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只是在 PC 层面上与硬件合作厂商进行沟通。而现在有了 Surface 以后,负责硬件和软件的同事会在一起进行交流,进行软硬件结合,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经历。

—— 微软全球副总裁 Eran Megiddo

大声

2017-05-25 15:13

前晚微软在上海举行的发布会可以说是近年来微软在中国举办的规格最高的发布会了,在这场发布会里,微软全球首发了新的 Surface Pro,还将 Surface Laptop 以及 Surface Studio 的国行带到了中国,这样 Surface 全线四款产品都进入了国内。

在这场发布会上,微软公司资深副总裁、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柯睿杰 (Alain Crozier)也讲到了一些 Surface 在中国的进展:比如去年 Surface 系列在中国的销量增长了 150%,中国将很快成为 Surface 的最大市场。

在发布会结束后,爱范儿(微信号:ifanr)也和微软全球副总裁 Eran Megiddo 聊了一下,他主要负责微软的 OneNote、Wunderlist 及教育业务。

在微软推出 Surface 系列之前,微软的操作系统需要搭载在联想惠普这些厂商出品的电脑上。Surface 出现之后,微软就成了既开发 Windows 系统,还开发 Office 软件,最后又设计生产了桌面 Windows 硬件产品的厂商。在前晚以 Surface 为主角的发布会上,其实微软还发布了一个 One More Thing:名为 White Board 的创意协作软件。

这个软件非常适合在 Surface Studio 和新 Surface Pro 等具有“工作室模式”的 PC 上使用。包括 Eran Megiddo 负责的 OneNote 产品也是这样,这些新软件或者软件的新特性总是更适合 Surface 产品。

爱范儿也非常好奇,在微软内部,Surface 硬件团队,Windows 团队和 Office 团队是不是要互相迁就,照顾好彼此的节奏,最后在发布会上一起放个大招?对此疑惑,Eran Megiddo 读爱范儿说:

微软只是在 PC 层面上与硬件合作厂商进行沟通。而现在有了 Surface 以后,负责硬件和软件的同事会在一起进行交流,进行软硬件结合,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经历。

Eran Megiddo 还表示:

我们平时会说 Office 团队、 Surface 团队,或者硬件团队,但实际上大家都属于一个团队,只是负责的产品有所不同。团队不同职能部门之间的沟通非常紧密,而且我的团队和 Panos Panay(爱范儿注:微软 Surface 业务负责人)的团队每周四都会有互动沟通,确保大家共同完成一件任务。所以大家今天看到的不管是展示的设备,还是设备上的应用和体验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关于节奏的问题,大家都是同步的,不会出现需要迁就时间点的情况,反之亦然。

对比和其他硬件厂商的合作,这种公司内部的协作显然要更为紧密和顺畅一些,爱范儿曾在现任微软 CEO 纳德拉上任后不久采访了微软亚研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微软更像初创企业了,不再是 Windows 和工程师为核心的企业,他们开始更重视用户体验,以及员工之间彼此平等地合作。

近些年走势良好的 Surface 就是这样条件下从无到有,从渣到优的,作为微软内部紧密合作的成果,Surface 系列产品让你购买的一个理由就是:这是微软的“亲儿子”。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在数据为王的时代里,危害着人们核心权益的风险源于立法者是科技「文盲」,以及计算机科学家对法制政策的无知。

查看全文 —— Susan Crawford,哈佛大学法学教授

我们最隐秘和私人的音乐时刻,正逐渐被转化为数据,然后卖给广告商,这实在让人太压抑了。

查看全文 —— Arwa Mahdawi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