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蒂尔就像这样一辆车,他不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地逆流而行,还让路上所有其他的车困惑和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反了方向。

—— 天使投资人徐小平

大声

2016-11-16 23:59

虽然硅谷鼓励多元,但是,在今年美国总统大选这件事情上,硅谷势力几乎清一色地去支持希拉里。

彼得·蒂尔是一个例外,这个名字被人们熟知有很多原因,比如他是 PayPal 黑帮成员之一,他是 Facebook 最早的外部投资者,他是《从 0 到 1》的作者,他说了那句著名的“我们需要能飞的汽车,但结果得到 140 个字符”。最近他登上媒体版面则是因为在大选之初就逆硅谷潮流旗帜鲜明地支持特朗普。

img_8781-1024x768

(特朗普的出格言论引发诸多不满)

事实上,“反主流”已经是彼得·蒂尔的一个标签,在《从 0 到 1》中文版的序言里面,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这么评价彼得·蒂尔:

彼得·蒂尔就像这样一辆车,他不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地逆流而行,还让路上所有其他的车困惑和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反了方向。

在《从 0 到 1》中,彼得·蒂尔提到了自己的面试问题: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

为什么他会这么发问呢?因为在他看来:世界必然会变得不同,但变化必须基于当今的世界。针对这个反主流的问题的多数回答都是对现在的不同看法,而好的回答应该尽可能地使我们看到未来。

这是他追求不一样的理由,他这种反主流体现在非常多的地方,比如鼓励辍学创业,不投前 Google 员工等等。

按理说,无论是彼得·蒂尔硅谷人的身份,还是他处于 LGBT 阵营的性向,常规意义上都不会去支持特朗普。不过彼得·蒂尔的给特朗普投赞同票的时候其实是跳脱自己的个人立场的,但是针对于他的立场,许多人还是提出了异议,甚至有人还建议将他从 Facebook 董事会中驱逐出去。后来扎克伯格在内部信中说:

我们不能一边说要创造多元化的文化,一边却因为一些人支持了某位候选人而排挤他们。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扎克伯格这么支持多元文化,比如美国 LGBT 杂志 The Adovcate 单方面把他 “开除 gay 籍” 了。

在特朗普胜选之后,很多人会猜测从开始就陪伴特朗普竞选的彼得·蒂尔完全可以在特朗普政府中谋个要职,比如彼得·蒂尔曾经是斯坦福法律专业的高材生,看起来很适合最高法院工作。不过,彼得·蒂尔对自己倒是看得很明白

我很喜欢在硅谷当风险投资家,所以我不想在华盛顿全职工作。

 

我已经 20 多年没有做过法律实践了,(进入最高法院)我肯定很不合格。

而他也说过了另外的一句话:

所以我认为你所说的离经叛道,更多的是我对自身的一种清醒认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们对高龄司机日益增长的担忧让汽车厂商产生了不少压力,而这些担忧也让不少汽车厂商开始考虑在汽车中增加更多主动安全辅助功能。

查看全文 —— 《金融时报》记者 Kana Inagaki

拥抱循环经济和闭环设计,是品牌在保护地球的同时实现商业成功的唯一途径。

查看全文 —— Adidas 生态创新项目负责人 Dharan Kirupanantham

今天的 Google,这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公司。

查看全文 —— 吴军 《浪潮之巅》作者

现代医学被高估了。寿命的增加不仅来自疫苗、抗生素和其他医学进步,而是来自改善的生活、营养、水的处理和卫生标准。

查看全文 —— 剑桥大学科学哲学家 Jacob Stegenga

在完全解决监管方面的顾虑,并获得适当的批准前,Facebook 不会推出 Libra 数字加密货币。

查看全文 —— Libra 负责人大卫 · 马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