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发布了「中国 Snapchat」,首款视频社交软件有「多闪」?

产品

01-15 19:46

字节跳动的社交产品终于来了——多闪,一个「好友短视频社交 app」。

2019 年 1 月 15 日并不是传统历法中的黄道吉日,但不妨碍原快播 CEO 王欣、罗永浩投资的快如科技和字节跳动都将发布会选在这天,巧合的是,他们发布的都是社交产品。

对字节跳动来说,为旗下的产品专门开一场发布会,是非常罕见的事情。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抖音总裁张楠开场致辞,就任不久的今日头条 CEO 陈林出席圆桌讨论,同样说明了这个产品的重要性。

「抖音 Messenger」还是中国版 Snapchat?

多闪已经提供下载,目前 iOS 版的内测名额已满,Android 版可以直接在官网下载。

仅支持抖音帐号登录,数据和抖音的私信聊天互通,本质上,多闪就是将抖音的私信聊天独立出来做了一个 app。这和 Facebook 将聊天功能独立出来,做了 Facebook Messenger 的思路一样。

不过在具体的产品形式上,多闪更像是 Snapchat。

多闪 app 有 3 个模块:相机、聊天页和发现功能——「世界」,和 Snapchat 如出一辙。

就像 Snapchat 曾经把自己称为「相机公司」一样,多闪的 logo 由相机和聊天气泡的元素组成,主打视频社交,再具体一点,是主打年轻用户的视频社交。

「年轻『视』代」,是多闪发布会的主题,在字节跳动看来,视频是年轻人的社交语言。

张楠披露了抖音的最新数据:到 2019 年 1 月,抖音的国内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 2.5 亿。

最近的一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 16 至 26 岁的年轻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 17%,达 2.25 亿。在年轻用户中,抖音已经称得上是一款「国民级产品」。

而从城市宣传,音乐人计划,传统文化挑战到政务、媒体号进驻,抖音也成了短视频产品的执牛耳者。抖音也在 2018 年将 slogan 改成了「记录美好生活」。

张楠阐述了做一款社交软件的逻辑:「2018 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抖音用户在拍摄完视频后,会发送给自己的好友。每天,都有大量的用户围绕抖音上的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讨论。」但与此同时,「这些分享由于种种限制,并不是很顺畅。」

多闪:摆脱社交压力,回归亲密好友

发布会主讲人是多闪的负责人徐璐冉,90 后,长相甜美,很像抖音上的那种受欢迎的「小姐姐」。

她一边称张小龙为「龙叔」,一边介绍说多闪的团队 100% 都是 90 后,甚至有许多比她还要小上很多。

不过,和「龙叔」在几天前的微信公开课 Pro 版上说得一样,年轻人徐璐冉也觉得在「传统的社交软件」上,发一条状态时面临着非常大的社交压力:动态很多时候就是工作场,为了塑造人设,很多时候,用户想发一条动态,却思前想后又放弃了。

用户不再发自己的真实动态,一个后果就是我们总是错过最关心的人的真实动态。我们不知道曾经亲密的大学同学的近况,甚至不知道去年才认识的朋友,现在正在做什么。

「亲密关系被庞大的社交关系稀释了。」徐璐冉说到。

为了减轻用户的社交压力,鼓励用户分享自己的真实状态,多闪推出的核心功能是「随拍」。

和微信的视频动态一样,多闪支持 15 秒的全屏视频拍摄,用户拍摄完成后会就形成一条「随拍」,被好友看到。

随拍 72 小时后自动消失,选择 72 小时而不是 24 小时,徐璐冉的理由是一天太短了,中国人还没有形成这种习惯,而 7 天又太长了,回顾太久的动态没有必要。

没有公开的点赞、评论,这也和视频动态一样。多闪还给出了解释,微信朋友圈上的点赞、评论很多时候是社交货币,用户会为其所累,分享内容时有更大的心理负担。

多闪也做了很多和微信的视频动态截然不同的功能:多闪的自拍相机有非常重的美颜效果,还有可以实时叠加在人脸上的 AR 道具和视频特效。如果你是个抖音达人,一定对这些不陌生。

