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IT 男也不要。

—— 新垣结衣

大声

2017-08-15 13:56

作为一个新垣结衣粉丝,这几天不断地有人给我发下面这张图。

当然大家很可能在各种社交网络上看到这张图,然后心里嘲笑一下那些自称新垣结衣“老公”的宅男们。根据图片的意思,大家的直接联想就是大家的“云老婆”新垣结衣不太想和 IT 男结婚。

偏偏巧合的是,在 2016 年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中,新垣结衣还是跟一个相貌平平性格内向的程序员结婚了。也正是这部剧,让不少的 IT 男开始幻想,自己是不是能够娶一个像新垣结衣这样长相好看家务精通的老婆。

所以当上面这张图放出的时候,社交网络上也是哀嚎遍野,单身高发地 IT 男们感觉心中的那团火焰都熄灭了,码出的代码都多了不少 Bug。

作为一个勉强意义上的当事人,我勉强算一个 IT 男,但至少我没那么不要脸会说新垣结衣是我老婆,毕竟我们现在还只是男女朋友关系对不对?

因此,为了澄清下我们的关系,我就找到这张截图的视频来琢磨下,从直觉来看,肯定是有人在挑拨我和新垣结衣。

该视频出自日本 NTV  综艺节目《闲聊 007》 2014 年 10 月 27 日那期。《闲聊 007》从 2008 年 7 月 12 日开始播放。由海王星、奶油浓汤、Tutorial 三个搞笑组合共七人一同主持。每集嘉宾主持人事先都不知道,即兴进行交谈和企划。

当时的情况是,主持人们讨论,新垣结衣跟谁结婚,自己不会那么受打击,于是主持人七人组就开始挨个说,结论是艺人不行,美容师不行,IT 男也不行。因此整件事的真相是,并不是新垣结衣不想和 IT 男结婚,只是那个主持人觉得新垣结衣和 IT 男结婚自己会受打击而已(节目四分多钟的时候)。当时新垣结衣只是附和一句:

好的,IT 男也不要。

到后面的讨论中,主持人觉得运动员也不行,大厨也不行,大意就是谁都不行吧,谁跟新垣结衣结婚都受打击。

往小了说,这是一个存在于互联网上的玩笑,或者说小恶作剧。往大了说,就是我们往往离真相隔着十万八千里,别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眼见都未必是真的。

脱离上下文的一张截图,机构策划的地铁大妈怒怼 Cosplay 大学生,被诬陷为猥亵少女的李炳鑫等等事情,都曾经让人以为是真相,但事实上都不是真相。

甚至,现在制造假新闻都是一种产业了,维勒斯(Veles)是马其顿共和国的一个小镇,人口仅有 5.5 万人。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维勒斯的工业水平直线下滑,失业率高达 24%,许多当地青年找不到工作,碌碌无为——直到美国大选改变了这一切。

据《卫报》和 Buzzfeed 的报道,维勒斯的年轻人主要工作就是制造和传播假新闻,这里至少有超过 100 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站,而这些网站上遍布着各种假新闻,比如《教皇宣布支持特朗普》。夸张的假新闻标题吸引了大量的流量,通过 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网络四处传播,而网站主则靠着 Google AdSense 之类的自动广告服务获取不菲的收入。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研报告,约有 24% 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曾经转发过社交媒体上假新闻,有 82% 的人认为,经常在网络上看到虚假消息,而 64% 的美国人觉得,假新闻已经扰乱了社会的基本秩序。

在我们进入“后真相”时代的时候,有一个真相就是,人们做判断的意愿,往往要大于搜集更完备信息的意愿。

 

题图系《逃避可耻但有用》剧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