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会回来的。

—— Uber 前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Travis Kalanick)

大声

2017-07-25 10:02

今年可谓是 Uber 的多事之秋:性骚扰丑闻盗取专利性别歧视大量高管离职,这些都让这家史上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身陷囹圄。

随着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Travis Kalanick) 的离职,Uber 正在一步步摆脱其一贯以来的负面形象。除了提高员工福利、加薪这些内部措施以外, Uber 还在他们为期 180 天的改变计划中承诺提高对司机的待遇。这些,似乎都在暗示着,卡兰尼克打造的“狼性”文化,是造就这一切丑闻的罪魁祸首。而卡兰尼克的离职,对 Uber 来说,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前几日,Uber 的领导和战略高级副总裁 Frances Frei 在参加 Recode 活动时,介绍了她在入职 Uber 前和之后的感受,觉得 Uber 的内部文化并非造成这些丑闻的根源:

(在入职 Uber 前,)我读了报纸上的报道,我觉得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是好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当我与( Uber 内的)每个人交谈以后,我开始怀疑,那些有毒的文化在哪呢?我只知道有很多人都想在机密上知道如何应对……但在这其中,我没有发现任何有毒文化。

因此,面对 Uber 的这些丑闻,她觉得,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丑闻是好人做了坏事导致的。但领导人在这其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这类利用丑闻,迫使相关董事离职的行为,在 Uber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卡兰尼克就曾利用“性别歧视”这一不当行为,迫使与他在雇佣高管问题上产生分歧的大卫·邦德曼 (David Bonderman) 辞职

milken

(因涉嫌性别歧视而被迫离职的大卫·邦德曼,图片来自:CBC

基于此,有报道指出,Uber 无限延迟的上市计划,是卡兰尼克被迫退出 Uber 日常运营的关键所在。卡兰尼克希望 Uber 保持私有化越长越好,而急不可耐的投资人却希望 Uber 能够早日 IPO ,以减轻他们对 Uber 未来发展的焦虑。

但要想要实现 IPO,缺乏一个有力的领导人显然是不行的。而想要为 Uber 找到一个合适的 CEO,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如 Farances Frei 所说,

( Uber 需要)一个既能够认清 Uber 是一个重技术也重运营的公司,同时也尊重 Uber 的国际化属性,更要理解 Uber 是一家历经磨难、有着一万五千名员工的公司(的领导者)。

而能够看清这些的人,少之又少。恐怕,到最后,董事会依然会把卡兰尼克,这个一手把 Uber 从默默无闻变成野心勃勃的巨擘的创始人,请回到 CEO 的位置上来。就像苹果当年重新请回乔布斯一样。

steve-jobs-1988-10-24-steve-jobs-comes-back-tease-780x520

(乔布斯的戏剧性回归,也成就了苹果现在的辉煌,图源:Cult of Mac

虽然就目前来说,董事会仍然在对外寻求合适的人选。但卡兰尼克却觉得他的回归是大势所趋。因为,在他离职的当晚,他就在 Uber 内部的聚会上如此承诺:

我还会回来的。

而最近的请愿活动,也反映了 Uber 内部对 Kalanick 回归的期待。

毕竟,又有谁能比卡兰尼克更了解 Uber 呢?

题图来自: Quartz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