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自有操作系统,华为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公司

03-18 11:00

近日,华为移动业务负责人余承东在接受德国《世界报》采访时表示,华为已经为智能手机和电脑开发了自有的操作系统。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如果我们不能再使用这些系统(Android),我们会做好准备并使用 Plan B。当然我们更希望与 Google、微软的生态系统合作。

早前有消息显示,华为和中兴从 2012 年就开始研发自有操作系统。

2018 年 12 月,有消息传出,华为已在荣耀 Play 上进行 Fuchsia 的测试,Fuchsia OS 是 Google 正在研发的下一代智能设备操作系统,预计可以在智能手机、电脑以及其他物联网设备上使用。华为是首批测试该系统的第三方手机厂商。

开发自有操作系统,相当从 Android 和 iOS 两者以外 1% 的边缘市场开始建立自己的城池,做这件事情,华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些年在科技史上留下了足迹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不少,数得上名字的有塞班(Symbian)、黑莓(BlackBerry),英特尔与诺基亚合作的 Meego,三星牵头的 Tizen,微软的 Windows Phone,还有 Palm 的灵魂 WebOS。

我们盘点了一下这些早已消逝或立于边缘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并从它们的兴衰去可以想象下一个操作系统应有的模样。

成也诺基亚,败也诺基亚的 Symbian

说起塞班系统,总绕不开诺基亚。1998 年,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和 Psion 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Symbian」的公司。

▲ 爱立信 380

第一款 Symbian 智能手机是 2000 年面市的爱立信 R380,此外包括三星、松下、联想、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西门子在内的手机厂商都推出过 Symbian 系统的手机。

2001 年,Symbian S60 发布。2002 年前后,诺基亚是智能手机市场上的大佬,并在 2004 年收购了 Psion 手上的 Symbian 股份,在塞班联盟里占股为 47.9%。

▲ 诺基亚 E52 长这样,图片来自:phonesdata.com

诺基亚手机的流行,让 Symbian 成为不少人第一次用到的智能手机系统。我的第一台智能手机就是诺基亚 E52,它如今躺在我的旧物抽屉里,上回给它充上电依然能开机正常运行。

然而也正因为诺基亚缺乏软件生态的建设能力,Symbian 最终被诺基亚抛弃,并在 2013 年初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2012 年 2 月发布的诺基亚 808,是诺基亚最后一台采用 Symbian 系统的手机,也是诺基亚首款使用 PureView 技术的智能手机。

▲ 搭载 Android One 的诺基亚 3.2 和诺基亚 4.2

现如今,诺基亚已经成为 Android One 的重要载体,最新修改的 Android One 新 logo 率先印在最新发布的诺基亚 3.2 和诺基亚 4.2 上,能够相当和谐地与「Nokia」字样共同出现在手机的背面。

三星手里也有 Plan B

基本上家大业大的手机厂商、硬件厂商,都曾担忧过自己硬件设备的软件生态系统控制权不在自己手里,三星就是一个例子。

在 Galaxy S 面世之前,三星曾推出一个 Wave(澜)系列,Wave 搭载三星基于 Linux 研发的 BadaOS。BadaOS 在 2009 年发布,也有开放应用软件商店为第三方开发者提供支持,不过这个系列的产品没有在智能手机历史中留下太多痕迹。

▲ Tizen OS UI

2012 年,三星宣布将 Bada 集成到 Tizen 上。实际上,Tizen 的前身是 LiMo,属于厂商与 Linux 开源社区的合作成果。2011 年时,Linux 基金会与英特尔宣布开发 Tizen。Tizen 协会的成员包括三星、英特尔、富士通,以及华为等十余家。

三星手上的 Tizen 系统,已经应用在智能手表、智能电视、数码相机和智能手机上。早在 2013 年,Tizen 在三星眼里是「主打高端市场」的一张牌,不过后来现实让他们意识到,Tizen 要想抢夺 iOS 和 Android 蛋糕还是有点难的。

如今,三星的旗舰手机使用 Android 系统,Tizen 则成为三星通过低价占领新兴手机市场的法宝之一。2017 年,三星还推出了第四台 Tizen 手机 Z4,这个操作系统的手机在印度卖得不错,曾经是印度智能手机市场里的第三大操作系统。

