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发布防丢神器 AirTag,有人欢喜有人愁

商业

05-12 15:48

恍惚间,曾网传多时的 AirTag,最终从设想照进了现实。

有种多年来一直追更的美剧,如今已完结的感觉,有开心也有落寞。不过在这次 AirTag 的发布会上,开心的苹果用户,落寞的是第三方硬件厂商。

Tile,又一个被苹果刺痛的小公司

苹果在美国时间周二举行了 2021 春季发布会,会上推出新品,一款硬币大小的防丢器 AirTag。

次日,一个在蓝牙追踪器领域深耕多年的牌子 Tile,出席了一场听证会,对面坐着的就是苹果代表,前者在会上表示了其对苹果推出 AirTag 的不满,同时对苹果提起不正当竞争的控诉。

Tile 进入蓝牙追踪器领域最早可追溯到 2012 年,当时 Tile 只是一个众筹品牌,通过用户支持,Tile 的一代产品得以量产。

起初每一个 Tile 追踪器都是独立的个体,只有主人才能得知它的,在官方 App 中可以查看追踪器的定位,利用蓝牙的特性唤醒它,让它发出声响提示人们它的位置。

后来,Tile 加入了 Tile Network 功能,其中引入了「共寻社区」的概念 (Community Find),前面提到的唤醒功能只适用于追踪器在你附近却不在你目光所及之时,而当 Tile 遗失到超出手机蓝牙范围,该怎么办?

Tile Network 便能派上用场,成千上万的 Tile 用户可以帮你一起寻找,只要有用户经过你的追踪器时,Tile 便会接收到这个信息并把它的定位传送到主人的 App 中,全程匿名。

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苹果 AirTag「丢失模式」的工作原理亦是如此,通过其他设备侦测到追踪器,然后提醒用户它的定位。

在 Tile 的官网上,关于 Tile Network 的介绍最早发表于 2020 年 9 月 4 日,早于 AirTag 的发布时间。所以在「谁先推出这项功能」这个问题上,毫无争议。

Tile CEO 的 CJ Prober 在与彭博社的采访中提到,苹果在 2019 年推出了「Find My」app,之后便有 Tile 用户反馈在 iOS 平台上用起来变得困难了。

这暗示苹果通过不正当手段参与竞争。

他还提到:

苹果公司不需要利用其垄断地位(例如 App Store 和 iPhone)来获得只有他们独有的优势。相反的,他们可以将这些优势提供给所有公司,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竞争。

这里说的显然是苹果正在大力推广的 U1 UWB 定位芯片,此前 Tile 有就这项技术与苹果接触过,但后者未被其说服。

而在苹果 AirTag 发布之时,苹果将 U1 芯片授权给了 Tile 的竞争对手 Chipolo 使用。

这项技术被用在了形态与 AirTag 极其相似的 Chipolo ONE Spot 物品防丢器上面,由此 Chipolo 用户也可以直接通过 Find My app 去追踪物品,功能上与 AirTag 无异。

这也是 Prober 耿耿于怀的地方。

那么,面对 AirTag 强势来袭,Tile 有哪些应对举措呢?

Tile 扭头便加入了亚马逊阵营,将在 6 月 14 日正式加入「Amazon Sidewalk」服务。

这是亚马逊在去年 9 月上线的一项共享网络服务,原理与 Tile Network 和 Find My 相近,利用在美普及率其高的 Amazon Echo 产品和 Alexa 生态,可用来协助寻找 Tile 追踪器。

好奇心驱使我翻了翻 Tile 和 Sidewalk 的相关新闻,发现其实早在 Sidewalk 服务发布之时,Tile 就已经宣布加入,当时表示会在 2020 年底正式并入网络。

