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观点来看,我不认为手机会成为任何公司的未来。

—— 黑莓 CEO 程守宗

大声

2016-06-23 15:17

即使是转投 Android 阵营,黑莓在整个智能手机市场还是处于被埋没的状态,似乎是再也回不到往日的风光了。而包括手机业务在内的黑莓硬件业务,也一直被认为是拖累黑莓业务表现的部分。

也有很多人一直给黑莓建言献策,表示如果没有硬件业务,黑莓专注在软件和企业市场,说不定就会像甩掉硬件包袱的诺基亚那样轻装上阵,进行大转型。不过今天黑莓 CEO 程守宗发话了,黑莓的硬件业务现在还不能丢,虽然买的人不多了,但是黑莓还想在这里赚钱。程守宗说

“设备业务必须盈利,我们不想再继续经营拖后腿的业务。今年我们就要达到这个目标。”

当然这么有雄心壮志的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如果设备业务不盈利,继续拖黑莓的后腿的话,那么黑莓可能就不再经营。另一方面,程守宗也说了自己对于手机业务的看法:

“个人观点来看,我不认为手机会成为任何公司的未来。”

这可以当作为黑莓的转型当作注解,虽然前 Android 和 iOS 时期,黑莓最大的标签就是手机。但是随着 Android 和 iOS 的崛起,黑莓手机成为市场上的 Others 之一后,现在黑莓更喜欢把自己定义为软件和服务供应商

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被认为是黑莓、诺基亚、微软和英特尔等等企业错失的时代,苹果和 Google 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当时代的风起云涌之后,归于风平浪静的时候,一些以智能手机为核心业务的企业正在经受着质疑,比如苹果,比如小米,它们都面临着手机业务增长的瓶颈。

apple

(近一年苹果股价走势)

以苹果为例,当 iPhone 不能以今年一定比去年卖得更好,当 Apple Watch 并不能打动消费者的时候,当传说中的 iCar 只是存在于种种传闻的时候,什么才能驱动苹果的增长?

也许,黑莓错失的时代快要过去了。

题图来自:techcrunch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城市已取代企业,成为全球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基本单位。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城市又显得如此低效,的确是资本体系下最后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领域。

查看全文 —— Richard Florida,城市规划学者、作者

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查看全文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电话已死,语音聊天才是未来。

查看全文 —— David Pierce,《连线》、《华尔街日报》作者

当公司以做到某些数额为目标时,他们就会做出很多在长期来看无益的事情。

查看全文 —— 沃伦·巴菲特

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查看全文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