微软亲儿子 Windows Phone 的挑战失败了

▲ 图片来自: Microsoft Insider

微软的亲儿子 Windows Phone(文中简写为 WP)操作系统诞生于 2010 年,推出之时被寄予厚望,当时的版本为 7.0,也被称为 Windows Phone 7。

后续 Windows Phone 8 上的所有原生程序,无法在 Windows Phone 7.X 上运行,不得不说这种单向兼容的操作真是很坑。

微软对 WP 的不重视,是开发者们对 WP 平台意兴阑珊的主要原因。

2015 年苹果发布 Apple Watch 后,支付宝表示已经为这款尚未上市的产品做好适配。相比之下,当时支付宝的 WP 版本上一次更新是在 2014 年 8 月。

两个平台待遇相差甚远,有 WP 用户认为这是支付宝对他们这群用户的歧视,骂支付宝是「支付婊」,当时支付宝钱包相关微博下的相关评论多达 26 万多条。支付宝则是通过转发微博表示:「你为什么选择 1% 的生活」,侧面回应了来自 WP 用户的指责。

▲ 图片来自 MobiPicker

互联网服务大厂都不愿意花太多精力在 WP,那么能够为系统贡献新能量的独立开发者也找不到太多坚守的理由,毕竟没有看到 WP 用户增长的希望,也很难从平台上赚到钱。

2017 年 7 月,微软宣布完全停止对 Windows Phone 8.1 的支持。同年 10 月,微软副总裁 Joe Belfiore 在 Twitter 上表示:不会在 Windows 10 Mobile 平台上开发新的功能和硬件了。这基本宣告了 Windows Phone 的死亡,也直接反映了做 iOS 和 Android 以外那 1% 的少数者有多难。

▲ Andromeda 假想渲染图

不少人一直在等 Surface Phone,2017 年微软在 B 站的官方账号也曾曝光,相关的专利也不少。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Surface Phone 或 Surface Mobile 或 Pocketable Surface Device,等了两年的朋友们,再耐心一点吧。

黑莓也曾一时风光,明年正式退役

在智能手机普及初期,黑莓的系统可以在当时的网络环境下做到推送完整、实时的邮件。随着通信环境的进步,这个优点逐渐演变成智能手机的一个基本功能。

5

▲ 搭载 BlackBerry 10 的 Z10 和 Q 10,图片来自:nairaland

黑莓手机外形最经典的设计元素就是全键盘,早期黑莓手机所搭载的系统是  BlackBerry 7。2010 年,黑莓推出了 BlackBerry 10,这个专门为触屏操作开发的操作系统,基于 QNX 内核,它拥有更快的运行速度和更强的多任务处理能力,并且能够兼容 Android 应用。

随着 BlackBerry 10 逐渐衰老落后于时代,黑莓也不得不抱住 Android 的大腿。

bb priv

▲ BlackBerry Priv,图片来自:arstechnica

2015 年 3 月,黑莓发布了最后一款 BlackBerry 10 手机 BlackBerry Leap 后。同年 11 月发布了旗下第一款 Android 设备 BlackBerry Priv。

2018 年初,黑莓宣布正在转用 Android,并将在 2020 年彻底关闭 BlackBerry OS。

有统计显示,BlackBerry OS 在 2010 年曾击败诺基亚的塞班系统,成为 Android 和 iOS 后面的全球第三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黑莓在手机操作系统浪潮中,曾有望与 Android、iOS 形成三国鼎立之势。然而也敌不过从兼容 Android,到全面转投 Android。

死了很久却还活着的 webOS

下面这个智能手机的交互方式,无论是 Android 还是 iOS 用户应该都很熟悉:

按手机的 Home 健,或者通过全面屏手势,将手机上正在运行的多个应用变成一个个微缩版的窗口,左右滑动查看其它应用,上划关闭该程序。

如今 Android 与 iOS 上的卡片式多任务形态,其实来自智能手机鼻祖 Palm 上的 webOS。这个流传至今的交互方式,在十年前的 2009 CES 发布会上征服了当时的科技界。

