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费尽心机开发一款极品手机,但三星呢,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扔。哐哐哐!人们不喜欢这个特性?我们再开发另外一个,哐哐哐!

—— 韩国建筑师徐乙昊

大声

2013-11-15 13:58

在《纽约时报》的这篇《首尔,化身亚洲魔都》文中,作者提到了首尔这个在亚洲一直被上海、香港和东京强压一头的城市,如果不是鸟叔的一曲《江南 Style》,首尔的知名度甚至会更低。

但是,首尔确实目前世界上最时尚,也是最被低估的文化首都,在模仿西方的同时,也掺入这韩国自己的文化基因。这座城市由家族企业集团组成的小集团运行着(包括三星、斗山、LG 等等),每个行业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建筑成了城市炫耀最直白的语言,不断地有西方建筑师来设计浮夸的建筑,老建筑也不断翻新,呈现出新的面貌。这里的人们呢,则是热衷于瘦脸整容,拆去绷带,又是一个全新的自我。

一位首尔的建筑师徐乙昊如此评价三星,这个韩国的骄傲:

“苹果费尽心机开发一款极品手机,但三星呢,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扔。哐哐哐!人们不喜欢这个特性?我们再开发另外一个,哐哐哐!”

或许,手机两大巨头完全不同的研发路数确实受城市或者国民文化的影响,习惯旧貌换新颜的国民则喜欢快速推陈出新。

但是,如同外表浮夸但内部结构混乱的首尔光鲜的建筑,还有初看不错,但千篇一律看久生厌的韩国人造美女一样,用“哐哐哐”节奏研发出来的产品并不是精雕细琢之作。

但是,大多数人并不在乎,因为许多工匠的手已经跟不上过客的脚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