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面上的手机打车软件其实并没有与主管部门的电召系统接入,因此会带来一定的风险,比如任何人都可以下载这个软件,那万一召来的是黑车怎么办?这对于乘客来说是没有保障的。

—— 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副局长俞力

大声

2013-05-23 17:15

近日,深圳市相关部门下发文件,明令禁止手机打的应用,要求“对已经安装手机召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责令卸载,不得继续使用。如果有继续安装使用的,将按不诚信经营记入驾驶员档案,并列入量化考评”。此举引起争议纷纷。

对此,深圳市委在新闻通稿上表示:目前市面上有多款手机召车软件在深圳的出租车行业运用。这些软件在功能设置和技术运用上不够成熟,给行业监管带来了问题。如驾驶员注册准入缺乏认证、提供加价议价功能、操作方式存在行车安全隐患、投诉争议处理困难等,影响了出租车行业运价体系和营运秩序。

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副局长俞力表示叫停不代表排斥手机打车应用,而政府关于手机软件等第三方服务机构的接入标准和管理规范正在加紧研究中。

其实,很早以前,已有不少深圳市民抱怨统一电召平台建立太迟缓,今年 4 月,打车软件开始在深圳走俏。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 据‘嘀嘀打车’软件的小桔公司负责人透露,目前深圳共有 4000 多台出租车加入了手机打车的平台,叫车成功率达 70%,甚至超过了目前所有的电话电召平台。而不成功主要是在高峰时段,本来打车乘客就多,碰上司机处在交接班时段,或是比较近的地方司机不愿接单,就难通过该软件叫到车。”

“黑的”混入其中,并非不可能。深圳一名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郑先生表示,大多数的手机打车软件,都是由司机个人在手机装载。虽然“的哥”在下载这些软件客户端时会被要求输入诸如驾驶证、运营证、车牌号等信息,但这些信息并不难获取。软件开发者的信息与出租车公司也不联网,即使信息提供错误,也难以验证。这也就意味着,其平台中可能混入假的士。

可因为监管漏洞存在的可能而突然叫停,统一的电召平台又未建立,让不少出租车司机和乘客觉得可惜。一个新制度,往往会水土不服,存在漏洞很常见,关键是它能够被补救,被完善,就算统一的电召平台出现,也不例外。

打车应用 Uber 此前在纽约就遭遇了法律难题,纽约市禁止出租车预订、禁止出租车司机在开车时使用电子设备、出租车司机不能拒载,而Uber 的政策规定,当出租车司机已经与一名乘客约定,就不能搭载另外一名乘客。最终,Uber 退出了纽约市场。

而类似的服务 ZabCab 则修改自己的政策以适应规定:只要出租车处于行驶状态,ZabCab 应用会把屏幕变为灰色而无从查看,不过当有新的召车请求,会用声音提示司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东西, 而是鸟鸣时的那种宁静。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人对口味的偏爱是一种学习行为。经过培训,人可以喜欢新的食物。

查看全文 —— Madison Darbyshire,《金融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