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人至少投资 6 个以上项目才可以赚钱。

—— Robert Wiltbank

大声

2012-10-15 17:01

TechCrunch 周末两篇文章非常有营养,一篇是我们上午发布的《KPCB 合伙人访谈》,一篇是《天使投资人收益为投资额 2.5 倍》(腾讯部分翻译)。前者是世界顶尖的风险投资商,几大合伙人共聚一堂谈投资原则、成功经验和对科技界未来看法,内容非常值得玩味;后者是一位研究天使投资人收益的博士,研究了 10 几年,终于用模型证明天使投资人与投资额的关系:2.5 倍。

在《KPCB 合伙人访谈》一文中,KPCB 合伙人谈到自己的投资方式:

KPCB 则将自己视为“构建公司的人”。它向企业家提供增值服务,并且会思考企业怎样才能成功。为此,KPCB 建立了广泛的网络,它在许多公司里都有直接的联系人,而且这个网络每年都在扩展。在从事网络、移动、软件等业务的重要科技公司以及平台提供商那里,KPCB 都有联系人,有些合伙人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当一个企业家从 KPCB 获得投资后,KPCB 会考虑如何为他提供服务,这包括企业运作的各方面,比如招聘、公关、销售、产品开发等。

KPCB 尊崇的一个理念是“为企业家提供最高价值的服务,以合乎道德的方式投资,在广阔和增长的市场中寻求投资的机会”。另一个信条是与企业家建立长期的联系。KPCB 也有自己的座右铭:“今天没有投资的公司,明天可能是你最好的投资”。举行来说即是 KPCB 在 2011 年才投资 Facebook。

KPCB 是一个成熟的,全球最顶尖的风险投资商。过去 40 年投资了 Google、亚马逊、EA、基因科技(GenenTech)、SUN、Path、Square、Spotify 等著名公司。而威特拉姆大学的 Robert Wiltbank 则专注于研究天使投资人的收益。

Wiltbank 在 15 年前开始研究天使投资的收益问题,他说自己之所以专注于这方面的研究,是因为“想弄明白天使投资人真的如大家所说那样是不明智的‘慈善家’,还是合法而且有能力的企业投资者”。经过 15 年时间,对 1200 个活跃投资案例进行研究,他的成果显示整体上天使投资人的平均收益是其投资额的 2.5 倍:

超过五成的天使投资项目下场都是血本无归,回报超过 10 倍的项目占不到总数的 10%,但它们为天使投资人贡献了 90% 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多数成功盈利的项目收益率都仅有 1-5 倍。虽然天使投资人投出的每一笔钱都非常有可能收不回本,但投资项目越多,收回本的概率也就越大。如果想赚钱,投资人投资组合中的项目数最少得有 6 个。

在 Wiltbank 的文章中,他引用天使投资人 Andy Rachleff 的观点,并结合自己的研究数据,告诫人们投资组合是比较合理方式,即使对于天使投资人来说同样如此。比如上面说到的,投资组合项目数超过 6 个就会赚钱。

Wiltbank 的结论不禁让我想起 Instagram 投资人 Ben Horowitz 的一篇博客。这篇博客中他解释自己为什么同时投资 Instagram 和它的“竞争对手”PicPiz。当时 Ben Horowitz 把鸡蛋分在两个篮子里:

Burbn 更侧重于签到(后来因为越来越像 Foursquare ,Burbn 最终调整方向为 Instagram),PicPlz 则更侧重于通过社交关系提供图片分享服务。

当 CEO Kevin Systrom 开始将发展方向调整为 Instagram 这样的图片社区时,Horowitz 放弃了在 Instagram 的投资机会,目前他在 Instagram 仍然只占股 10%,错过了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时发财的机会。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