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整天被困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屏幕。为什么不去那里(脱衣舞俱乐部)吃一顿自助餐,然后顺便看几眼没穿衣服的女孩儿呢?”

—— 某匿名的科技从业者

大声

2015-07-19 15:21

在硅谷,科技从业者的生活习惯其实并不太能用常理来解释,他们往往特立独行,比如在午餐的选择上、

上次我们报道过了硅谷许多科技从业者为了节省时间和金钱而食用 Soylent 这种代餐营养粉,以便更专注地去工作。玩笑一点儿说,Soylent 是人类由碳基生物往硅基生物进化的重要一步。

除了用 Soylent 代替午餐之外,《福布斯》的一篇报道则披露了这样一个事实,硅谷的科技从业者也喜欢去脱衣舞俱乐部解决午餐问题,甚至是直接洽谈生意。

为了吸引顾客,旧金山的脱衣舞俱乐部常常会提供免费自助餐,但是你得交一些入场费,不过入场费一般并不贵,甚至会在 10 美元以下。所以一位匿名的科技从业者就透露:

“人们整天被困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屏幕。为什么不去那里吃一顿自助餐,然后顺便看几眼没穿衣服的女孩儿呢?”

旧金山附近的科技从业者人数一直在高速增长,与之相应的,一家名叫黄金俱乐部的整体销售额和上座率也都有年均 20% 的增长。这家俱乐部的管理者称,科技界人士很喜欢来这里,而且很多都是常客。

除了吃午餐和看姑娘之外,脱衣舞俱乐部的另外一个功能就是方便谈生意,这可能就像我们的酒桌文化,或者洗浴中心文化,当人们在一起干一件偏离大众道德的事情时,往往这些人之间的信任会更强一些。

但是从硅谷现在的舆论风向来说,去脱衣舞俱乐部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尤其是现在硅谷特别强调多样性,比以往都要重视女性的地位。所以各种理由之下,去脱衣舞俱乐部就有些心照不宣的意味,虽然许多公司明确表示不赞同去这类俱乐部,但是,类似于黄金俱乐部的场所的营业额却一路水涨船高。

但是,背德之前是不安,背德之时是刺激,背德之后很可能是失落,也有匿名人士表示:

“经历了这个之后,再回到办公室工作,这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题图来自:vegashotelescape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