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公司都有一大批工程师致力于让你把更多时间和金钱花在网络上。他们的目标与你的目标不同。

—— 前 Google 雇员特里斯坦•哈里斯 (Tristan Harris)

大声

2017-06-26 14:09

自从手游变得越来越流行以后,我们时不时就会听到一些天价账单的消息:从三年级学生玩“王者荣耀” 半小时花 5000 多元、再到日本男子体操领军人物下载手游花费 3.2 万元天价,有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游戏的“诱惑”而管不住手。

Shut-up-and-take-my-money

(嗷嗷待哺的氪金玩家)

其实不只是游戏能够影响人的行为。早在 1998 年,斯坦福大学的说服性技术实验室 (Persuasive Tech Lab) 就已经开始了在计算机如何影响人类这一问题上的研究。而这些研究成果,也被科技企业广泛应用在了用户体验 (UE/UX) 领域

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美好。毕竟,科技企业可以通过应用这些技术获得越来越多的用户。随着用户的增多,科技企业研发的边际成本也随之下降。随之而来的,是软件服务价格的大幅度下降:动辄上千元的正版操作系统降到了近百元、动辄上百元的杀毒软件也有了免费版。

除此以外,这些技术也被应用在其他令人不安的领域。甚至,在现在的硅谷,它们还被用于影响选举结果甚至是吸引穷人借入贷款(就像校园贷那样)。

作为该实验室的毕业生之一,前 Google 雇员特里斯坦·哈里斯在近期解释了这一趋势。他说:

这些公司都有一大批工程师致力于让你把更多时间和金钱花在网络上。他们的目标与你的目标不同。

对于他们来说,你为服务所支付的费用,恐怕要远远不如你自身的数据来得更有价值。正如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 (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 教授路易吉•津加莱斯 (Luigi Zingales) 所说,

我们并不是没有为数字服务付费……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用我们的数据,还有我们的注意力。

而如何控制这些技术,就成为了现在学术界争论的焦点。甚至还有人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类似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的监管机构,通过监管“具有高度操纵性和高上瘾性的科技”,来确保客户不会被劝说购买他们根本承担不起的东西。

尽管这一愿景在短期内无法实现,但是,对于像是苹果、Google 这样的科技企业来说,想要避免因应用这些技术而带来的道德风险并不是一件难事。企业所需要做的,也只是把决定权交还给用户,让他们决定事情的轻重缓急,从而控制他们自己的上网体验而已。

如果这样真的能够实现,那么至少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不会因为查资料而把大把时间浪费在微博上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唯一所能依靠的,只有我们的自制力了。

题图来自:Ramses Morales Izquierdo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如果人们开发的技术是缺乏多样性和代表性,那么就会错过为大多数人服务的机会,这样的技术会带有偏见,具有文化不敏感性,也会有我们不认同的价值观。

查看全文 —— 李飞飞

没有什么比来到 WWDC 现场更棒的事了,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让工程师与工程师直接交流,这是无可取代的。

查看全文 —— 菲尔·席勒

数字孪生技术(Digital Twin)让飞机的质量提升了 40%-50%,我们依然处于这项技术很早期的阶段。

查看全文 —— 波音 CEO Dennis Muilenburg

未来超过 91% 的新工作来自服务业,其中包括生活教练(Life Coach)。

查看全文 —— 美国本地专家服务网站 Thumbtack

8 小时工作制过时又无效。如果你想提高工作效率,你得放下这个「历史遗物」去找个新的工作方式。

查看全文 —— Dr. Travis Brad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