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公司都有一大批工程师致力于让你把更多时间和金钱花在网络上。他们的目标与你的目标不同。

—— 前 Google 雇员特里斯坦•哈里斯 (Tristan Harris)

大声

2017-06-26 14:09

自从手游变得越来越流行以后,我们时不时就会听到一些天价账单的消息:从三年级学生玩“王者荣耀” 半小时花 5000 多元、再到日本男子体操领军人物下载手游花费 3.2 万元天价,有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游戏的“诱惑”而管不住手。

Shut-up-and-take-my-money

(嗷嗷待哺的氪金玩家)

其实不只是游戏能够影响人的行为。早在 1998 年,斯坦福大学的说服性技术实验室 (Persuasive Tech Lab) 就已经开始了在计算机如何影响人类这一问题上的研究。而这些研究成果,也被科技企业广泛应用在了用户体验 (UE/UX) 领域

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美好。毕竟,科技企业可以通过应用这些技术获得越来越多的用户。随着用户的增多,科技企业研发的边际成本也随之下降。随之而来的,是软件服务价格的大幅度下降:动辄上千元的正版操作系统降到了近百元、动辄上百元的杀毒软件也有了免费版。

除此以外,这些技术也被应用在其他令人不安的领域。甚至,在现在的硅谷,它们还被用于影响选举结果甚至是吸引穷人借入贷款(就像校园贷那样)。

作为该实验室的毕业生之一,前 Google 雇员特里斯坦·哈里斯在近期解释了这一趋势。他说:

这些公司都有一大批工程师致力于让你把更多时间和金钱花在网络上。他们的目标与你的目标不同。

对于他们来说,你为服务所支付的费用,恐怕要远远不如你自身的数据来得更有价值。正如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 (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 教授路易吉•津加莱斯 (Luigi Zingales) 所说,

我们并不是没有为数字服务付费……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用我们的数据,还有我们的注意力。

而如何控制这些技术,就成为了现在学术界争论的焦点。甚至还有人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类似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的监管机构,通过监管“具有高度操纵性和高上瘾性的科技”,来确保客户不会被劝说购买他们根本承担不起的东西。

尽管这一愿景在短期内无法实现,但是,对于像是苹果、Google 这样的科技企业来说,想要避免因应用这些技术而带来的道德风险并不是一件难事。企业所需要做的,也只是把决定权交还给用户,让他们决定事情的轻重缓急,从而控制他们自己的上网体验而已。

如果这样真的能够实现,那么至少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不会因为查资料而把大把时间浪费在微博上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唯一所能依靠的,只有我们的自制力了。

题图来自:Ramses Morales Izquierdo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