如半导体芯片生产中不可或缺的“湿蚀刻”技术。《商业周刊》曾在 2014 年的一期杂志中发表有关此次风波的封面报道,揭露了芯片制造商一直在制造过程中使用剧毒化学品。

我们或许很难想象作为一家排名 13 位的世界五百强公司,三星会采用如此恶劣的态度对待那些因为工作而患绝症的员工,不过这或许不只是商业问题。支持三星员工家属维权的议员李美京曾对《商业周刊》表示,三星在韩国政界、媒体以及法律界都有非常强大的影响力,以至于被人称作“三星共和国”,如此强大的影响力势必也会让三星在处理劳工纠纷时,成为绝对强势的一方。

三星受害员工和他们的家属在维权的漫长道路上,虽然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但是否能赢得这场“战斗”,还离不开韩国政府、舆论以及法律界的支持。三星也理应承担起社会责任。

题图来自:《卫报》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无人机、汽车,探讨商业模式和科技产品与社会的结合。工作邮箱:michael@ifanr.com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