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坚持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是好的,是高尚的,我们是亿万中国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能做到这一点归根到底是我们提供了对大家有价值的信息,并且让人们很容易获得。

—— 百度 CEO 李彦宏

大声

2016-01-14 14:32

在百度成为众矢之的之后,除了一则草草的声明之外,再难看到百度自己的声音。据说百度公关找到不少媒体人想要花钱买洗白文章,不过由于洗地难度太高风险太大,这个风口浪尖上,这活儿基本上没人敢接。

这一批抨击百度的队列中,出现了百度前副总裁,百度贴吧产品缔造者俞军的身影,他表示,百度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你们怀念我,我怀念 Google。如果外部压力不够,我回百度也是独木难支。百度的核心问题首先是价值观,然后激励机制。”

对于前爱将的隔空一击,百度 CEO 李彦宏在自己的高管群里进行了这样的隔空回应:

“我坚持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是好的,是高尚的,我们是亿万中国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能做到这一点归根到底是我们提供了对大家有价值的信息,并且让人们很容易获得。”

这位自视甚高的百度掌门人是这样安抚他下面的高管们的:

“最近贴吧血友病吧的事件引发了公司内外的一次大讨论,感谢大家的积极建言献策,这两天在外出差,没有及时回复,我们在运营上,产品上,市场公关上都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尤其这次公关应对,不够及时, 酿成一次大的危机,舆论完全被带跑了,我们的声音被淹没了。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到了对我们商业模式, 甚至价值观的质疑上。

我坚持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是好的,是高尚的,我们是亿万中国人最主要的信息来源,能做到这一点归根到底是我们提供了对大家有价值的信息,并且让人们很容易获得。

我们的商业模式没有根本性的问题,全世界的搜索引擎商业模式都是一样的。但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说是完美的,阿里的商业模式里假货不好处理,腾讯的商业模式里游戏贻误青少年,但这些都可以通过好的运 营,好的价值观来弥补,瑕不掩瑜。

为了让人们放心地使用百度,我们为登录用户买了保险,如果因为在百度上搜到信息而受骗,我们会赔付 ,我们确实也为此付出了不少补偿费。为了让骗子不出现在百度搜索结果当中,我们构建了庞大的销售监察团队,反作弊团队,不断完善我们的用户反馈机制,商户分级机制,跟监管机构的联动机制等,因为我们知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赢得用户的信任,把用户伺候好了,公司才会好。”

所以,在李彦宏看来,这次百度信任危机大爆发,最主要担责的应该是公关团队,而根本没有意识到百度在商业模式和价值观的问题。

前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魏寒枫写了一篇《像李彦宏一样沉沦,还是像马化腾一样革命?》,文章中将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任正非、王健林几位国内巨头企业领军者做了一番“横评”,结论大概是:

“他(李彦宏)那些同时起家的同行们,无论是否有原罪,都正在完成自己的战略升级和革命,唯有他一人,忝列 BAT,沉沦于更懂中国,在战略革命上迷失,在日常运营中作恶,真的跌入酱缸不可自拔。他是他这个层级的企业家里,面对环境和监管的混乱和暧昧,少有的没有自律能力的人。”

所以,当一个公司的 CEO 在天下滔滔的声讨之中还把问题归结到公关无能,粉饰自己公司的价值观是高尚的,我们已经知道,这个公司已经没有改正的动力了。

 

题图系电影《谎言之躯》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个人从未见过政府机构以这么不诚实的方式对待一家公司。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 · 库克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