视频红包和「斗图」也是多闪的特色功能,用户在发红包时,可以录制一段视频,在输入框输入「哈哈」、「??」等关键词时,系统还会匹配出相关的表情包供用户选择。

和年轻的团队一样,多闪是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产品。它一边希望用户「和亲密好友分享生活」,一边在骄傲地宣布,「年轻炫酷,代表未来」。

年轻人到底想用什么样的社交产品?

Snapchat 曾经真切地让 Facebook 感受到了威胁。上线 3 年,Snapchat 的日活跃用户就达到了 1 亿,而且不少是从 Facebook 逃离的年轻人。

令大多数成年用户费解的「阅后即焚」功能被认为是 Snapchat 致胜的法宝。

▲ Evan Spiegel 的.  图片来自:_SJP0267

Facebook 迅速放下了所有体面,前赴后继地像素级抄袭 Snapchat,同时恩威并施,试图以天价收购那个当时还非常年轻的团队,但这些都没能阻止 Snapchat 的增长步伐。

上市前,Snapchat 的估值达到了惊人的 250 亿美元,上市首日,市值更是来到了 340 亿美元。

但现在呢?Snapchat 最新的市值是 81 亿美元,股价长期徘徊在上市以来的最低点。而它股价低迷的最根本原因就是——用户增长停滞了。

▲ Snapchat 的增长在 2016 Q4 迎来了一个拐点

为什么一部分年轻人逃离 Facebook 之后,又迅速地放弃了 Snapchat?

一个直接的原因是 Instagram 很好地复制了 Snapchat 的核心功能之一——Stories。作为一个全球级别的图片社交软件,Instagram 的核心用户和 Snapchat 有非常大的重合,而前者的用户规模要大得多,甚至可以说 Snapchat 的用户是 Instagram 用户的子集。

Instagram 有了 Stories 功能之后,用户既可以在信息流里分享岁月静好,也可以在 Stories 里用视频记录、分享自己的真实一面。

▲ Instagram「窃取了」Stories,击败了 Snapchat

Facebook 和 Snapchat 的战争可能也揭示了更深层的问题,年轻人会为了一个新鲜的功能尝试新的社交软件,但他们更根本的需求是通过这个功能,了解最亲密的好友的真实动态,同时,找到和自己相似的新朋友。

如果一个所谓的「传统社交软件」能高效地满足他们的需求,那就不会发生所谓的逃离。

多闪发布会后的媒体群访上,一位记者委婉地问到了多闪如何与微信竞争,字节跳动高级总监杨继斌迅速接下了这个问题,「我们和微信不是竞争关系,我们不是要做 IM,而是要让亲密好友社交。」

这更像是一个公关层面的回答,亲密好友间的社交,其实就是微信的根本。

微信推出视频动态的想法也和 Instagram 如出一辙,用户可以在朋友圈塑造人设,也可以在朋友圈的反面——视频动态里随手记录自己的生活动态。

包括多闪在内,中国互联网最近出现一批主打年轻人社交的产品(其中不少模仿 Snapchat),但和当年的 Facebook 大战 Snapchat 不同,它们都还没能对微信有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年轻人并没有逃离微信,更没有去用这些「中国的 Snapchat 们」。

不过,有抖音的加持,多闪是最有可能在争夺年轻人上有想象力的社交应用。比如在微信推出视频动态后,会有不少人在里面分享抖音视频,当用户想消磨时间,刷搞笑、精彩的病毒小视频,或者表达自己的创意和创造能力时,抖音还是最高效的平台。

2019 年,5G 商业化将正式到来,视频被广泛认为将迎来又一次爆发。如果视频是年轻人的社交语言是成立的,那抖音做一款社交软件,即使无法撼动微信,能做成中国的 Snapchat 也不错。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