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怀念我,我怀念 Google。如果外部压力不够,我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百度的核心问题首先是价值观,然后激励机制。

—— 百度原副总裁俞军

大声

2016-01-13 09:31

声讨百度由前两天的星星之火,渐渐变成了燎原之势。

百度贴吧,这个被认为是原本百度相对优秀的产品,如今正陷入了舆论的漩涡。而这个产品的缔造者,原百度副总裁,首席产品架构师俞军也不在百度任职了,如今他正重新上路,进行创业。

看着自己亲手缔造的明星产品,如今成为这幅摸样,身为百度旧人的俞军自然有话说,在一篇文章下面,俞军留下了如此评论

“你们怀念我,我怀念 Google。如果外部压力不够,我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百度的核心问题首先是价值观,然后激励机制。”

作为过来人,俞军的话自然有分量,而就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刻,我微信上一位在百度就职的联系人发了这样的一条朋友圈:

“我 TM 都不好意思发朋友圈了。”

前文也已经说到,百度是没有自净机制的,这可能也是俞军说出如果外部压力不够,他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的原因。改变百度的,不是一个高管来到就可以的,原微软副总裁兼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到百度担任总裁之后,每次在微博发言,底下的评论就会出现“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或者“明珠暗投”这样的语句,坊间对于百度的不认同可见一斑。

这样一次几乎是舆论一边倒的攻势,会成为一次倒逼百度的外部压力吗?或者俞军所说的外部压力,是一个真正开放且法制充满竞争的互联网市场,而不是一时爆发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平息下去的民众之怒?

 

题图系《无耻混蛋》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

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查看全文 ——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