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发布贺岁片《阿年》,这次是个惊悚片?

公司

01-29 09:58

苹果一年一度的「新春大片」又来了。

但今年,画风好像有点不一样——亲情、奇幻、悬疑,还加惊悚

这次的新春短片名为《阿年》,王子逸是短片的导演,她的作品《别告诉她》去年还获得了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提名,从那部电影就可以看出王子逸在中国家庭关系上的独特视角。

而《阿年》讲的,也是一个小女孩和她的家人,围绕着中国年兽展开的故事。

一部关于新「年」的奇幻电影

阿年,就是影片里一只具有神话色彩的怪物:年兽。

在中国民间传说中,年兽也叫「夕」。每到年末午夜,年兽就会进攻村子,屠杀小孩,于是家家开始燃放爆竹、贴红对联,户户烛火通明、守更待岁,只为吓跑年兽、驱散邪魔。「过年」「除夕」的说法,也是由此而来。

(注:以下内容涉及剧透,点击这里查看完整短片及幕后视频

相信小时候,大家对年兽都有所耳闻,那时候爸爸妈妈总是假装吓唬我们:

年兽要来抓小孩啦,快去放鞭炮啦!

影片里的父母同样为了守护孩子阿婷,怕她在大山里遇到危险,也说着山里年兽吃小孩的故事。

在年兽露全脸之前,影片一直处于悬疑和惊悚的状态,比如年兽的尖爪从女孩身后隐隐探出,年兽的低吼在漆黑的山洞乍然惊现…….

当它真的出现时,果然也和想象中长得差不多:庞大凶猛、头长犄角、眼若铜铃、青面獠牙。

但是,它的内心却很纯粹——不想吃小孩,只想吃年糕。

小女孩递上了年糕。后来,她和年兽成了神秘的山间朋友,也从小到大和年兽一起玩耍、一起成长。

想拍好中国人记忆深处的传统故事并不简单,而王子逸选择独辟蹊径,将年兽的形象完全颠覆

年兽背后,影射的其实是上一辈人心中对未知的恐惧,对子女外出的担忧,但实际上,现实情况可能是发生一段奇遇,并充满着无限新的可能。

当影片进入高潮,除夕之夜,村里鞭炮炸裂、烟花漫天。

阿婷带着鼓起勇气的阿年来到村里,只是,阿年最终还是被爆竹声吓得掉头逃窜。

到这里,iPhone 的夜景拍摄能力也开始轰炸式输出,从拍摄人物、拍摄场景,到跟踪防抖,以及各种暗处细节呈现。

尽管阿婷最后被父母拉回家,接受了一顿家庭教育后与其不欢而散,但最后父母在相互交谈中,也渐渐理解了女儿的想法:

如果因为怕了,就什么都不敢去做, 那我们就会错过那些人生中意想不到的。

当影片最后一家三口一起上山,笑呵呵地敲起装年糕的饭盒招呼年兽,他们也在此刻达成了彼此的和解。

看完今年的影片,它似乎不如苹果往年的新春短片那么感人和温情了,给人留下最直接的观感就是:有一点意思。

展开来说,就是有一点新鲜、有一点有趣、有一点特别。

带来这种观感的原因,不止在于年兽的题材、奇幻的风格、反转的内容,还在于 iPhone 拍摄的众多视角、明暗场景、趣味玩法。

当然这也是在看完影片的幕后解析,才发现手机还可以「玩」出这么多花样。

如何用 iPhone 12 Pro Max「玩转电影」?

去年苹果的新春短片,就已经单纯只用 iPhone 拍摄,放弃任何「外挂」了。

今年同样如此,大部分场景都是裸机加一个手机稳定器,就直接开拍,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几乎等于没有门槛。

电影里画面呈现的多样性,来自于背后的拍摄小技巧。

比如说,把手机放在水池里,画面就开始溢满浪花;

把手机放在年兽的嘴里,就让观者产生了置身其中的感觉;

把手机固定在筷子上,仿佛自己拿着筷子在召唤年兽;

把手机绑在年兽腰身上奔跑,就能制造出年兽逃跑时情绪的慌乱感;

把手机架在轮椅的轮圈上,推动轮椅,就拍出了女孩和年兽在草丛翻滚着对望的视角。

这些创意的拍摄方法,都体现了手机摄影的灵活性。

王子逸也在体验着摆脱大型传统摄影机的快乐——只要找到可以放手机的新地方,就可以获得拍摄的新视角。

这也能鼓励更多普通人拿起手机拍电影,拍更多不走寻常路的电影。

另外,这部短片作为 iPhone 12 Pro Max 秀肌肉的大作,自然也不会放过它主打的「摄影力」。

iPhone 12 Pro Max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最直观的感受可能就是夜间摄影的强大

