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 00 后,加油!

—— 雷军

大声

2017-09-05 16:40

很少有人叫雷军为雷布斯了,现在雷军也很少穿圆领的 T 恤,取而代之的是白衬衣,以及 Polo 衫。之前在某一次发布会上,雷军还开玩笑说,因为自己和凡客陈年的关系,以后发布会就只能穿凡客的衬衣了。如今凡客彻底不行了,雷军还是没有回归到更显年轻的圆领 T 恤。

更让雷军显得人到中年的事情是他转发了一条微博。一名 00 后 CEO 说现在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没办法了解互联网,然后雷军就进行了自我勉励:

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 00 后,加油!

雷军别觉得压力大

在互联网行业打拼的中年人,焦虑是一种常态。

这是因为互联网的变化实在太快了,各种风口挨个吹,一不留神就错过风口,一不留神就需要 All in,讲真,还挺累的。比如百度就 All in 过很多项目,比如无线,比如 O2O,再比如最近的人工智能。想像一下,一个永远紧盯着前沿,永远都要 All in,一不留神就大败局的行业干起来是不是很累?就像一个拳击手一样,需要永远站在擂台中央,打败一个对手接着迎接下一个对手。

这是一种类似于古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的悲壮故事: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

另一个关于焦虑的故事是,在 Snapchat 刚刚出来的时候,很多美国的中学生在玩,于是马化腾就开始焦虑了,他觉得 Snapchat 是个超无聊的产品,觉得自己不懂 00 后了,要被时代抛弃了,QQ 是不是要落伍了?

后来 QQ 在产品形态模仿了 Snapchat 的一些功能,但是 QQ 的月活跃用户依旧在下跌。

正如 QQ 模仿 Snapchat 依旧没讨到好,Snap 自己的公司在上市后也深陷用户增长乏力以及亏损的泥沼。面对 00 后 CEO 的言论,雷军其实完全没必要感到压力。

让我们来看看这位 00 后 CEO 李昕泽旗下的崇才科技做了哪些产品,说过哪些话?

(他们做的 app 是这样的)

这个崇才科技做的产品不光都界面丑陋功能单一,而且更恶劣的是,代码之类的几乎全靠抄袭搬运,自己做的原创几乎没有。

虽然产品一泡污到无法进一步突破下限的地步,但崇才科技的对外宣传话术则还是突破下限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一下《崇才科技 CEO 李昕泽:坚持更大力度的发展轻型产品 坚持更加开放的引资方针》这篇内部宣传稿,感受下那种语文不及格的末流大学官僚主义学生会宣传口部员文风。

可以说,相比于李昕泽和崇才科技,雷军和小米简直是太懂互联网太精通产品了。

今天你中年危机了吗?

和北上广深的年轻人越来越晚结婚相反,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出现所谓“中年危机”的年龄越来越早了。

以 25 岁为界限,这种情绪如果在四舍五入为 20 岁的年纪就是所谓的“丧”,这时候希望尚在,多少有些自嘲的自我解脱意味。一顿小龙虾,一杯金汤力都可以暂时治愈。

如果四舍五入到了 30 岁,这种情绪就会被很多人自我定性为“中年危机”了。

青年中危,和真正的中年危机的成因并不一致。青年中危的主要成因是城市房价和收入之间的差额,差额和青年中危程度呈抛物线性相关,一般月入万元的年轻人最为焦虑,离这个区间越远,焦虑感越强。青年中危的高发人群仍是互联网行业,以及金融和广告行业。

鉴于爱范儿的读者大多集中在北上广浙苏等房价较高的城市,你们可能对此观察有更为深刻的体会。有病就有药,有焦虑就有鸡汤,前不久有一首小诗刷爆朋友圈:

纽约时间比加州时间早三个小时,

但加州时间并没有变慢。

有人 22 岁就毕业了,

但花了 5 年才找到满意的工作。

也有人 27 岁才毕业,

但马上就找到合适的工作了。

......
但其实,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时区,与自己赛跑。

不用嫉妒谁,也不用嘲笑谁。

他们在他们的时区里,你在你的时区里。

人生就是等待正确的行动时机。

所以,放轻松

你没有落后

你没有领先

你只是在自己的时区里,一切安排都是刚刚好。

焦虑是中危的一种显性表现,在抗争和妥协,不甘和认命之间徘徊的矛盾情绪则更为撕扯内心。

再想一想,这一轮持续了差不多十年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这一轮产业转型,是不是生生给把人们的各种节奏给拉快了,除了买房和结婚?

太多的财务自由范本出现,几千万的 A 轮融资,腾讯股价 N 年翻了 X 倍,阿里财报又增长了多少...