▲ 左边是 iPhone X,右边是 Palm 手机,图片来自:Tim Schofield

除了卡片式任务设计,webOS 还拥有多任务、通知、账户同步,OTA 系统升级,手势操作等在当时很超前的系统功能。

2010 年 4 月,Palm 被惠普收购。2011 年 8 月,惠普宣布停产 webOS 相关硬件产品,这意味着 Palm 手机折戟沉沙,webOS 也成为了陪葬品。后来 LG 从惠普手里收购 webOS 全部资产,并在 2014 年 CES 上展出采用 webOS 的智能电视。

▲ 2018 年的这部 Palm 售价 350 美元,运行 Android 系统

Palm 在 2018 年复活了自己,重回智能手机市场,然而新的 Palm 手机运行完整版的 Android 8.1 系统。Palm 再也不是当年的 Palm 了。

Android 和 iOS 这两个寡头越来越像了

Engadget 编辑 Jon Fingas 曾这样评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斗争历史:

如果说是 iPhone 把黑莓、塞班和 Windows 手机从各自山头推下来,那 Android 就是那个在各系统「倒下」后持续将它们按在地上的产品。

▲ HTC G1,图片来自 TechCrunch

实际上第一台 Android 系统的手机是于 2008 年 9 月 23 日正式发布的 HTC G1 。Android 系统发布之初相当粗糙,但也有着最大的优势特点——「开放性」。另外也靠 Google 没有放弃,每一次改版的 Android 系统都在变得更好。

▲ 随着版本变身的 Android 小机器人, 图片来自:CnBeta

第一代 iPhone 发布于 2007 年,封闭的 iOS 系统、封闭的 App Store 背后,还有一个与之相爱相杀的操作——「越狱」。因为当时 iPhone 上的功能和应用并不多,用户只能通过越狱来满足自己的使用需求,研究越狱漏洞的开发者也不少。

Jailbroken-iPhone-Cydia-iOS-7

▲ 著名越狱工具 Cydia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越狱工具要数「Cydia」,由 Jay Freeman 开发,它让越狱 iPhone 能够查找和安装各位安装包。Cydia 在巅峰时刻曾拥有将近 4500 万用户。

随着 iPhone 的流行和 iOS 的成长,越狱变得越来越难,以及没有必要。与此同时,越狱开发者和越狱用户在大幅减少,越狱社区逐渐瓦解。

2017 年 Gartner 的统计显示,Google 的 Android 系统市场占有率达到 85.9%,苹果的 iOS 占比为 14%,两个加起来则是全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99.9% 的市场份额。

这些年来,这两个系统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像:都加上了「屏幕时间」功能,都是一瓶扁平化的 UI 设计,都在引入手势交互……

这两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高企的市场占有率,也意味着全球大量的用户,他们支撑起了相应的开发者生态和商业模式。不过,如今智能手机市场的新用户增速已经开始放缓,出货量也不如当年。

下一个操作系统会是怎样的?

总的来说,Android 和 iOS 用了将近十年,才成长为如今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两极。它们如今的辉煌离不开三个因素:

  • 从不放弃迭代升级的平台方,并搭建出有利于开发者的生态
  • 与平台方互相滋养的开发者们,他们在平台上架应用并能从中获益
  • 一定数量并保持增长的用户

iOS 和 Android 这两者以外的 1% 边缘市场里,新的挑战者不断出现,但纵观消费者手上现有的智能手机,能被前两者视作对手的新系统,还没有出现。

不过就目前而言,一个手机厂商要想在这年头成功推出自有操作系统,要不像苹果那样拥有一群粘性较高的用户和巨大的软件市场,要不就需要兼容 Android 软件。如果以上两点都做不到,却着急着在主打旗舰机上用上自建系统,微软的 Windows Phone 就是前车之鉴了。

▲ Fuchsia OS 应该是切换底层内核,并与 Android 彼此兼容吧

下一个操作系统会是怎样?新系统必须拥有决定性的优势,才有可能逆袭翻盘。或许支持手表、手机、PC 到智能家居物联网全平台的系统是个方向,比如 Google Fuchsia。

可以肯定的是,新技术的发展会吹响 Android、iOS 衰退的号角,也会催生下一代操作系统。可以想象的是,下一代系统的交互方式,会因为语音识别、视觉识别等新技术的运用而截然不同。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太阳底下全是新鲜事 | 联系邮箱:shenxingyou@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