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并没有降价,只是情怀和人民币的汇率发生了较大变化。

—— 刘学文

大声

2014-10-27 18:43

锤子手机降价的举动,许多人认为是老罗给自己打脸。除了老罗所说的因为产能问题而错过销售黄金期以外,锤子手机能否突破公众对国产 Android 手机的心理预期,则可能是根本问题。

当然,老罗不会承认锤子的情怀贬值,在他的眼里,这些都是锤子手机产能不足所造成的问题。今天媒体的群访当中,老罗说:

我们的问题是生产,不是定价。

但想一想,过去一年多以来,老罗以自己强大的影响力让锤子科技、锤子手机变成人们茶余饭后的坛子,也就是说,这个品牌已经度过了“启动期”,进入“成长期”,不存在宣传不足的问题。天猫上锤子手机惨淡的销量,说明了不管社交网站上多少大 V 为老罗抬轿,现实当中人们对锤子科技的产品锤子手机,依然抱着“不信任”的态度。

这种不信任的态度,一定程度上是老罗自己造成的——10 月 17 日,他转发产品经理邱枫的一条微博说,“作为一个极度用心做产品的企业的负责人,我其实应该经常贴一些这样的东西,但过去我把太多的时间用在了吵架上,惭愧。”

是的,“吵架”让人认识到老罗,但“吵架”也让老罗的形象变得攻击性,惹人不快。那些并不认可老罗的人,不光很难信任老罗,也很难信任他背后的品牌。

就好像我们之前《没有议事规则的辩论,就是吵架》一文里所写的:

当一个品牌与个人挂钩,并以此吸引粉丝的时候,个人品牌对公司品牌的影响似乎太大了。他的一言一行,很容易影响别人对公司的看法,也直接影响了他们购买产品的态度。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也许老罗真的明白了,他对群访媒体们说:

我经常说没有忌讳的话,作为企业负责人,这是很不得体的,也招来了很多没有利益关系的仇家,这是我最近和同事们检讨的。

今年我渐渐意识到企业品牌大于个人品牌,我今年的演讲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所以我要调整心态,做一个合格的企业负责人。

不管如何,希望老罗的负责任,让锤子的情怀不贬值。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联想)是极少数能够统一利用所有智能化要素资产的公司。

查看全文 —— 联想董事长 CEO 杨元庆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