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很多新的公司出现,但并不代表阿里、腾讯已经老化了,恰恰相反,我觉得他们还处于非常有活力的状态。

—— 王兴

大声

2017-04-27 08:39

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

TMD:头条,美团,滴滴。

一直以来,中国互联网格局里面,有一个长久的命题是,谁是下一个 BAT?在成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这件事上,小米,360,京东,网易都曾努力尝试过,不过这几家虽然势大,但要说比肩 BAT 还有距离。在高成长性上,人们把目光投到了 TMD 上去,这三家公司至今还未上市,但都获得了百亿美元以上的估值,并且还保留了后续的想象空间。

作为 TMD 的创始人,张一鸣、王兴和程维都是 1980 左右出生,最年长的王兴今年也不过 38 岁,张一鸣和程维今年都是 34 岁。这几位年富力强的企业家相比于总是照本宣科说话的 BAT 创始人要更为直率,面对提问的时候更愿意分享自己的看法。

在“一 π 即合 · 华兴 π 对” 上,华兴资本 CEO 包凡与美团点评 CEO 王兴、今日头条 CEO 张一鸣进行了一番对话。其中精华言论如下:

当互联网渗透率超过 50% 的时候,按定义就不可能再翻番了,中国人口总体增长又不快,如果需要业务增长翻番的话,不可能单靠用户翻番来实现。可能对单个公司来讲还有很大空间,但对于互联网整个行业来讲红利就不大了。(王兴)

 

当初各个公司都在围绕一些旧战场或过渡站场在竞争,没有往前看。现在看来,应用商店、PC、传统的搜索引擎业务等都是过渡战场,他们还是太迷恋旧的战场或者旧的事物。现在也是一样,他们倒回来跟头条竞争,是不是影响了注意力看新的事情。下半场是转折,肯定会有新的事物出现。别人问我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做今日头条或者跟我们竞争,我在想是不是大家太没有想象力了,应该是往前看。(张一鸣)

 

麦克阿瑟将军在西点军校的告别演讲里面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刻,他说 “Only the dead have seen the end of war”, 只有死去的人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虽然他是对军人说的,但是在中国互联网环境下也差不多。(王兴)

 

我们处于一个剧变的时代,这点本身就是最兴奋的。历史上有很多沉闷的年代,如果我生于那个年代也做不了什么,因为整个格局、整个社会或者整个知识技术都是波澜不惊的。(张一鸣)

在被包凡问到如何看到和 BAT 的关系的时候,王兴回答:

虽然有很多新的公司出现,但并不代表阿里、腾讯已经老化了,恰恰相反,我觉得他们还处于非常有活力的状态。

身在中国互联网中,很难不和 BAT 发生联系,早前有传出腾讯投资今日头天的说法时,张一鸣给了否定答案,还说:

最近有同事郑重地跟我说,他加入头条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腾讯员工。我当然也不是,多没意思。

至于程维,他没有参加这次对话,但是他和滴滴应该是和 BAT 关系最微妙的,程维早年在支付宝任职,而后创立滴滴后,却接受了腾讯的投资,被滴滴吞并掉的快的接受了阿里的投资,而百度则投资了 Uber 中国。《财经》杂志的这篇《共享单车:资本局中局》里面有介绍,程维多次深夜给马化腾打电话,寻求帮助或建议。

欣赏、无感或是依赖,资本关系的错综复杂、各自业务的竞争合作犬牙交错,TMD 和 BAT 相爱相杀的故事从不会结束。

 

题图系《月升王国》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更多服从指令的 AI 正进入我们的家庭、汽车和办公室。它们的顺从态度会影响人们如何对待女性的声音,以及女性该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回应请求、表达自己。

查看全文 —— Saniye GülserCorat,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主任

虽然后续大量的实证研究都无法证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但是管理学的研究人员依然不愿意放弃它。

查看全文 —— 管理学学者 Todd Bridgman、Stephen Cummings 和 John Ballard

不要相信有「长期投资者」的存在。他们会在投资的时候和你说自己是「长期投资者」,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就跑了。

查看全文 —— 阿里巴巴创始人 马云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