比起前几代 iPhone,新机在低光下的拍摄明显更加明亮、清晰和稳定,所以《阿年》几乎一半以上的场景都在夜间或暗光下拍摄,光线都是来自实景光源。

同时,iPhone 12 Pro Max 也是 iPhone 史上第一款可以使用杜比视界拍摄的手机,它让短片在色彩、光影、动态范围中都呈现了更稳定和更有质感的表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电影质感」。

更贴近真实的代入感,也会让观众更有沉浸感。

所以导演也才在电影中放开了拍各种光影画面,包括年兽山洞的微光、深夜房间的灯光、天空绽放的烟火,以及在不同的烟火下覆盖着不同颜色的森林等等。

另外,比起之前,这次的新春短片也有着大量的追跑、打闹戏份,而且还使用连贯的长镜头来拍摄,侧面表现出了新 iPhone 的防抖能力。

当然,如果没有背后的名导和国际专业团队,对于普通人来说,用 iPhone 拍电影的最终结果可能还是——

知道了很多道理,却依然拍不好一部片。

但至少,我们已经可以越来越有信心随时记录生活的影片了。

倘若你还有更多有趣的想法,这件事就更不见得有多困难。正如王子逸所说:

不用多想什么,拍出心中所想。

手机厂商也抢「春节档」,但最重要的依然是故事

手机厂商拍电影短片,已经并不鲜见了。

国内最早用手机拍电影的厂商,大概就是 HTC,2012 年他们拍摄了《寒战》的前传短片:《唯一抉择》。

HTC 手机不仅做了影片的道具,也做了影片的拍摄工具。

而华为更是在 Mate30 系列推出后开启「未来影像计划」,推出了一系列的高质量短片,2019 年还和金鸡百花电影节合作举办了「新影像·手机影片」单元。

vivo 同样不甘落后地在 2020 年和 FIRST 青年电影展首次设立了「超短片单元展」。

手机厂商纷纷走进电影短片行列,只是总免不了商业营销的味道。

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春节——这个牵系着所有中国人爱恨离愁的节日

所以 OPPO 本周发布了用 OPPO 手机拍摄的新春大片《2021 加糖去冰》,一加前天才发布春节短片《三十年后我想你》,宋佳和牛超在里面讲了一个未来感十足的科幻家庭故事,这也是一加第一次推出春节短片。

群雄逐鹿、纷呈多元。

无论从品牌传播还是产品营销的角度,「春节档」都是手机厂商不容错过的一次助力期。

所以苹果也连续四年坚持下来这个传统。

早在 2018 年,苹果就开始用 iPhone 拍摄新年「贺岁片」。

当年陈可辛导演的 《三分钟》一发布就开始刷屏,它讲了一位列车员母亲过年需在列车上值班,不能和儿子回家过年,只能在列车停站的三分钟与之相聚的故事。

出发和抵达,家国责任和小我渴盼,都在短短三分钟内,勾勒出一场不断在春节上演的家人离聚图景。

前年,贾樟柯导演拍摄的《一个桶》,讲了一个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春节返程的故事,母亲在给他带走的一桶重重细沙里,塞满了自家的土鸡蛋。

最普通日常的关心,却在离家在外的时刻变得格外感人。

去年苹果的新春短片名为《女儿》,由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影片导演西奥多·梅尔菲拍摄,华语影后周迅出演,同样掀起了火热的传播。

一个开出租车的单身母亲和自己的母亲分离多年,终于在春节与自己的母亲在出租车相遇,当周迅在车里说出那句「妈,我饿了」,我们知道了家不是一个固定的地方,只要家人都在一起,出租车也是一个家。

可以发现,这些年在朋友圈传播得较多的春节短片,并不是它们的拍摄技巧多么高超,拍摄资金有多丰厚,用了技术有多领先的手机。

外在都是辅助,核心依然是:它们到底有没有讲一个好故事

剧情扎实、内容感人、激发共鸣,才最能在春节这个特殊日期引起刷屏。

《啥是佩奇》,就是春节档成功广告片的最佳案例。

在那时,佩奇是啥不重要,时候到了,故事稳了,情绪也就来了。

当电话里父母「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呀」的声音一响起,当提着大箱子坐上回家的高铁和飞机,当儿时放爆竹、点烟花、挨家挨户送恭喜的画面开始出现——

所有关于家的故事,一瞬间就会让人想念起一切。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