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大声 2016-10-24 11:50

“ 当你进入中国市场时,你必须重新思考你做的每件事,必须把自己变成中国人。”

在海外科技公司中国本土化这件事上,Uber 通常被视为一个分水岭,它激进高效的市场策略以及更接地气的运营方式,成功地在竞争激烈的打车市场生存下来并分一杯羹。

可惜 Uber 这只独角兽最终选择了逃离,它最终没能改变大部分海外科技公司在中国铩羽而归的命途。

出席名利场 2016 新成就峰会,Uber 的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谈及中国市场,似乎仍然心有余悸:

中国跟其他市场太不一样了,去年我带了 6、7 个精兵悍将在北京一栋公寓里“闭关”了几周,才意识到这一点。六到七个月后我们还是出手了……在中国,政府通过各种形式融入商业。当你进入中国市场时,你必须重新思考你做的每件事,必须把自己变成中国人。

为了把“自己变成中国人”,Uber 在中国成立了独立的公司,城市化运营也都是雇佣当地人,80% 的经营决定全部由城市总经理来完成。在此前的采访中,Uber 的中国区负责人柳甄把这种打法称为“孵化器”模式。

“成为中国人”的代价是,加入中国特色的烧钱换份额的资本游戏。根据彭博社的消息源,今年上半年,Uber 至少亏损了 12.7 亿美元。而在中国的两年里,Uber 耗费了约 20 亿美元。

这不是卡兰尼克第一次对中国市场发牢骚,在退出中国几个月前,他曾在一个大会上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们在中国有一个融资数十亿美元的强悍竞争对手,但是他们在自己进入的每一座城市都没有盈利。对我们来说,问题在于我们想不想留在中国,能不能容忍这种不理性足够久,直到世界恢复理性。

在退出竞争激烈、烧钱最多的中国市场后,Uber 的财务报表可能会更好看些。

有趣的是,滴滴出行的柳青当天也出席了活动。对比卡兰尼克的“退守”言论,她说了这么一句极具侵略性的话:

我们一定要走向全球。我们是一个大的发起者,同时是一个十分值得信赖的公司。如果一个地方没有现成的参与者,我们将在那里自我发展。我们将打一场全球性的比赛。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我认为我离胜利很近了,因为太紧张的缘故,下了一些不好的棋。我太紧张了,心跳太快。我觉得这可能是人类的弱点,我也觉得有点遗憾。今天这盘棋下得我热血沸腾。

查看全文 —— 柯洁

微软只是在 PC 层面上与硬件合作厂商进行沟通。而现在有了 Surface 以后,负责硬件和软件的同事会在一起进行交流,进行软硬件结合,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经历。

查看全文 —— 微软全球副总裁 Eran Megiddo

从这些前人的得失中 CEO 们可以汲取很多属于自己的经验和知识,但真到了危机发生的时候,给他们留出的往往是短暂的条件反射时间,而不是系统性思考时间。

查看全文 —— 章劢闻

越是身患残疾,越是要熟悉最新科技,要开始运用新技术,因为它能弥补我们所缺。

查看全文 —— IBM 盲人科学家浅川智惠子

要慎重,坚果 Pro 毕竟是一千多块钱的手机,虽然工业设计、操作系统的美观和易用性等综合体验等等远胜苹果,但拍照,某些对 CPU 要求较高的软件/游戏的流畅度,第三方 app 的整体素质等方面,跟苹果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查看全文 —— 罗永浩
广告就该这样用

不好意思,我在创业,你能扫码关注我吗?

2016-10-25 10:26下一篇

笔记本电脑是不是设计过度了?

2016-10-20 10:4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