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沪 C」?北京或将发放「郊区牌」并增发 10 万个新能源指标

董车会

03-24 20:23

在全国形形色色的车牌以及限行规定中,「沪 C」堪称神一般的存在。当地人笑称:挂着这块 “沪” 字开头牌照的车辆可以驰骋世界,但就是进不了上海市区,准确地说是上海外环以内,365 天全天 24 小时那种。

事实上,「沪 C」属于上海郊区牌照,其获取方式也比较简单,不像其它沪牌需要拍卖,相比动辄小十万的拍卖价,「沪 C」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

虽然「沪 C」在路权这块的争议很多,,但不得不承认,这类郊区牌照解决了很多人的出行刚需,圆了很多郊区家庭的买车梦。

同样作为一大限行城市的北京,一方面面临着严重的交通拥堵,另一方面很多百姓 “一牌难求”,连刚需用车都无法保障。在这样的矛盾冲突下,北京政府开始有意效仿上海,在北京发放郊区牌照。另外,为了刺激疫情之后低迷的汽车市场,北京有望在上半年释放不少于 10 万个新能源购车指标。

今天,商务部官网闹了一出 “乌龙”,其在网站发布了《北京正在研究出台刺激汽车措施》一文,后又被快速删除,虽然官文已经不见踪影,但如此重要的意向文件肯定不是儿戏。

我们一起来看下原文:

汽车类消费是北京市商品消费中占比最大的商品品类,2019 年,占社零额比重 13.8% 的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同比下降 8.0%(全国同期增速为 -0.8%),下拉全市社零额增速 1.3 个百分点。针对突发疫情对消费市场的冲击,北京市正研究制定促进汽车消费政策措施。

一是尽快推出高排放老旧汽车淘汰更新政策,释放一部分老旧车存量指标,通过设置补贴奖励及购车时限,在年内转化为新购汽车消费贡献。

二是针对本市无车且在轮候范围的新能源车需求家庭,上半年再释放不少于 10 万个购车指标,促进刚需家庭购车消费,预计在今年内可迅速转化为消费增量,将新增社零额 200 亿元左右。

三是研究推出限定在郊区行驶的专用小客车号牌,不纳入全市机动车保有量调控指标,有效满足郊区家庭购车出行需求的同时,有序引导非首都功能疏解和区域协同发展。

文里说得很清楚了,其一政府会继续推进老旧汽车的淘汰,进而把存量指标释放出来,并通过补贴的形式鼓励这波人赶紧置换新车。其二,上半年拿出不少于 10 万个电动车指标,这些指标全部给到正在 “排队等号” 的新能源意向车主们。第三点有意思了,那就是研究发放郊区专用小客车牌照,这批牌照不需要摇号,仅满足郊区人民在当地的出行需求。

由于北京地域广袤、区县众多,在合并之前共有东城区、西城区、崇文区、宣武区、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海淀区、通州区、大兴区、房山区、门头沟区、昌平区、怀柔区、顺义区、平谷区、延庆县、密云县十八个区。除了前八个为城八区之外,其余十个区都属于远郊区县。

“五环外居民” 群体非常庞大,包括外来人口在内,五环外的人口超 1000 万,接近北京总人口的一半。这部分人既有 “潮汐制” 在市区五环内通勤的,更有常年不进五环,在远郊区县工作生活的。但一直以来庞大数量的 “郊区人民” 和 “市区人民” 一样,都面临着 “一牌难求” 的困境,所以很多本地人都会上一块外地牌照勉强应付通勤难题。

随着北京对外埠号牌的管理愈加严格,外地牌在六环以内开始变得举步维艰。这样一来,抛开在京的外地人士,使用外牌的本地居民也将受到大大的波及,所以发放郊区牌照对于 “五环外居民” 来说是能够解决一定问题的,但这个区域该怎么划分还有必要仔细琢磨,标准的建立切不能再一刀切。

打比方说,原本属于远郊区县的通州如今已成了城市副中心,主干道堵车状况丝毫不亚于市区,那么问题来了,这里该不该发郊区牌呢?

北京号牌资源一直都有 “历史遗留问题”,在摇号制度建立前,大把 “不要钱” 的京牌流落到了周边省市,近年再由车贩子回收带活了本地的 “租牌” 市场;另一方面,像平谷、延庆、密云这样远郊中的远郊,京牌数量也非常可观,但当地居民是否 “物尽其用” 还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北京指标就像一锅乱炖,有人吃肉、有人喝汤、有人排着队连骨头也轮不着,想要科学合理公平地解决这一资源分配问题是剪不断也理还乱。相比能让刚需家庭开上车这一迫切需求,堵不堵车似乎对老百姓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了,两害相比取其轻嘛。

爱范儿视频号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