李笑来在得到上的《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差不多是最火的课程,他站台的一个连白皮书都没有的 ICO 项目都能募集到 2 亿美元,即便 ICO 项目很快就被定性为非法集资。

热衷于财务自由和一夜暴富,希望在 30 岁之前完成个小目标,赚它一个亿。每天都期望自己成为福布斯 30 under 30 的候选人之一。

(Snap 创始人,90 后 Evan Spiegel)

硅谷的两个青年创业偶像,几乎是看不到那种老气横秋的中年危机感的。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思想境界差不多要超凡入圣了,捐家产做慈善抗疾病,顺便管一下 Facebook。Snap 创始人伊万 · 斯皮格尔凭兴趣创业搞了个市值一两百亿美元的企业,还迎娶了超模米兰达 · 可儿。

也许在 30 岁之前赚它一个亿真的能对抗青年中危,然而绝大多数年轻人赚不到一个亿。

互联网真正的中年危机

流淌在终端和网络之间的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而苹果、Google、微软、腾讯、小米等等企业则是新时代的石油公司。是的,互联网企业其实并不是那么新锐了,反而越来越像供给电力和石油的传统企业。

有一点不同的是,相比于电力石油行业中对有着资深经验员工的敬重,互联网行业对待中年人简直可以说是残忍了。

早在 2012 年,扎克伯格就说:

雇用年轻的技术人员就是创立成功公司的最佳途径,毕竟年轻人就是比较聪明。

是的,在硅谷这个无比讲究政治正确的地方,年龄歧视却是真切存在的。而且这种歧视是全方位的,包括招聘、薪资和舆论环境。

比如早前几年 90 后创业者,90 后 CEO 就是不少创投媒体很喜欢用的名词,现在长江后浪推前浪,00 后 CEO 也就横空出世了。

多次创业的肯 • 戈德肖尔 (Ken Goldsholl) 认为他的企业没有得到应得的媒体关注时,他曾考虑让 24 岁的儿子假装是这家初创公司的老板。他说:

科技博客喜欢巴结由 24 岁的年轻人创办的公司。

他还表示,风险投资者也不太会去把钱投给他这个年纪的人,戈德肖尔如今 60 岁,自己投资创办了小额支付初创公司 Transact.io。技术博客作者阮一峰早先也说过,IT 行业是属于年轻人的行业。

在美国,科技招聘平台 Hired 的调查显示,当科技行业从业者达到 45 岁的 “高龄” 时,他们会发现自己能找到的工作减少。45 岁时收入开始下滑,50、60 多岁的应聘者对薪酬的要求,与只有 2 年工作经验的千禧一代一样。

而在互联网科技 IT 领域的公司中,平均年龄往往很低,比如此前的数据表明,Facebook 员工的平均年龄是 28 岁,Google 是 29 岁,腾讯华为也差不多,都在 30 以下。而另外一张腾讯公布的图表也很有意思:

随着年龄和入职年龄的递增,腾讯工程师的代码贡献量完全是递减的,虽然衡量一个工程师对公司的贡献有很多维度,不过抽象一点儿理解的话,就是新员工是最能打的。

相比于上文说到的青年中危,互联网行业里面中年人的中年危机还是最切实的,如果职业发展顺利,顺利成为了管理层,那么在崇尚扁平化管理的互联网公司,这样的通道其实是漏斗形的。

如果人到中年身在基层,我们可以看到腾讯的例子,就是打不过年轻人了,而且自己的工资更高,如果公司要进行淘汰的话,大概率先淘汰的是吃饭多干活少的,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公司这么干了。

再如果,像雷军那样,早已经财务自由,但依然投身于轰轰烈烈的创造大潮中,在金山奋斗十几年,又投资 UC、YY、凡客,还要自己创办小米,亲自杀入红海一片的智能手机市场。从 PC 互联网干到移动互联网,从软件干到硬件,从新零售干到人工智能。雷军有句名言是“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也正是如此,雷军在不断地追风口,没有风口也要制造风口,基本上中国的互联网细分行业,雷军是干了一个遍。

即便劳模如雷军,追逐风口迅速如雷军,在一个产品代码以及文字能力都不及格的 00 后说了一句老一辈企业家不懂互联网之后就幡然自省。这多少说明雷军还是有些过度敏感和焦虑了,也许雷军需要穿回圆领短袖,抗击一下中年危机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博客其中一个美好的部分就是,你总是希望寻求反馈却没法即时获得。

查看全文 ——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

在我看来,我们往太空发展的原因是为了拯救地球。

查看全文 —— 贝索斯,亚马逊 CEO

时间偏长的电视剧单集不仅被认为是高质量的标志,同时还成为权力的表现。

查看全文 —— Sophie Gilbert,《大西洋月刊》

为什么大家还是会设不安全的密码?因为我们对自己设计密码的系统会产生感情。

查看全文 —— Karen Renaud,网络安全教授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广告算法更重要的科技创新。

查看全文 —— Ashlee Vance,《硅谷钢铁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