结果到了 2021 年 4 月,AirTag 杀到跟前时,Tile 加入 Sidewalk 网络的新闻再次上线,而且这次才是动真格。

Tile 在我眼里的形象,从一个勇于对抗巨人的小英雄,变得不那么伟岸了。但我同时看到了小公司面对巨人企业时的无奈。

当大企业利用自己的壁垒建立起的优势打击竞品时,竞品该如何应对。

Tile 选择加入「敌人的敌人」,借力打力,在大公司的庇护下求得一线生机;更多企业或许只能转型,甚至关停。

反垄断,是自由市场中永远存在的话题

去年,Epic 发布了 「Nineteen Eighty-Fortnite」这支广告,片中堡垒之夜的游戏角色抡起大斧头,砸向了人群目视的屏幕,屏幕上是一个「长蛆的苹果」在讲话。

这条片子的灵感,来源于苹果当年的那部「1984」,原版故事中的屠龙者苹果,如今成了 Epic 眼中的龙。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角色对调,我们佩服苹果的能力,同时不禁要问:苹果是不是真的成了恶龙。

在 Epic 与苹果针锋相对的这段时间里,双方都给出了自己的说辞和证据。

Epic 认为堡垒之夜玩家在苹果 App Store 充值时,苹果要抽走 30% 的金额,比例过高,自己代表广大受压迫的开发者发声,绕过 App Store 的内购机制属无奈之举,却因此被苹果「封杀」,极不合理。

苹果则表示自己只是照章办事,根据 App Store 的规则执行而已,如果你们想要特事特办,这对其他开发者而言是不公平的。

就 Epic 与苹果的反垄断诉讼,目前尚未有定论。美国时间 5 月 4 号举行的庭审会上,Christine Varney 带领的 Epic 律师团队呈上了长达 65 页的诉讼书,控诉被告对应用程序分销施加的不合理限制,且非法保持完全垄断。

双方坐上法庭席后,结果终将如何,我们会作跟踪报道。但就目前 Epic 提供的证据链条看来,苹果处于劣势,所以这次反垄断诉讼,或将成为 App Store 日后发展的分水岭。

今年苹果第二季度的服务 (Services) 收入达 169.01 亿美元,虽然苹果没有把 App Store 的收入单独展示出来,具体数字我们不得而知,然而预计这部分收入单拎出来,已经是许多小公司遥不可及的目标了。

若苹果在这部分业务遇到滑铁卢,势必会对整个软硬件生态造成巨大影响。

回到 Tile 的案例上,苹果垄断了吗?

AirTag 与 Tile 的追踪器从形态和工作原理上,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AirTag 一经推出,势必会挤压 Tile 的生存空间,但这是自由市场,存在竞争是必然的。

苹果利用 iPhone 的市场存量这一优势,让消费者偏向选择能与 iPhone 配合更佳的 AirTag,也无可厚非,苹果只是利用自己的生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罢了。

纵观苹果发展史,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向左走向右走?危难与机遇并存

如果你既有 MacBook,又有 iPad,那你大概率用过 macOS 上的「随航」(Sidecar) 功能,在设置中开启它,就能把你的 iPad 变成副屏,设置简单且响应迅速。

但在 Catalina 系统之前,想要在 macOS 上实现类似的功能,你需要下载一个名叫 Luna Display 的软件,有了它,你可以实现同样的功能。

随航功能推出之后,用户发现以前需要花钱下载的功能,如今变成了系统自带,对消费者而言,如同免费的馅饼,但对于 Luna Display 这家公司,算得上是灭顶之灾。

不过还好,这家公司依旧活着。

为应对竞争,Luna Display 推出了一个长得像是无线鼠标接收器一样的小东西,你把它接上电脑,就能把闲置的 iPad 变成第二块显示器。

▲甚至成为主屏

另外还有一些被苹果看上的技术或企业,会被直接收购。譬如 Workflow 和 Lighthouse,前者变成了 iPhone 中的「快捷指令」,后者的专利则成为实现 Face ID 的基石。

那么在 AirTag 推出之后,Tile 及其他类似产品该何去何从呢?

上面已经提供了参考答案了,或转型或寻求并购,何况这类产品与 iOS 的依存关系尚未到「唇寒齿亡」的地步,大可在 Android 阵营找寻出路。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