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艘大船的船长,这艘船只有驾驶室在吃水线上方:船体已没入水中,水正流入发动机舱。

—— 诺基亚前 CEO 约玛·奥利拉(Jorma Ollila)

大声

2016-09-21 16:36

诺基亚百年浮沉,成也掌门人,败也掌门人。

在上世纪 80 年代,诺基亚是一家濒临倒闭的综合企业,生产多种日用品,包括卫生纸、胶鞋,以及出口到苏联的电缆。时任 CEO 的约玛·奥利拉(Jorma Ollila)在《《排除万难》(Against All Odds)》一书中,这样描述自己当年临危受命时的境况:

我是一艘大船的船长,这艘船只有驾驶室在吃水线上方:船体已没入水中,水正流入发动机舱。

奥利拉对诺基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剥离了橡胶等传统业务,甚至卖掉了依然盈利的电视机业务,认定了通信的发展方向,创造了科技史最不寻常的逆转。1996 至 2001 的 5 年间,诺基亚的营业额从 65 亿欧元猛增到 310 亿欧元。

奥利拉功成身退后,亲自主导了两任 CEO 的遴选——康培拉和埃洛普。可惜在这件事上,奥利拉没能延续他的高瞻远瞩。

他从微软找来的史蒂芬·埃洛普(Steven Elop),一度面临与当年自己相同的处境——面对 Android 和苹果的崛起,诺基亚在移动市场上节节败退。

胸怀与前辈奥利拉一样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埃洛普抛弃了仍然热卖的塞班,杀掉了襁褓中的 Meego,拒绝了强势崛起的 Android,孤注一掷地投入了微软 Windows Phones 的怀抱。

ceo

奥利拉一手聘任的接班人康培凯和埃洛普都没能重现当年的绝处逢生

然而这位加拿大人没能驾驶着诺基亚这艘巨轮逃离漩涡,在“燃烧的平台”里逐渐沉沦进了沼泽。2013 年 9 月 3 日,微软宣布以 72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一代手机帝国就此谢幕。

如果 Windows Phone 成就了诺基亚,或许埃洛普成为诺基亚历史上另一个传奇 CEO。成王败寇,每当人们忆起诺基亚,除了当年能砸核桃的手机,还忘不了那一段“木马”的故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无论是动力性能,高压充电能力,还是加速性能和电池包容量,我认为在 35-45 万区间里面,阿维塔 11 实属综合性能天花板。

查看全文 —— 阿维塔董事长& CEO 谭本宏

我们中国的积木行业跟国外或者说跟乐高比,在质量上已经没有很大的差距了。

查看全文 —— TOP TOY 积木主理人高灿博

现在的 NFT 市场鱼龙混杂,需要时间沉淀和发展,快看不想把这件事做成一件投机的事情,我们还是想走慢一点。

查看全文 —— 快看世界创始人&CEO 陈安妮

只有达到足够顶级拍摄效果的旗舰产品,才能使用华为影像 XMAGE 的标识。

查看全文 —— 华为终端 BG 首席运营官 何刚

我们并不会去做电竞手机,但我们会非常重视玩家们的需求,会在他们的主力机里面把电竞的体验感尽量做到更好。

查看全文 —— realme 真我副总裁 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